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女神 >

红楼梦里她是粗使丫鬟,却与宝黛有隐秘联系,还收获了工作和爱情

时间:2019-05-21 21:32:48编辑:小狐

红楼梦中的丫鬟众多,但是在这些丫鬟中却有一个独放异彩,引起了古往今来的众多红学家的重视和研究,这个人就是曹公笔下的林红玉。她不但在贾府众丫鬟中脱颖而出,甚至在整部红楼中都是十分典型且具有艺术价值的一个

红楼梦中的丫鬟众多,但是在这些丫鬟中却有一个独放异彩,引起了古往今来的众多红学家的重视和研究,这个人就是曹公笔下的林红玉。她不但在贾府众丫鬟中脱颖而出,甚至在整部红楼中都是十分典型且具有艺术价值的一个形象。她容貌清丽,能力突出,也是一个痴女儿、有情人。

红楼梦里她是粗使丫鬟,却与宝黛有隐秘联系,还收获了工作和爱情(图1)

一、小红与黛玉的关系

红楼梦程高本前八十回中有关小红的描写主要集中在“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第二十四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第二十五回“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第二十六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第二十七回这几回中。

书中写到“原来这小红本姓林,小名红玉,只因‘玉’字犯了林黛玉、宝玉,便都把这个字隐起来,便都叫他‘小红’”可见小红这个名字的来历。但是曹公这里点明小红原名“林红玉”也是有所指的,绝不是随便给了人物一个单纯的名字而已。

脂批在“原来这小红本姓林”夹批写道:“又是个林。”在“小名红玉”夹批写道:“‘红’字切绛珠,‘玉’字则直通矣。”黛玉又名绛珠仙子,绛也即红,珠和玉暗合,红玉和黛玉一红一绿,正是《红楼梦》的主题色。

而红和绿常常相互映衬,有着极大的关联。而在偌大的贾府中,姓林的人家并不多,而小红本是林之孝家的女儿,这点在书中借李纨之口说出:“你原来不认得他,他是林之孝之女。”由此,若按曹公的想法,想必二人之间定是有极其紧密的的。

二人之间的关系不仅在前八十回有所体现,按照曹公的想法,后文数十回本应有大段关于小红的描写,这对人物的塑造有着很大的作用,但是在高鹗所续的后四十回中小红这个形象已经可有可无了。

试想,既然前文有伏笔,后文断不可能不接续前文所伏,且在脂批中也得到了验证。二十七回前批:“凤姐用小红,可知晴雯等埋没其人久矣,无怪有私心私意。且红玉后有宝玉大得力处,此于千里外伏线也。”如今,后数十回已经遗失原稿,一些细节之处已经无处考,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小红对于整部红楼来说都是有着很大作用的。

红楼梦里她是粗使丫鬟,却与宝黛有隐秘联系,还收获了工作和爱情(图2)

小红与黛玉不仅名字相似,就连外貌、性格、处境、爱情都和林黛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首先,二人的口才都极好。黛玉赋诗又好又快,一张嘴“让人爱也不得,恨也不得”她常在不同的场合刻意挖苦宝玉,耍耍小性子,灵巧机灵,惹得众人哄笑。而红玉的口才更是得到了贾府最会说话的链二奶奶的夸奖。

小说第二十七回目中写小红抓住机会替链二奶奶传话,链二奶奶见他“生得俏丽干净,说话知趣”对他抱有怀疑,哪知红玉笑道:“奶奶有什么话,只管吩咐我说去。若说得不齐全,误了奶奶的事,凭奶奶责罚就是了。”

这还不算,更厉害的是,小红回传了四五门子的话,不仅说得简洁明了,还不拿着腔儿,哼哼唧唧的。因此,凤姐儿欲让小红替他办事,还说要认他做女儿,这小红听了反而冷静得很,回答道:“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只是跟着奶奶,我们也学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也得见识见识。”

不仅如此,小红面对怡红院众丫鬟的欺负也丝毫不惧,在初见宝玉时替他端茶倒水时也不娇不媚,话语回答得当给宝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以说,小红最终能够不被埋没,走出怡红院,得到凤姐儿的调理,多半是靠的他有心“攀高枝”又得一副好口才,办事能力强。

