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正文

房东先生看了看,点点头,说:「当然,没问
日期:2018-12-06 14:12:58   来源:互联网   编辑:房东   阅读人数:385
房东先生看了看,点点头,说:「当然,没问题,我便说:「房东先生,我昨天弄丢一颗红色的珠子,但是我今天真的必须赶去基隆,如果你后来有找到,再麻烦你帮我留着好吗,说到这个回来看看,我这才想到我有些事情可以拜讬房东先生

第三回:甲板号 八王之歌吗? 我躺在床上,想着牛皮纸袋里面装着的资料上,写着关于这所学校的简介。

也就是几乎没有简介,差不多可以说,只有介绍了这所学校的名称,以及几句简单、落于俗套、每间学校都相去不



远的自吹自捧。

如果真的要说这间学校有甚么特别之处,我认为有三,第一,它的名字很怪。

第二,它上面有着令人非常感到怀疑的「异能学院」一词。

第三,这所学校明显是在海外。

坦白说,对我而言,这和诈骗集团的行事风格几乎已经有七成像了,只是它并没有要求我汇款或是给任何个人资料,而且明显的可疑处也不像是想要骗人,因为比起诈欺,我觉得这更像是一个故事。

然而,我几乎又肯定这不是一个故事那么简单。

要不是这间学校这么诡异,林黥大可跟我说她要读的学校是甚么,就算是哈佛、耶鲁、普林斯顿……,至少我也可以死心,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办法去读,也许她不讲,是因为讲起来太难以解释?而且某个程度来说,这间学校也完美解释了林黥为何总是模糊带过「海外」二字;就凭入学通知上的集合地点在基隆港,就可以推论,这所学校恐怕真的是在「海外」,但说不定根本说不清是隶属哪一国。

还有……,会不会我出车祸发生的事情,与这一切有关系呢?异能…,如果它不是把「艺能」写错成「异能」,也许我出车祸流了满身血,却毫发无伤,和「异能」非常有关系呢? 最让我愿意相信这一间学校是真的存在的理由,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忘记,那个显然不是梦的梦。

我拿出装着红色圆珠子的小黑盒,一手枕着头,一只手则抓着这个盒子端详。

梦中的人留下了这个,对我证明那并不是梦,而梦中的人又有办法让一切看起来像是梦,似乎又解释了「异能」为何物。

就在这时,黑盒子有些不牢靠的弹开,里面的珠子也随即掉了出来。

我急忙伸手要抓,但是最后却抓了个空。

无奈下我只好爬下床,开始翻找落到地上的红褐色珠子



,虽然我不清楚这颗珠子到底可以做甚么,但是带着他总归是有用的;毕竟这可是来自神祕人物的礼物啊!哈哈!天啊!这个想法好蠢。

我自己在内心嘲讽了自己一番,便开始认命的寻找不知道掉到哪儿去的红褐色圆珠,结果辛苦找了将近一小时,却是意外的徒劳无功。

这真是太扯了,我几乎把整个床都掀起来、柜子也拉出来看了,却仍然找不到那颗红色的珠子,就好像它凭空消失在这个三坪大小的房间里面! 真是太诡异了……,但是说真的,这一、两天来,诡异的事情还会少吗?我无奈下只好先就此打住,打算隔天早上再来找;不过想起隔天早上,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按照合约,我似乎明天还是后天就应该要搬出去宿舍了? 既然想到了这种重要的事情,我便急急忙忙的把当初的合约翻出来,又看了一下那张可疑的「入学通知」。

两相比对之下,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巧合,后天我的租约到期,而明天则是入学通知上,有总共四次的搭船时间,其中一次就是明天。

