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正文

卷死神的伪证,伪证小说
日期:2019-01-13 07:05:42   来源:互联网   编辑:镰刀   阅读人数:829
」夏凛见状立即大吼,就算自己死了也没关系,因为要是冰炎灾姬真的和自己融合的话她一定把这里的所有人都给杀了,就算苗夜的能力能够克制冰炎灾姬,也不一定能够对付的了融合后的冰炎灾姬,」夏凛看着苗夜的背后大喊,此时的冰炎灾姬已经开始重新凝聚新的身体,冰炎灾姬才刚凝聚出双刀,苗夜就已经立刻冲上去将他一刀两断,连分离身体的时间都不给她,可怜的冰炎灾姬还来不及拖延时间就被消灭了

卷一【第三十二章】死神相关搜索伪证的伪证 「灭绝黑骰,六点召唤─『罪恶黑镰』。

」 当苗夜说完话后,黑色骰子开始出现变化,它开始拉长、伸直,在其中一头的末端延伸出了弯月形刀刃,最终形成了一把比苗

伪证小说

夜还要大且黑红色交杂的巨大镰刀,这把镰刀的刀刃上有一条锯齿线将刀刃分成上下两片刀刃,上面为黑色,下面为鲜红色,看起来就像是随时都会张开的巨嘴一样,而它的中心还镶嵌着一个看起来像是眼珠子的水晶,光是看着它就令人毛骨悚然。

就跟召唤骨枷时一样,当苗夜握住镰刀的那刹那,一段资讯出现在苗夜的脑海里,苗夜大概阅读过后,便马上抓起镰刀使用能力,以能力来看的话,这把武器来的可真是时候阿! 「『死神的伪证』。

」 苗夜的双眼散发出鲜红色光芒的同时,他挥舞着手中的镰刀朝着周遭附近的雪花斩了下去,奇异的是这些雪花在碰到镰刀的刀刃时竟然没有爆炸,反而安静的消散而去。

不远处看见这一幕的所有人的内心无一不掀起惊涛骇浪,为什么雪花没有爆炸!? 「这.....!」见到此景的夏凛不惊反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说不定苗夜可以阻止自己的能力暴走! 正在暴走中的冰炎灾姬以同样见到了这一幕,他愤怒的朝着苗夜咆哮并开始控制所有的雪花朝苗夜攻击! 苗夜挥舞着黑镰迎战,雪花从四面八方朝着苗夜袭来,他不断的挥舞着巨镰将这些雪花切成两半,这些美丽又恐怖的雪花再碰到刀刃后都一一消散,无法爆炸,苗夜的能力简直就是他们的克星! 随着苗夜挥舞着黑镰越来越快,他的动作也越来越顺,最后形成了一道镰舞,动作优雅快速、干净利落,完全不像是第一次使用镰刀的人。

就在苗夜和冰炎灾姬战的正激烈的时候,莫影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偷偷地从苗夜身后的出口离开了,开玩笑,继续待在这里的话他岂不是等死? 一旁的三人都专注的关心苗夜与冰炎灾姬交战的情况,完全没有发现莫影的离去。

随着雪花数量越来越少,苗夜也越来越靠近她,冰炎灾姬见情况不对,马上将火焰及冰晶凝聚成两把刀想与苗夜打近战! 但是当双刀碰到的镰刀后,他们的下场就和那些雪花一样,直接消散分解,双刀消散后,冰炎灾姬再次凝聚了各式各样的武器,但是都无

伪证小说

法对苗夜造成任何的伤害。

苗夜快速的逼近冰炎灾姬冰,将镰刀朝她的侧腹挥舞而去,相关搜索伪证冰炎灾姬原本想要后退几步来避开苗夜的攻击,但没想到苗夜的镰刀在接近冰炎灾姬的时候,镰刀的上下两片刀刃宛若野兽的巨口一般的张开了! 冰炎灾姬见状立即用火焰及冰晶在自身周围凝结成一面护盾,意图拖延时间,但没想到巨镰在在接近冰炎灾姬的护盾时,上下两片刀刃立即闭阖起来,将冰炎灾姬连人带罩一同咬碎! 护罩破碎,被包复在里面的冰炎灾姬的两节身体以一同显露了出来但是当他的上半身飞出来的时候─它笑了。