此外,和黛玉相似之处还表现在二人处境也有一定相似,黛玉在贾府寄人篱下,无几人可理解,常常自伤自怜,流泪一宿。而小红虽然是管家林之孝的女儿,但是却从来没因此而得到帮助。

相反,在怡红院的时候,小红仅仅因为无人给宝玉倒茶时,替宝玉倒茶就被秋纹骂为“没脸的下流东西”他虽是三等丫鬟,却深感无人理解之悲,对丫鬟佳蕙诉衷肠“你那里知道我心里的事”“不如早些了死了干净”

和林黛玉一样她早已认识到“俗话说的好‘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谁呢?”小红身为一个丫鬟,却有这样的认识,可见她虽身处在受人排挤无人理解的境地里,却是个心里明白之人。这点她也颇有林黛玉之风。

她和林黛玉同样是生得弱,身体不好,小红平日里也是常吃药,懒吃懒喝,小丫鬟佳蕙说:“我想起来了,林姑娘生的弱,时常他吃药,你就和他要些来吃,也是一样。”这里直接说出了二人皆多病的情况。但最为重要的是二人皆有对纯粹爱情的追求,试图打破封建的束缚,不惜玉陨,也要为情而生死。这点表现在红芸爱情和宝黛爱情的相似性上。

红楼梦里她是粗使丫鬟,却与宝黛有隐秘联系,还收获了工作和爱情(图3)

二、小红与宝玉的关系

宝玉是怡红公子,最为多情,也最能够疼惜年轻女儿。而小红起初是并不为宝玉所识。直到小红主动争取机会宝玉才知道她。

宝玉见她:容长脸面,细巧身材,却十分俏丽干净。且说初次相识之后,宝玉也就对小红留了心。却又不敢直接唤她,心里颇闷闷的。小说中写宝玉见到小红时的场景是这样的:

一时下了窗子,隔着纱屉子向外看的真切,只见好几个丫头在那里扫地,都擦胭抹粉,簪花插柳的,独不见昨儿那一个。宝玉便趿了鞋晃出了房门,只装着看花儿,这里瞧瞧,那里望望,一抬头,只见西南角上游廊底下栏杆上似有一个人倚在那里,却恨面前有一株海棠花遮着,看不真切。只得又转了一步,仔细一看,可不是昨儿那个丫头在那里出神。

这段宝玉见小红时诗情画意的特意描写,使得小红就这样从‘氤氲于海棠花’的极美的意境中幻化出来了。这段也引起了脂砚斋的注意。甲戌本于此有夹批:试问观者,此非‘隔花人远天涯近’乎?句出《西厢记》第二本第一折崔莺莺所唱曲,是说崔张虽只隔着一墙花影,却如远隔天涯。如此描写,岂不见曹公对小红的重视?怡红公子眼中的小红别具一种离愁别绪、似远似近、似有还无之感。

脂批指出“红玉后有宝玉大得力处”畸笏叟在二十六回的眉批中说:“《狱神庙》回有茜雪、红玉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叹叹。”这与高鹗所续后四十回中所写的明显不符。可见,在曹公原意中,小红会与宝玉发生更加紧密的。

红楼梦里她是粗使丫鬟,却与宝黛有隐秘联系,还收获了工作和爱情(图4)

三、俏丽干净细巧身

曹公善于利用他人之口呈现人物的外貌形象及性格特征,这点在《红楼梦》中比比皆是。比如宝玉初见黛玉之时,就是通过宝玉之口方知黛玉的外貌和性格。曹公也将其运用在对小红的外貌描写上。

却说贾芸初见小红时,也是先闻其“娇声嫩语”再见她是个“十六七岁的丫头,生得倒也细巧干净。”宝玉见她时也是见其“容长脸面,细巧身材,却十分俏丽干净。”凤姐儿看她“生的干净俏丽”借不同人之眼,我们由此得知她的容貌。

