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推理 >

「我不是不懂,使用这些词汇或许是种流行,

时间:2019-01-13 07:11:07编辑:电影

「我不是不懂,使用这些词汇或许是种流行,但是归根究柢而言,其实是因为现在的人都喜欢听见这种字眼,因为这样就可以让他们的生活听起来轻松一点,但是,你真的觉得可能吗,」妳严肃的说:「要嘛,就把身心灵全都投入在旅行,这样才会有收获,才可以看见真正的美景,如果只是要去脑残拍拍照打打卡,那样跟智障有什么两样,既然要作短片,那就直接说是电影,就算拍得很糟糕又怎样,全心接受他人的批评才可以得到更多,如果只是想用那些愚蠢的词汇塞住别人的指教,那你拍这些东西不就是为了自爽吗,「这样的词汇,还有另一层意涵,不就是为了让人觉得

11.轻字辈 在这炎热餐点图片的夏天中,我冒着一身冷汗寻找着我们昨晚相约好的那个brunch,阳光落在身上形成了一团雾气,彷彿要将人给蒸散似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招牌,像是得到了

幼儿园餐点

救赎,一来是对于方向感的迷失、二来是热气的蔓延,其实应该还要补上第三个,妳,就是这种天气中,唯一的绿洲。

我告知服务生熟识的人就在那里,接着自己走到了妳所在的那桌。

「抱歉,等很久了吧?」我不太好意思的说。

「......」 妳只是一口口吸着最下层有着草莓酱的拿铁,丝毫不打算抬头,只想用眼睛的馀光看我。

我不是不懂,但是为什么。

「妳在生气吗?」 「嗯?」冷漠的目光扫过了我,我彷彿裸体般不知所措。

「呃、迟到真是不好意思了,妳知道我方向感不太好的,而且车刚好坏了。

」 「我没生气啊。

」妳露出浅浅的笑容,却如此冰冷,比冷气送出来的风更冷,「反正早就习惯成自然

西式餐点

了。

」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

」 「也罢,反正我不相关搜索餐点是什么是为了习惯找你出来的。

」 「那么是?」 「最近不是很流行吗?就是轻旅行啊、微电影啊、小确幸什么的。

」 「是啊,怎么了?」 「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些字眼出现呢?短片就短片,何来微电影?」 「我想,是因为用这样的说法,给人感觉更有深度吧......像是轻巧的、却有电影质感的短影像。

」 「是这样吗?」 「轻旅行好像是类似轻松、简便的短期旅行吧,如果说短期旅行也不是不行,但是可能比较饶舌,这应该还算合理。

」 「哦。

」妳不甚有兴趣的听着,而我还是只能说下去。

为了避免空气凝结

幼儿园餐点

成南极。

「小确幸好像是日文来着,什么微小而确定的幸福,大概类似这样吧。

」 「不觉得很蠢吗?」 「啊?」 「我说,什么词的前面都要加些微啊、轻啊什么的,真的是蠢到我无话可说。

」 「呃......」 「我不是不懂,使用这些词汇或许是种流行,但是归根究柢而言,其实是因为现在的人都喜欢听餐点什么意思见这种字眼,因为这样就可以让他们的生活听起来轻松一点,但是,你真的觉得可能吗?」 「我不是很能理解......我没妳这么敏锐,妳可以解释给我听吗?」 「因为生活太苦闷,所以才要用这种听起来轻巧的字眼包装,让一切感觉都方便无比、快乐,就可以

西式快餐菜谱

摆脱沉重的日常。

」 「或许就像妳说的这样吧。

」 「实在不能接受。

」 「我也不是很喜欢呢。

」 「这样的词汇,还有另一层意涵,不就是为了让人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并非专业,轻旅行,所以不是那种深度旅行喔,我只是打个卡,你们不要对我的行程指指点点,反正我本来就不想带大脑出门,所以才说是轻旅行。

」 「......」 「微电影,等到被人说这影片很烂时,就可以说这是微电影,不可能有真的电影的预算,剪接配音什么的都不容易,我们人手不足,这是做兴趣的,又没钱赚......之类云云。

」 「......」 「真的很方便,你不觉得吗幼儿园餐点?」 「或许是吧。

」 「我的意思是,不深度去做

幼儿美食播报内容

任何一件事情,最后也没办法挖出什么有意义的东西。

」 「我不懂。

」 「完全投入。

」妳严肃的说:「要嘛,就把身心灵全都投入在旅行,这样才会有收获,才可以看见真正的美景,如果只是要去脑残拍拍照打打卡,那样跟智障有什么两样,既然要作短片,那就直接说是电影,就算拍得很糟糕又怎样,全心接受他人的批评才可以得到更多,如果只是想用那些愚蠢的词汇塞住别人的指教,那你拍这些东西不就是为了自爽吗?」 「也、也许吧。

」 「不要只会配合着我说话,我最受不了你这样了。

」 「什么?」 「我知道你对我这样的性格有意见,但是你太喜欢我了,你觉得只要你开口反对我的一言一行,我就会消失到千里远,但是根本不是这样的。

」 「......」 「如果两人之间失去争吵,少了那些反复核对对方生命的动作,那这样的感情一点都不深入,只是肤浅的在游泳池餐点图片旁沾沾水,而没有下去游泳一样。

」 「我不是这样想的。

」 「不是吗?我觉得你跟那些人一样,对着这种愚蠢的字眼见猎心喜,就只是希望能更精准的迎合他人的喜好而已。

」 「妳非得说成这样吗?」 「我只是觉得,我们的感情就像是微恋爱,只停留在那肤浅的表面,没有深入的可能了。

」 「我觉得还是有机会啊。

」 「没有了。

」妳站了起来,然后迳自走到柜台,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我只是无语,也不知道追出去有没有意义,何况我的餐点都以经点下去了。

不吃很浪费,点了没付钱又很贱。

「先生你的餐点来了。

」 服务生将我刚才点的菠菜芦笋班尼迪克蛋套餐送上来,我的面前看起来丰盛又美味。

「谢谢你。

」 我思考了一下,却又不知道开如何动手破坏这美丽的餐点,于是也只能这样了。

对着我的餐点拍拍照、简单两句话上传,我想这样就足够纪念了。

【明明就是两个人来,结果却只能一个人享用轻食了!】 我想,这样别人看到的话,就会感觉像是「微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