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正文

普通读书人只是关注这篇文章本身,但是,在
日期:2018-12-06 14:21:1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大儒   阅读人数:566
普通读书人只是关注这篇文章本身,但是,在方运写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后,几乎所有的大儒和少数大学士抬起头,眺望上空,然后疑惑地看着方运,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落笔完成后,所有看到这一句的人都感到天地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方运,但许多人随后露出释然之色,方运看了看长江入海口那些女妖,又看了看天空那硕大无朋的长江之龙,轻叹一声,提笔书写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几十万里的长儒道至圣江之龙开始缓缓盘起身体,巨大的江水之体宛如长蛇巨蟒一样轻轻游动。

不多时,一头巨大的长

相关搜索方运儒道至圣

江之龙盘在上空,甚至阻挡了文曲星与月亮的光芒,如同天空的乌云一样笼罩大地。

长江之龙的双目,是两个黑色的水涡。

长江之龙扫视大地,掠过岳阳楼时,无人不惊,无人不惧。

每个人都感到那长江之龙在望着自己,心中无比恐慌,许多巴陵城孩童或老人被吓得大哭。

“昂……” 长江之龙突然面朝长江的出海口,那里已经被海水倒灌,让蛟圣宫依旧在水中。

突然,一朵朵美丽的浪花从水中徐徐升起,一个个蚌女、鳗女、鲤女等等即便是在人族看来也很美丽的蛟圣宫侍女浮出水面。

不多时,已经有数万女妖脚踏白浪,立于水面上。

一些见多识广的人读书人已经看出来,在女妖出现后,蛟圣就要浮出水面。

儒道至圣方运成圣了吗 这一次,恐怕不仅仅是巡江,还可能是驾龙巡天! 方运看了看长江入海口那些女妖,又看了看天空那硕大无朋的长江之龙,轻叹一声,提笔书写。

“予观

儒道至圣

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

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气象万千。

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

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看到《岳阳楼记》第一段,许多利用官印神念悬空的读书人眼前一亮。

即便是一直不参与文会讨论的衣知世也微微抬起头。

雷廷真终于看向方运,轻轻点头,似是在称赞方运,但随后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问友居酒楼的客人聚集在一起,其中一些人看到第一段后,立刻分享给大家,随后有人解释。

“方虚圣当真厉害,寥寥几笔便将巴陵城外的景物勾勒完毕,浩浩all方运汤汤,气象万千,大手笔。

不过,后面却话锋一转,不再写景,而是猜测不同的人到这里,会不会也有不同的感觉。

” “后文要么是泛泛之谈,要么是异常精辟。

” “这个开篇对普通读书人来说,堪称极佳,但对方虚圣来说,只能说平平。

” 随后,方运继续书写。





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

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 许多人看后陷入深思,因为这一段并没有特别之处,无非是写,在天气不好的时候,若是有人来到这里,必然会被不好的天气影响,会怀念故乡亲人,会害怕遭到攻击,因此悲伤。

“只是文字有可取之处,其馀皆泛泛。

”宗午源冷哼一声,开始批判。

“宗兄说的是,我看此方运正气歌篇文章止于此,不必再看了。

”葛忆明附和道。

方运继续写第三段。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 方运写完这段后,许多读书人忍不住轻轻点头。

“不愧是方虚圣,笔力当真浑厚,尤其是前一段对

all方运

比,再读此段,只觉字字顺眼,读之唇齿留香,心情也变得好起来,这便是文字的力量。

” “这一段的文字更加精妙,远胜上一段。

” “不不不,你们若是仅仅在文字上纠缠,那便小看方虚圣了。

看完这第三段,我才彻底明白,方虚圣根本就不是在写景,所有的一切,皆指向心。

” “可惜离的太远,无法用官印查看这篇文章的儒道至圣方运成圣了吗才气,按理说,这篇文章写到现在,至少可达府。

” “不错,目前为止,鸣州未到。

毕竟文章与诗词不同,文章重意不重形,此篇文字再好,最后若文意不高,无法立住,才气反而会大降,沦为糟粕。

” 方运乃是虚圣,所有人在评判方运时,会不知不觉用更高的标准,甚至是最高的标准。

短暂的议论之后,他们继续看方运缓缓书写。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方运儒道至圣最新章节

!” 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落笔完成后,所有看到这一句的人都感到天地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方运,但许多人随后露出释然之色。

“也只有方虚圣才能如此可怕,第一段转景为情,第二段写悲,第三段写喜,之前还以为只是论述第一段,但看到这里才恍然大悟,前后衔接,立意直上,高屋建瓴。

‘不以物儒道至圣喜,不以己悲’,堪称画龙点睛!”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言简意赅,一举道尽先贤的精髓,反复咀嚼,别有滋味。

” “不错,不错,这句当真极佳。

” “嘘……你们先不要说,等方虚圣写完再一起鉴赏评论。

方虚圣明显没写完。

” 普通读书人只是关注这篇文章本身,但是,在方运写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后,几乎所有的大儒和少数大学士抬起头,眺望上空,然后疑惑地看着方运。

他们感受到天地元气有异动,但因为文章未完成,谁都不好说什么。

至于宗雷两家与庆国的大儒则突然感到不安,不是他们看透了什么,而是大儒的力量让他们对危机更加敏锐。

数百万人看着方运,直到方运写完全篇。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是进亦忧,退亦忧。

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相关搜索方运儒道至圣而乐”乎?” 在“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写完后,方运收笔,上空同时出三重浑雄洪亮的声音。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惊雷静夜起。

“三重……圣道之音?”宗午源难以置信。

几个大儒惊骇地望向远处。

声传十万里! “文章安天下!”姜河川望着方运,喃喃自语,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喜色。

文曲高照,百倍星光倾泻,如银色瀑布,当空奔流。

长江出海口,两根巨角冒出水面,徐徐上升。

长江两岸,一座又一座雕像轻动。

.(未完待续。

) ps:书友们,我是永恒之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相关新闻:

此朕麒麟儿,麒麟儿什么意思

其实弘治只细细一听,姜维为什么叫麒麟儿便晓得朱厚照所背诵的,乃是《孟子·伯夷辟纣》篇,平时朱厚照贪玩,所学的,不过是粗浅的礼记,至于四书中的孟



这是因为《孟子》中的许多文章,收藏了不少关于帝王之术,在翰林们看来,还是先从较容易的《礼记》、《论语》之类开始教授,有了《礼记》和《论语》的基础,再学《孟子》,也就容易的多了。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