读者仿佛眼前浮现出一个细巧伶俐,却又有些与众不同的女孩儿来。曹公绝不会虚写一笔,三人眼中看似重复的肖像描写,其实是有其深意所在。

容貌是可以见人心的,在红楼梦中不同的外貌特征,往往暗指人物不同的内心世界和性格特征。关于小红的几处细节描写也特别显示出她的与众不同。“这红玉也不梳洗,向镜中胡乱一挽头发,洗了洗手,腰内束了一条汗巾子,便来打扫房屋。”

甲戌本脂批言:“八字写尽蠢鬟,是为衬红玉。亦如用豪贵人家浓艳饰插金带银的衬宝钗黛玉也。”由此可知,小红原非蠢鬟,甚至可以和宝钗黛玉相比。她是有自己内心世界的人,不沉溺与胭脂水粉中,就算其一心谋着如何攀高枝,也是靠自己一人之力,并未作出何伤害他人之事。

红楼梦里她是粗使丫鬟,却与宝黛有隐秘联系,还收获了工作和爱情(图5)

四、遗帕相思有情人

小红和贾芸的爱情是一见钟情式的。两人初见之时,彼此皆有意。小红见贾芸时知其为“本家的爷们”就不再似先前那般回避,而是“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贾芸见她能说会道,又替他着想,不由得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印象。

书中写道:贾芸听这丫头说话简便俏丽,待要问他名字,因是宝玉房里的,又不便问,只得说道:“这话倒是,我明儿再来。”说着便往外走…贾芸一面走,一面回头说:“不吃茶,我还有事呢。”口里说话,眼睛瞧那丫头还站在那里呢。

小红站在那里,贾芸的回头,彼此的相视,那贾芸也是个有情之人,而小红也是个痴女儿。而那小红自从见过贾芸一面后,便也念念不忘起来。

书中第二十四回中有段小红梦境的描写可以清晰窥见小红内心对贾芸的思念:正闷闷的,忽然听见老嬷嬷说起贾芸来,不觉心中一动,便闷闷的回至房中,睡在床上暗暗盘算,翻来掉去,正没个抓寻。忽听窗外低低的叫道:“红玉,你的手帕子我拾在这里呢。”红玉听了忙走出来看,不是别人,正是贾芸。红玉不觉粉面含羞…

而那贾芸呢,自从得知其为宝玉房里的丫鬟,便也留意起她来,在贾府某到职位的他还捡到了小红丢失的手帕。

因为宝玉生病,小红和贾芸得以在怡红院见面,只是不曾有话说。然而小红却也知她遗失的手帕仿佛就是贾芸手里拿的那块,只是不好问他。接着,曹公在“蜂腰桥设言传心事”一节中让两人得以在蜂腰桥相见。

最后二人通过小丫鬟坠儿互传手帕,贾芸将自己的手帕赠与小红,而小红也通过坠儿来答谢贾芸,给了他手帕。至此,二人知彼此心意。而将手帕作为他们定情物。

而宝玉也曾送黛玉手帕传情,并且也是宝玉自己已用过的旧手帕,黛玉感于宝玉的一番苦心能领会他的一番苦意,故而也接受宝玉送来的两块旧帕子,并题诗于上。

可见,这里皆有手帕作为传情之物的安排绝非偶然,而是曹公有意为之。也即在曹公笔下,不管是芸红还是宝黛皆是有情之人。张扬一种敢于表达心意,追求纯粹爱情的精神。芸为草,玉为石,芸红爱情也是一段“木石姻缘”

曹公惯用间色法,对于芸红爱情的描写也是如此,故脂批说芸红“原非书中正文之人,写来间色耳。”故写芸红爱情来烘托宝黛爱情。书中集中写芸红爱情的那几回目中也一直贯穿着对宝黛爱情的描写。

可知,芸红爱情也是符合曹公一书要说至情于天下的主题的,因此,高鹗所续的后四十回中缺少的对芸红爱情的描写是断然不敢苟同的。至少说是违背曹公原意的。

据我看来,芸红爱情也必然是以悲剧结局而不会喜结良缘,而小红也必然因贾府的衰落而受到牵连,香消玉殒。那才真真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