好,就跟他拚一次了。

至于失去高中以前记忆的事情,就先搁置在一旁吧!反正我现在也联络不上我的家人,只能到时候在想办法了! 既然决定要冲动一次,我便马上开始整理了行李。

*       *       * 虽然昨天晚上一路整理到将近一点,但是我今天仍然是起了一个大早,六点就开始把该仍掉的扔掉、该打包的打包,最后我只留下一袋共四套的换洗衣物、一后一薄的外套、脚上穿着一双球鞋以及袋子里的一双拖鞋、还有随身包包;剩下来的东西,例如课本,我则打算全部抛弃。

反正我都决定冲动到暂时不管失忆的问题了,区区课本有何重要?在人生的转捩点上,才会赫然发现,高中考试中

异能之纨绔天才

的竞争,不过只是一场闹剧而已;可以力求表现,但根本无需过度介意。

当我揹着一个背包,提着一袋行李走到了一楼房东先生住的房间外时,房东先生早就已经站在门口等着我了。

「早上看你一直跑资源回收室,就知道你准备要走了,不过没想到你当天就要走了。

」房东先生笑着说。

「嗯,择日不如撞日,我今天还打算去一趟基隆。

」我说。

「去一趟基隆?你家不是在台南吗?」房东先生一说完,我马上抢着问:「我的老家在台南?」 「呃……,不是吗?我记得你之前是这样说的啊!难道你骗了我?」房东先生最后一个问题多了一些警戒,毕竟这里的宿舍虽然大多都租给学生住,但是未成年的学生要在这里居住,签约的部分仍然需要透过监护人的授权。

「是,去基隆是有别的事情。

」我马上转口。

显然是有些,不过根据我对房东先生的认识,他大概也不会多追究甚么。

「哎呀,年轻人,多出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房东先生最后却留下了这么一句。

虽然早料到他不会挽留,但是我也没料到他转得比我还要更。

「谢谢房东先生这三年来的照顾。

」我说。

这倒是我真心的道谢,毕竟是学生,这三年来房东先生真的给了我很多关照。

房东先生只是挥了挥手,然后说:「没甚么,应该的。

有空可以回来看看啊!」 说到这个回来看看,我这才想到我有些事情可以拜讬房东先生。

我便说:「房东先生,我昨天弄丢一颗红色的珠子,但是我今天真的必须赶去基隆,如果你后来有找到,再麻烦你帮我留着好吗?」 「红色珠子?大概多大颗?」房东先生问。

我比了比我印象中的大小,比弹珠在大了一些,差不多是食指与拇指相扣围起来的大小。

我说:「大概这么大吧?」 房东先生看了看,点点头,说:「

中国异能人士公开

当然,没问题。

」 「那我就告辞了。

」我说。

虽然我也想过,也许家人要找我会来这里找,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留下我的联系方式,毕竟我连支手机都没有,这个念头只好作罢;假如我的家人真的来找我,就只能随缘了,等我确定了这间学校到底在搞甚么,就会尽速联系家人。

*       *       * 折腾了一番,我终于在接近中午的时候抵达了基隆港,勉强算是赶上,根据入学通知上面的说法,搭船的时间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之间,只要来到了港口,就可以凭黑卡上船。

我从背包里面抽出了一并附在牛皮纸袋里面的一张黑色卡片,坦白说,直到现在我才算是真的认真看过这张黑卡。

这张卡无法凹,远比塑胶卡还要,上面的光泽带着一丝金属亮光,但是论摸起来的度却又不像是金属。

其实仔细想想,别说甚么奇怪的校名、搭船去学校、或是异能学院了,光是这张黑卡,恐怕就够古怪了,虽然我的化学不算厉害,但是至少,凭我高中的所学,根本无法辨识这张黑卡的材质可能是甚么。

不对,我想这些问题是想远了,我现在该想的,应该是我到底要怎么去搭船吧? 我抬头望了望忙碌的基隆港,根本不知道我要搭哪一艘船,更不清楚我现在应该要做甚么?难道我要发动我的「异能」? 噗哧,想到这,我到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太蠢了,就算我真的有异能,我大概还是会觉得这件事情很愚蠢一阵子。