她以极近的距离对着苗夜露出了一丝微笑并张大嘴巴朝苗夜吐出了一颗由火焰及冰晶凝聚而成的巨大球状物体! 苗夜及时动用能力消除掉冰炎灾姬的攻击才免于受到太大的伤害,但是还是有些地方受到波及。

攻击被抵销掉的冰炎灾姬尖叫的更加犀利了,她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缓缓的融合在一起,看上去完好无损就像是没有受到过任何伤害一样。

「怎么可能!」奈伊在一旁震惊的发出声音来,他们刚才明明看到冰炎灾姬被腰斩了啊! 「是分离,她将自己的上半身和下半身自动分离了喵。

」小振一直默默地观察着苗夜的状况,任何小细节都不放过,所以才能够发现到冰炎灾姬的问题。

「咦?分离了?为什么能分离?」」 「根据我的观察,它的身体应该都是由火焰和冰晶组成,想要分离身体也并非难事喵。

」 正如小振所说,夏凛真正的能力『冰炎灾姬』是通过召唤出由炙热的冰晶及寒的火焰所组成的冰炎灾姬来控这些冰晶及火焰,不过现在能力暴走后反而是冰炎灾姬控制夏凛,以至于她现在动弹不得。

「苗夜!要阻止能力暴走只要让夏慕蓉昏迷就行了!」洛斯看到眼前状控大声提醒苗夜,因为他肯定不知道还有这种方法。

冰炎灾姬灾似乎知道了苗夜想要做什么,她立刻回到夏凛的身边守候在她身旁,并将自己身体的一部份与夏凛连接,打算与夏凛合而为一。

「苗夜!不用管我!

民事诉讼做伪证的后果

赶紧阻止她!」夏凛见状立即大吼,就算自己死了也没关系,因为要是冰炎灾姬真的和自己融合的话她一定把这里的所有人都给杀了,就算苗夜的能力能够克制冰炎灾姬,也不一定能够对付的了融合后的冰炎灾姬。

苗夜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夏凛的话,他依然面无表情地朝着冰炎灾姬冲去,一路上不停的使用镰舞跟能力将所有的攻击给抵消掉。

高贵的伪证 在怎么刁钻的攻击都被苗夜苗化解,这让冰炎灾姬不得不再次轻自上阵,反正自己的一部分已经跟夏凛连接了,就算自己被消灭掉只要夏凛身上的那部分还在自己就能再凝聚一个身体。

冰炎灾姬才刚凝聚出双刀,苗夜就已经立刻冲上去将他一刀两断,连分离身体的时间都不给她,可怜的冰炎灾姬还来不及拖延时间就被消灭了。

解决了冰炎灾姬着个最大的障碍后,苗夜立刻来到夏慕蓉的面前,此刻他的下半身早已被冰炎灾姬给侵蚀了,腰部以下遍布着红色冰晶及蓝色火焰,光是靠近就能够够感受的到一股炎热及冷朝向自己扑来。

「快!把我杀了!要不然再过七秒左右她就要能完全重新凝聚身体了!」夏凛看着苗夜的背后大喊,此时的冰炎灾姬已经开始重新凝聚新的身体。

苗夜看着眼前的夏凛,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不想要让眼前的这个人死亡,尽管对方才跟自己相处了几天而已。

