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正文

杨仲贤追忆年苦难消仲贤醉亭边,
日期:2019-01-13 07:04:43   来源:互联网   编辑:杨肇   阅读人数:66
「我知道,山庄里总是有人说我当总管是为了名声,为了满足自己──但是如果放纵,如果苟活,不也是遭人非议,「待我上任举人,时机成熟,就帮你参那偷卷子的人一本,牛冠齐在夜里听到酒瓶粉碎的声音,感觉烦躁,正想要抓人来揍之时,见二师弟独坐灌酒,遂奔上前去

十八、杨仲贤追忆十二年 苦难消连云港仲贤仲贤醉亭边 十二年前。

那时,我仍是个穷书生。

这片土地不太能养活人,不论走到哪里都是这样,为了令家乡脱贫,参加科举是唯一的办法了。

当时,我算个秀才。



相关搜索仲贤

窗苦读,节衣缩食,过关斩将,终来成都。

这种大城,这里聚集了很多儒生。

当时我只带着一小袋散银,还有几件单衣,已经是我全部的家当。

我这种乡下小子要跟城里的儒生差太远了,为了跟她们打成一块,我只能挤笑容着头皮。

那时尚算幸运,认识了一个「川城派」的儒生。

他的祖辈是武林中人,家世不算辉煌,也是薄有名气,为人也热情,跟他认识后,他便邀我到他家长住。

我在当中认识他们的掌门王蒿、以及好友王梁,跟他们惺惺相识,很快就变成莫逆之交。

那时我还觉得,上天尚待我不薄。

然而我完全没想过,上天给予的微弱希望,就是为了把你推进更深的地狱。

来到成都的第二年,就是乡试。

考不中。

没法再进一步。

「杨兄,不要紧,再考一次。

」 王梁他鼓励我,让我再作尝试,而他也刚好没中,于是我俩怀着斗志,一同再去应考。

四书五经,我滚瓜烂熟,各种策论,也十分熟悉。

又到了来届考试,我们在试场前分手,我来到试场,静待开始。

考官来到试场,揭开了本次的题目。

「借箸」。

借箸者,张良也。

借箸代筹,也就是以手上仅有之物,比喻形势,也即论策略。

这个题目,不就是我最熟悉的吗?太好了! 我兴奋莫名,提起笔洋洋洒洒,即席挥毫。

我满怀感谢,多谢老天爷,一出考场,就兴奋得跳起来,我主动找王兄谈笑,好不欢畅!然后更跟他喝了几十杯。

渡了难忘的一夜。

不久后,乡试结果出炉,我们两人前往试场看结果。

还是没中。

不可能。

怎么可能呢!这次应试,应对题目,我最有信心!那样的文章,绝对不可能不中! 「杨兄!太好了!我中了──」他看着我。

「我听说你这次很有信心呢!你一定中了吧。

」 我的表情告诉了他。

「怎么会……」 「没关系,杨兄。

再考一次就是。

」王梁道。

十二年,第二个十二年。

人也到了将要成家立室的年纪,我却还未考得半个功名。

王兄你考中了,却跟我讲再考一次。

「昭烈先主,三十之年仍颠簸流离,后来也成一方霸主!杨兄,且听我说,不要妄自菲薄,再考一次罢!」 「是啊,他造反嘛。

」 「先别管造反不造反,你再考一次吧!」王梁哀求道。

「如果又考不上呢!」 王兄说不出话来。

「我多年应考,以这次最是对题,亦最有信心,若这样也不能中,下次就更加不用说!这样的结果若然不中,原因只二,一,其中有诈,二,我所学郦仲贤南京之道,全为白费!」 「杨兄,听我说,来我家住一段时间,收拾心情,再接再厉!我认为你绝非池中物啊!你一定是个良臣!」 「王兄,我再耽误时日,在你家虚度,就是在你家的閒人了!在下已不愿再当个白吃白喝的人,你由我去吧--」 当时我没再回头看王兄的脸,只知道他喊不住就放弃了。

那个时候我萌生一个想法:就算不中,我也想知道自己写成甚么



样子。

于是我到处打听,也向考场的官员问过,不过理所当然的,卷子怎么可能会发还。

在我心灰之际,一个官府的下人这样跟我讲。

「秀才,我看你这流连了也有好几天,似乎是为卷子而来。

我也许能帮帮你,不知你会否愿意?我负责在府里挑粪,因臭不能抵,那些官老爷也不愿看我,若你装成我的话,也许可借此机会一探究竟?」 「真的?若能寻得真相,在下感激不尽,只是不能白白让你助我,若有请求,定当尽力满足。

