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推理 > >

安顺脱了张雄沾了血迹的白色衬衫,看见他结

时间:2019-01-13 06:30:51编辑:安顺

安顺脱了张雄沾了血迹的白色衬衫,看见他结实强壮的身体上,竟然有数不清完的伤疤和子弹穿进皮肤痕迹,肩膀上还有隆起的子弹未取出,站在一旁观看的丰年惊讶的张大嘴巴,织女双手遮掩不敢看,胡南回头看见丰年和织女还弯腰在草丛中采野菜,心急的大叫:「丰年、织女,别采了,你安大叔已经下山囉,」胡南开始心情慌乱不安,情绪失控对着丰年大吼了一声,他却不理会的松开她的手,心急的往山下拼命的奔跑,一心要赶上安顺的驴车让他回来救张雄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安顺脱了张雄沾了血迹的白色衬衫,看见他结 免费试读

第十五章父子情之一 大雨过后的清晨丰年虫卵,山林草丛的松软泥土中,总会冒出许多绿色嫩芽的野菜植物。

胡南揹着一只竹篮,牵着丰年和织



女的手心,小心走进路旁的矮树丛林中。

三个人弯下身采取新鲜嫩芽野菜,突然抬起头一起笑容灿烂的,高高举起各自采收到的大把新鲜翠绿的野菜,送到停靠在路边等待着运下山的驴车上面,刚好可以让安顺赶上大清早的市集去卖菜。

「婆婆妈妈们最喜欢这些山上运下来的蔬菜。

」胡南满脸笑容高兴的说。

「妳这个人还真是想赚钱想疯了,什么点子都想得出来!」安顺满脸笑容坐到驴车上面,准备要出发。

「多赚一点小钱,就多替多存一点学费嘛!现在我有俩个要照顾呢!」胡南望着两篮子满满的野菜,和车上整捆的木炭心情很好:「安顺,今天早上,辛苦你了,货卖完了早点回来!」她对他露出微笑轻切的摇摇手道别。

「呵呵!只要有钱赚!苦什么呢!」安顺呆呆看着胡南微笑的脸庞,用力点头回应,内心很满足这种平淡的温馨生活。

现在他的日子,胡南高兴他就跟着高兴一整天,喜怒哀乐全跟着她的脸上表情打转。

胡南回头看见丰年和织女还弯腰在草丛中采野菜,心急的大叫:「丰年、织女,别采了,你安大叔已经下山囉!我们走路回去吧!」 「娘!我看见草丛里面

诗经周颂丰年

,还有更多鲜嫩的野菜啊!还有些草菇,我想采啊!」丰年用手拨开矮树草丛,往更深的草丛中走过去。

「危险!回去吧!别贪心!」织女拉住丰年的手腕阻止他再往前走,他无奈的摇头跟着织女转身离开,耳朵边却听见微弱的喘息声音好像在说:「救命!」他惊讶的停下脚步,眼神机警的四处张望。

「织女……有人的声音!」丰年耳朵敏感的倾听。

「有鬼吧!」织女用手摀着耳朵尖叫一声,拉着丰年的手臂就往外面马路上逃跑。

「我真的听见了!」丰年松开织女的手大声叫嚷着,小心又勇敢的往前走,用手拨开矮树丛和杂乱的草丛,到处低头找寻。

果真看见有一个受重伤昏迷的男人倒趴在草丛中,立刻惊声大叫:「娘啊!我看见了!真的有人啊!有人受伤了!」 胡南在路旁听见丰年的尖叫声音,赶紧走入草丛中,看见一名受重伤的男人倒趴在泥土地上面。

比手势让先退到一旁,自己弯下身捡起一根大树枝,小心的翻开受伤男人的身子,弯腰侧着头看清楚他的脸孔长相,整个诗经周颂丰年人受到重大惊吓的往后退步,一个脚跟没站稳的跌坐在泥土地上,那是六年不见,清楚熟悉的张雄脸