「你在什么!?快点把我杀了!快点!」看着苗夜背后的冰炎灾姬都要凝聚完身体了,苗夜却还迟迟不下手。

苗夜撇了一眼即将完成身体的冰炎灾姬后便转回过头来,接着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夏凛那粉嫩的嘴唇亲了下去! 「你...!」 夏凛还来不及说完话就被苗夜的嘴唇给堵住了,柔软的嘴唇紧贴着自己,而且还带了点甜味。

只是她还来不及害羞,他的意识便开始模糊,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     ❖     ❖ 「这是哪里?」 我记得我上一秒还在跟..跟..跟.... 一想到这里,刚才的画面立即浮现于我的脑海里,尽管四周一片黑暗,我依然感觉得到我的脸颊正在发热。

了嘴唇,刚刚的甜

民事伪证

味及馀温似乎还有些许的残留。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应该要先厘清自己到底在哪里! 我不停地摇头想要将刚才的事情忘记,但是不管怎样脑中依然会浮现刚才的那一幕。

「你已经死了。

」 正当我还在烦恼这些事情时,一道陌生且平静的声音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这声音平淡无奇,无法听出是男是女。

「谁!给我出来!」 我朝着周围大吼,看看是谁在我耳边说话,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诡异人形从我面前缓缓出现,明明周围一片黑暗,我却够清晰地看见眼前的人物,这让我感到十分讶异。

「你已经死亡。

」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伪证小说?」 「你已经死亡。

」 我有些焦急的问着眼前这个诡异的东西,但他一直重复着同一句话,说什么我已经死了?开什么玩笑? 「你.....」 「这里是虚无,是生者世界与亡者世界的交界处,你已经死亡。

」 听到他的话后,我不禁开始思索,难道说我是被苗夜给杀死了?也是,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真有可能。

想到着里,我的身体开始有些发冷,不,应开说是我的体温一直在流失,从到这里以后我的体温一直都在减少。

难道说我真的.......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我开始回忆起之前的种种过往,我的人生就像是跑马灯一样的在我眼前闪过。

爸爸....妈妈....对不起.....若有来生...... 随着时间流逝,我的四肢变了无力,原本还能够挥动一点点的的手现在已经无法挥动了。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我可以清楚地感觉我的意识正在流失,而眼前的那抹人影还在持续重复着的同样的话。

「你已经死亡。

」 随着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我的身体已经无法动弹,我的耳朵无法再听到任何声音,我的鼻子开始变得无法呼吸,我甚至连动我的嘴唇都无法做到。

最后,我的眼睛再也无法看到任何东西 我无法呼吸, 我无法听到任何声音, 我无法感觉到任何东西, 我无法感受到自身的存在, 甚至,连我的思考能力都快要停止, 原来......这就是死亡。

我..... .......... .......... 「小凛──!」 「噗哈!喝──咳....咳咳....咳咳咳咳....哈哈....喝──」 当夏凛的意识快要消失之际,她突然被一股力量紧急从黑暗中拉回来,一清醒过来她就不断地在咳嗽,并用垂着胸口,汗水遍布她的一全身,使她的衣物看上去有些透明,她感受着空气的清新及自己的身体所传达过来的温度,这种感觉,真是令人感到怀念又不舍阿。

她再次用力地吸了一大口气,感受着自己还活着的事实,就算这不是现实,她也要多感受一下。

「小凛──!你终于醒过来了!吓死我了!」奈伊泪眼汪汪的朝着刚起来不久的夏凛用力地飞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她,彷彿很害怕再失去他一样。

「......我回来了。

」看着抱着自己嚎淘大哭的奈伊,夏凛露出了意思温软的微笑,千言万语化作了这四个字。

相关新闻:

ChapterV意料内伪证,

chapter v.意料内伪证伪证罪的构成要件(1) 那么一喊,桑达倒是不明所以的瞅着他,还有点小委屈啊,毕竟忽然被人嚎了句带姓的,而附近经过的司铎也皱起眉头停下脚步觑了他一眼,



」 桑达小口的咬着面包圈,难过道:「……但我没在你的涉猎范围内。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