」 「秀才真懂人意!我一个老粗,离乡打工识字少。

但又想念家人!若要雇那街上的写信先生,恐怕是付不起的,希望秀才行行好为我写封信回去?」 「老人家,你的信我多少封都愿写。

」 「谢谢秀才……小人感激不尽!」 我回去帮这老人家写了十几封家书,不收分毫,并为他寄了出去。

而这位老者也为我弄了一套脏衣服,土的斑一块一块的,似乎还有些挥之不去的味道。

某日下午,阳光不多,我挺着恶臭,趁着黄昏时钻进园中。

果不其然,每一个府中的人见我这身打扮,远远的拐弯离去。

我这时趁机钻进书房,果然看见房里堆满了考卷。

原来差不多要上呈试卷了啊,我想。

于是我马上在试卷堆中翻查自己的卷子,然而依旧遍寻不获。

我有点心灰,心想既然也无果,不如翻看要上呈的试卷苦中作乐? 于是,我就马上翻开试卷。

我认出了王兄的文章,还有几个书友写的策论,的确写得不错,举人之名,实至名归。

我再往下翻,唸唸读道……… 先是读了几个字,觉得开首文风顺畅,然后……… 等等!……这不是我的写过的吗? 书法全不一样,仅有些许语气差微──会用这对偶的只有我──不对!根本就是我写的文章! 我连忙拆开了遮住考生姓名的书腰封,是……庞……大秀…… 我脑袋好像被一道闪电打中,头脑空白。

以致那时候,也跟本没发觉有人开门。

「甚么人擅进朝廷官员禁地!」 糟糕!事情败露了! 我连忙将擦过茅厕的脏布扔到那发现我的人脸上,然后撒腿就跑。

我只看着前面的大街小巷,头也不回,看也不看,我知道若我犹豫一分,必定万劫不复。

我一直奔到天空全连云港仲贤黑,待到周围没声音,才放慢脚步。

我只感觉天旋地转,随意找个地方,然后闭上眼睛。

第二天,我趁着晨光初起,奔到王宅前。

「王兄!我──我发现了──」 「发现了甚么?」 「我,我本来,本来该是中举的!」 「甚么?」他怔了怔。

「我偷偷进了官府,发现了我的文章──在中举上呈的箱子里!但是那卷子,不是我的名字!」 王兄一脸诧异的看我,然后故作镇定:「是啊!这样事情就变得复杂呢?来,杨兄,先来客房休息,此事事关重大,涉及朝廷官员,来,过来。

」 他送我进客房,着我休息。

我实在不累,趁他出门,我便追上去,哪知道就听到他

相关搜索仲贤

们这样说。

「煮些安神茶给他,知道吗?杨兄是我的好友,不能怠慢。

另外还要雇个大夫──」 「您朋友他怎么了?」 「衣衫不整,又是披头散发,恐怕伤心过度吓破胆了--」 我听了以后,勃然大怒。

「王兄!你甚么意思?」 「啊──杨兄,你,你快去休──」 「少来了!你是把我神经病看?」 「不,杨兄,此事事关重大,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无凭无据,还需从长计议!」 「你根本就不打算帮我啊!」 「在下绝无此意!」 「好!你说,你要怎么帮助我?」 「待我上任举人,时机成熟,就帮你参那偷卷子的人一本!」 「那何谓时机成熟呢?」 王兄突然语塞,答不出来。

我冷笑起来。

「当然啊!你现在是举人!我却还是个又穷又破的秀才!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的读书人!」怨恨、委屈在我脑袋里喷湧而出,我不再相信王氏一族了。

「那个小贼,偷我的试卷花了几天,我要申冤翻案,却不知道要等多久,这样公平么!」 我大声怒吼,转身离开。

我只觉得周围的东西都在崩塌溃烂,为了逃避这些景色,我不断漫无目的地前走,然而脚步总是不稳,好像每几步就踏空一次。

到了星夜,万籁俱寂。

再走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寻死。

于是,我抽出徬身的小匕首。

银光闪闪,冷锋尖啸。

它的银光打进我脑海,使我跑出一个想法。

「不。

我死了就太便宜那人了。

他盗了我的文章风流快活──」 复仇。

杀了那个庞大秀。

于是我拖着躯壳,到了下一个市镇。

到了镇上,我只不断的唤着「庞大秀」的名字。

然后摊坐在一家酒家外面。

我万万没想到,下一个走过来的人,改变了我的下半生。

我的师父万虎啸。

当时他戴着蓑笠,只见脸庞。

「披头散发,眼在发光,匕首在握。

有趣。

」 我听了他的话,并不言语。

「可惜,你这样子,连兔子都杀不了啊。

」 「与你无关。

」 「当然与我无关!老子是来看戏的郦仲贤南京!我连不好看都不准讲?」 「你……你这家伙……」 「我看你是披头散发,一脸坚决,以为是个汉子,原来是个窝囊!连报仇的胆子都没有!」 「我──!我一定要报仇!你懂甚么!我是一定,一定把他的头割下来!」 「你这把刀子能切得开甚么?西瓜也切不开吧!」 我听他这么说,突然生出一种茫然的感觉。

