您的位置 : 首页> 玄幻 >

接过早餐的时候,情商向来不低的斐家大少还

时间:2019-01-13 07:00:58编辑:李云道

接过早餐的时候,情商向来不低的斐家大少还是没有忘记用刚刚刷得清的嘴巴洛美女的粉唇上肆虐一番,看得一众正出入宿舍楼的牲口各种羡慕嫉妒恨,不过大多数男生临走之前都会瞄一眼那辆常年停楼下彪悍霸气到一定程的银色宝马z8,似乎这辆昔日宝马旗下镇牌之宝,其吸引力丝毫不亚于如今被研究生院众人捧为校花的洛珊珊,”洛珊珊微笑着拿出早己经备好的面巾纸,帮斐天才擦去嘴角边的油渍,又直接让无数暗恋洛姐姐的小弟弟暗然伤心,看到往上海的路标时,洛珊珊明显愣了愣,斐家的那些事情,洛珊珊多多少少也知道些,就算不知道,从斐宝宝过年都拒绝回

时间:2011-10-31 管昨儿坐李云道“飙”的车吐得七荤八素,但斐家大少今儿还是早早地就爬了起来,刷了牙抹了两把脸就冲出寝室。

//最快更新78小说//宿舍楼下,

大刁民李云道有多强

一身知性打扮的洛珊珊捧着热腾腾的早餐,看着这个比自己足足小五岁的大男孩风风火火地冲出宿舍楼,一脸笑意。

接过早餐的时候,情商向来不低的斐家大少还是没有忘记用刚刚刷得清的嘴巴洛美女的粉唇上肆虐一番,看得一众正出入宿舍楼的牲口各种羡慕嫉妒恨,不过大多数男生临走之前都会瞄一眼那辆常年停楼下彪悍霸气到一定程的银色宝马z8,似乎这辆昔日宝马旗下镇牌之宝,其吸引力丝毫不亚于如今被研究生院众人捧为校花的洛珊珊。

裴天才丝毫没有屁股下坐着两三万人民币的觉悟,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宝马跑车的引擎盖上,狼吞虎咽地吃完一笼打包精致的苏州小笼,喝了两口洛美女特意从老家带来的密制红茶,才一脸惬意地砸砸嘴巴,笑道:“媳妇儿,我记得你今儿早上没课,是?”洛珊珊微笑着拿出早己经备好的面巾纸,帮斐天才擦去嘴角边的油渍,又直接让无数暗恋洛姐姐的小弟弟暗然伤心。

等仔细地帮斐天才擦完嘴巴,洛珊珊才笑道:“你啊,就像个大!导师从韩国回来了,暂时不需要我再去给本科生代课了。

” 洛珊珊对眼前这个似男友似弟弟又似儿子的男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仿佛看着一支从护盘上市自己就开始精心打理的优质蓝筹股。

男年轻的

大刁民李云道的身份

时候幼稚一点傻一点没关系,犯些错误做些二的事儿也都无足轻重,男人的成长总要经历些事情。

大男孩总会成长为真男人的那一天。

她倒是很期待眼前这个说话喜欢扬眉毛的男一鸣惊人的那一刻。

真正聪明的女人总是会将重注押潜力股上,而不是一支已经疯狂上涨的热门股,等这支曾经无人问津的股票一飞冲天的时候,也会是女人整个人生达到巅峰的时刻,因为她拥有的是谁也得不到抢不去的原始股。

不过洛珊珊不会煞风景地揠苗助长,就像从业第一年就被评为“09年投资界具有眼光人”的她从来都不会为一支短期疯狂飙涨的股票买单,大涨必有大跌,她很乐意看到眼前的大男孩能一步一步走出五粮液和茅台的气势。

踏实,稳重。

听到洛珊珊说没事儿,斐大少立刻眉开眼笑:“那敢情好,媳妇儿,你今天归我了。

” 洛珊珊奇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刚开口,洛大美女的俏脸立刻红了大半。

上回斐大少兴冲冲地把她拉到凯宾斯基,说是尝些全的体位,弄得洛大美女整整两个礼拜走路的姿势都有些怪怪的,不过一想到那天的疯狂和那股浸入骨髓的滋味,就算理性如洛大美女,也禁不住有些腿软。