就在我像个傻子站在港口外围,不明所以的发出笑声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没有多注意他是怎么出现的,不过我肯定他不是走过来,也不会是跑过来的,虽然不至于凭空出现,但是他出现的确实非常的突然……,突然到,我总觉得他是从天上下来的。



各种异能大全

这个想法再度让我想笑,可是我的心中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他抽出一张纸,看了看上面,接着便说:「你是穆凛?」 喔?原来只要站在这里傻笑,就会有人莫名其妙地知道你是八王之歌的新生? 我点点头,然后说:「我是。

」 「你的姓氏满特别的,是台湾人?还是原住民?」他随口问我一句,并拿出笔来,在他手中的纸上作了个记号。

应该是新生的名单吧,我想。

「都不是。

」我摇摇头,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现在连自己是哪里人都不知道咧!勉强算是台南人好了。

虽然心中有各种吐槽,但是我最想问的问题,我马上就开口问:「你怎么找到我的?」 他比了比我手中的黑卡,然后说:「那张黑卡现在还没登记你的名字,所以没有办法确定你是谁,不过校方可以追踪到所有的黑卡。

」 我点点头,多看了黑卡一眼。

这是甚么黑科技啊? 「我叫黄庭玮,我知道,常见的名字,请多多指教。

」他伸出手,和我握了握手,接着便说:「你是新生,所以会有我们旧生来带你上船,你等一下要认一下船,因为你下学期就必须要自己上船了。

」 「喔,好。

」我点头,准备要跟上他的脚步,但是下一秒,我和他却直接飞上了空中。

我差点尖叫,也差点骂出脏话,不过过度突然的高度变化,让我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深呼吸。

「喔?你是今天我带的新生里面,第一个没有大叫的。

」黄庭玮若有似无的笑意,让我觉得这个学长百分之百是在整新生。

「这样不好玩好吗?我差点被吓死。

」我对着黄庭玮说。

黄庭玮耸耸肩膀,然后说:「让新生见识一下旧生的异能,也算是我们的工作之一?」 「少来了,感觉你在骗人。

」我说完这句话,我们两个人已经安然落地。

当我脚踏实地的瞬间,我最大感受就是:真好。

「我以前都不知道要感恩,原来站在地上是多么棒的一件事情。

」我说。

黄庭玮只是笑了笑,他还没说话,他口袋里已经传出了一声轻响。

他从口袋里面抽出了一张和我手中的黑卡基本上一模一样的黑卡,然后说:「又有新生了,你们怎么这么喜欢中午的时候来?」 「抱歉。

」我只好随口道歉,倒也没甚么诚意,毕竟这个学长刚才可以十足十的作弄了我一番。

黄庭玮只是耸耸肩膀,接着一阵狂风吹起,他再度冲上了云霄。

「是风吗……?」我看着黄庭玮飞了出去,默默地评估着也许这就是他的能力。

哇喔,我适应的还真快,昨天在怀疑、今天早上在耻笑,没想到我现在就已经接受了异能的存在了啊?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

那我的异能是甚么呢?我想起了梦中的火与风,会不会那就我的异能呢? 想到我将来有一天可能会伸出手,大喊:「来吧狂风!」,我就觉得自己无比愚蠢,真是太可笑了。

但是看着黄庭玮已经几乎在远处的渺小背影,我实在是笑不出来。

也许这将是我接下来不得不接受的真实。

我深呼吸,接着转过了头,看了看我身后的大船,船头旁写着这艘船的名称:甲板号。

真的假的?难道只有我觉得这个名称取的很随便吗?

相关新闻:

动心的房客先生,心房客影评

动心的房客先生 瑞杰在百般推敲着自己心房客电影现在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

宅男一个的他就只知道找谷歌大神问答案,而谷歌大神指引出来的解答,确实包含了一些同性



加上,网络的资料真实性都要打一些折扣,所以他徐先生也迷惑了,不知道要怎么办。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