诗经周颂丰年

孔。

她立刻震惊的站起来,莫名的怒火湧上心头,转过身不理会他,直接牵起丰年和织女的手心就赶着要离开。

「娘!不救他吗?他还活着啊!」丰年紧张的仰着头问。

「他死了!」胡南表情冷冷的说:「在我心目中他早死了!」 丰年被胡南强力拖着走,还不死心的回头张望,终于被他看见张雄的手指在抽动。

「娘!他还活着呢!我去叫安大叔回来救人!」丰年高兴又紧张的大声叫嚷着。

「不许去!不准救他!」胡南开始心情慌乱不安,情绪失控对着丰年大吼了一声,他却不理会的松开她的手,心急的往山下拼命的奔跑,一心要赶上安顺的驴车让他回来救张雄。

眼看着丰年不顾一切的救人举动,胡南单手掩面,经过了六年,好不容易才安定的心,又开始浮动不安了起来,已经遗忘很久的伤痕记忆,又要重新强迫再度撕裂心灵。

「这怎么知道张雄在这里,难道冥冥之中都有安排……这是所谓的父子连心吗?」胡南心中想着,忍不住抬头望向白色的天空,惶惶不安的感觉湧上心头。

× 驴车停在路旁,安顺跑去路旁洒尿,才让丰年喘着气追上是拖了山上,

相关搜索诗经丰年

将受重伤的张雄拖到驴车上面,把他带回山上的木屋内躺在自己的床上进行救治。

安顺脱了张雄沾了血迹的白色衬衫,看见他结实强壮的身体上,竟然有数不清完的伤疤和子弹穿进皮肤痕迹,肩膀上还有隆起的子弹未取出,站在一旁观看的丰年惊讶的张大嘴巴,织女双手遮掩不敢看。

「请你替我把肩膀上的子弹取出来!」张雄勉强恢复意识虚弱的说:「子弹不深,仅在皮肤表层,你划一刀就能取出子弹!拜讬你了!先生!」 「只能着头皮去做了!我叫安顺!我去准备东西!」安顺点头同意后,替他盖上白衬衫后,留下丰年和织女在床头照顾。

「叔叔!是丰年发现了你,救了你一命!」织女拉着丰年的手走上前向他得意的邀功。

「你不怕痛吗?叔叔!你身上怎么好多伤口啊!」丰年忍不住好奇的问。

「叔叔是革命军人,当然身上很多子弹伤痕。

」张雄勉强苦笑:「小朋友,谢谢你救了我一条命!」 「军人都像你这么勇敢吗?我安大叔一直说我不够勇敢。

那么,我长大了也想当个勇敢的军人!」丰年相关搜

丰年的意思

索诗经丰年突然大声的说,张雄微笑的伸出大手掌摸摸丰年的头发。

「你想当革命军人!保家卫国!很好!有理想!有抱负!叔叔支持你!」张雄轻拍丰年的肩膀,竖起大拇指讚美他。

「我不要你当军人,会死的!」织女皱眉生气的说。

「我不怕死,我就是要当勇敢的军人!」丰年眼神坚持。

「不准你当军人!」织女生气的对着丰年大声吼一声,俩个小孩为此事吵了起来,互相张大生气的眼睛瞪着对方的举动把张雄逗笑。

安顺拿来一个医药木箱,一支红色蜡烛、一瓶烈酒、一把锋利的短刀,怒瞪着大眼睛,将吵架的丰年和织女用双手推赶了出去吼着:「你们俩个人整天吵个不停!给我出去外面吵!出去!出去!」用力关上门。

他深呼吸一口气,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为了救人只好抓抓头皮有些紧张的做下去。

丰年和织女这俩个小鬼竟然不死心,偷偷溜到房间窗户外面,双手攀在窗缘上露出半个头,用四只眼睛往房间内偷看。

安顺将一团纱布塞进张雄嘴巴里面,刀子在蜡烛上烤火杀菌,将烈酒仰头喝一口后喷吐在自己手掌和张雄的肩膀上面,用手指触摸到了子弹的位置,闭上眼睛一刀就画了下去。

丰年张大圆滚的眼珠子,紧张的看着张雄伤口上面有红色的鲜血喷了出来,皱着鼻子整颗心跟着也抽痛一下大声叫着:「织女,快看!这个大叔好勇敢……刀子划下去,他没有惨叫一声啊!」织女竟然怕血的整个人软弱的滑坐了下去。

张雄额头冒着冷汗咬紧牙关,疼痛的全身血脉濆张,却没有哀嚎惨叫一声的表情动作,让看的微微张大嘴巴的丰年,从此刻开始打从内心深处把张雄当作英雄,完全佩服崇拜。

安顺从张雄皮肤表面顺利取出一颗子弹,再用烈酒消毒伤口,拿出药箱中的伤药和纱布替他包紮伤口,突然听见一阵剧烈的敲门声音,赶紧走上前开门。

「安顺!不好了!山上突然来好多带着枪的士兵好像在搜山抓人,马上就要往我们的木屋方向过来了。

」胡南站在门口用力敲门紧张的喊着。

张雄虚弱的躺在床上,耳朵敏锐的听见孰悉的女子声音,立刻咬牙忍着痛苦坐了起来。

「这些士兵是来抓我的,我要赶快离开,不能在这里连累你们一家人的安危!」张雄疼痛的勉强支撑的站起来。

「喂!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为什么他们要抓你!」安顺好奇的问。

作者:安顺类型:推理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