“走,去了你就知道了!” 见斐大少从宝马跑车的引擎盖上跳下来,洛珊珊下意识地走向z8的副驾位置,却见斐天才一脸嬉笑地看着她。

“开这辆车

大刁民中李云道是谁

!” “嗯?”洛大美女其实早就看到了那辆停楼下广场另一侧军用吉普,单看车身,就知道不是斐宝宝这样的爱车之人,估计这是洛珊珊见过的车当全身上下伤痕多的了。

见洛珊珊一脸奇怪,斐大少笑道:“云道哥的车。

你信不信昨儿午他拿到这车的时候人家整得跟的似的,等他练了一下午就整成这样儿了。

嘿嘿,我开李云道的身份车够嚣张,昨儿终于见识到了,这世上还真有比我生猛的大猛人。

” 洛珊珊一脸原来如此的模样,似乎听说这俩车是李云道的,她便见怪不怪了。

那个被斐大少推崇备至的年轻男人给她留下的印象还算不错,很温和谦逊的那种,如果不是斐大少点明他可能要接班秦城,从那个喜欢目光甚是清澈的年轻男人身上,她压根跟儿就看不到半点儿黑社会的影子。

不过斐宝宝说李云道手里至少有三条人命,这是打死她她都不会相信的。

开玩笑,现可是法治社会,人命这东西,真出了事情是要被枪毙的。

或许,李云道的世界,离她的那个精英圈子太远,就像李云道觉得自己踮着脚也望不到薄家兄弟那个圈子的真面貌一般。

斐大少开着这辆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吉普居往直接上了沪宁高速,往上海方向。

看到往上海的路标时,洛珊珊明显愣了愣,斐家的那些事情,洛珊珊多多少

大刁民中李云道是谁

少也知道些,就算不知道,从斐宝宝过年都拒绝回家来看,她也能隐约猜出几份,所以上海这近两年已经变成了斐宝宝口的禁词儿,能不提就不提,提了也用“那地方”来代替,不用说回上海了。

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洛珊珊看了一眼正专心开车的斐大少,从他的脸色上找不出任何一点破绽。

“你看着我干嘛?”似乎感觉到洛珊珊看着自己,开着车的斐大少下意识地用右手摸了摸脸,“我脸上没东西呀!” “你长得帅,我花痴一下不行啊?” “姑娘,您难道不知道这年头做啥都有个行情?像咱这副皮囊,您花上几千两银子也不定能找一个。

” “那我倒真要试试。

” “成!您哪天想试试,把咱也带上,好帮您把把关,省得让那些枯枝败叶伤了您老的眼睛!” 洛珊珊却趁着斐大少心情好,突然话锋一转:“宝宝,想回家看看不?你不想他们,老爷子你总还是会念叨的。

” 出乎洛珊珊的意料,斐宝宝却一反常态地平静:“嗯,我约了我家老爷子和老太太了,晚上一块儿回老爷子那儿吃顿饭,你这个儿媳妇儿也是时候见见公婆了。

” 这回轮到洛珊珊面色大变,再优秀的女人说要见公婆总还是会一千万个紧张:“你怎么不早说,你看我穿成这样儿……” “你是我媳妇儿还是他们媳妇儿?我喜欢就成!” “可是这身打扮行不行?”洛珊珊无奈地看了看车窗前的化妆镜,镜的自己还算仪态大方,可是没有精心准备,而且头回见面的礼物也没有拿上一份,多失礼呀。

“我看看啊……嗯,还凑和,如果不穿就好了……我还是喜欢我家珊珊坐我身上的样子……”斐天才一脸坏笑道。

“去死!”洛珊珊娇羞伸拳。

“别急别急,去我家之前我还得先去办些事情,帮我哥把这车整整,给你点时间去解决你担心的问题。

” 长三角真正玩车的,也就那么两三个圈子,恰好斐家大少这几个圈子里左右逢源,关系都还算不错。

玩车,是个极耗钱的爱好,一套好的车轱辘换下来,少说大几万,多了十几、几十万的都有,所以真正玩车又玩得起车的都是有钱人。

把洛珊珊放恒隆后,斐大少独自一人开到了闵行区的一处高架匝道口的边上,先打了几个电话,不多会儿,几辆保时捷、法拉利纷纷拉风地轰鸣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