「你想要报仇还不简单,我教你就是,只是──」 我那时还不懂师父的意思。

「你的命,以后就是我的。

」 我当下没想甚么,就答应了。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开始苦练剑术,每日如是。

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我不清楚了,只是每次挥剑、练习时都忘了自己是谁,脑海中各种景色的转移,还有手臂挥动的触感。

好像是一年后。

我一直记住「庞大秀」这个名字,明查暗访,又是举人又姓庞者,就只有那一个人。

他大摇大摆的住在成都

仲贤中学

,毫不遮掩。

他在成都的大酒家中中天天大吃大喝,拿着举人的名号,人人称他老爷,在人群中享受着奉承、讚美,吃得肚满肠肥,拿着本应是我的卷子,本应是我的…… 我慢慢一步步的走上楼梯,避过店小二,来到那围桌子面前。

「你是甚么人?」 「谁让你进来!」 我无视那些满脸胡须的大汉,拔出了银色的剑刃。

银光闪闪,杀一个。

反手抵剑,半月一划,再杀一个。

「庞大秀!」我怒吼。

他连滚带爬,杯碟乱砸,终被我封去所有去路。

我毫不留情的抓住了他的衣领。

「大侠饶命!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告诉我好吗?你告诉我原因,我给你钱,给你女人!甚么都给你!」 「你偷了我的试卷!偷了我的举人!偷了我的一切!」 「不,不,万事有商量!我们一起对准官府!我们可以坐下谈谈!」 「我一无所有!谈何用处!」 银光进去,血红四溅,我身上布满了血腥的味道。

「杀人了!快报官府啊!」 「老爷死了!」 「快找人来帮忙啊!」 我缓缓的离开了酒家,只见有人湧去酒家,一些则在围观指骂我,一些来势汹汹的往我扑来。

我挥剑阻断扑来的人,没想到扑来的人越来越多。

忽然又有几声悲鸣,几个途人突然倒下,满身鲜血。

原来师父他在我后面。

「你有毛病?还不快走?」 我如梦初醒,好像这才明白自己做了甚么。

一些人实在看不过眼,向我跟师父扑来,师父使出剑法,斩了几个村民,那些扑来的勇士这才退了几步。

「怎么?不敢来?来啊!来啊!老子我还没杀够呢!」 「恶贼!你竟敢杀死公家官员!伤害村民!我们不拿下你,官府也会抓你!」 师父听了,哈哈大笑,响声震天。

「我呸!亏你们这些庸众讲得出口!凭你们也来替天行道?四川知府征税,拿去建大桥修栈道,偷工减料、中饱私囊,你们这些家伙有说过一句不?哪个穷老乡民因饿偷包子,抓住以后被打断了脚,你们有可有怜悯过一时?都说该打!哪个县令终日不升堂,你们可有声讨他懒惰成性?哪个工人嚷着工钱养不饱人,都被你们说贪钱不知足!趋炎附势、欺善怕恶、守株待兔,谁有权有钱有势力,就往谁去!凭你们也来讲道义?我呸!」 师父在旁边抓了一根木棍,浇了火油并点燃,然后随便一扔丢进某家房子里。

「你们现在就救火给我看看?去啊?」 在场的村民似乎都有些犹豫。

「看看你们!没人会去!烧到的就不想管!烧不到的就在喊!这样的贱民庸众,也学人沾义勇之光?我呸!你们才不配!」 师父说了一大堆话以后,拉起了我,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后来,我被贴上皇榜,身败名裂,不论去到哪里,一旦被认出,都只能撒腿逃跑。

我也因蒙上杀人之名,也就终生不得参加科举。

虽说五年之后,已无人记得此事,然而杀人就是杀人,我如何否定,也避免不了。

当日离开镇上以后,师父带我到了一条偏僻的小村。

「前面就是我家,我收了一个徒儿,带

仲贤中学

着一个女儿待在这,偶尔接些杀人委讬,有钱人家的杂务。

虽非一片江山,却算有片瓦遮头。

」 师父他说,如果今日我没能报仇,他不会带我到他的家。

「以后你就在这里吧。

」 我点点头,走入草屋,只见一个牛鼻的大个子靠墙而坐。

另一面则是个瘦弱女娃,挂着两行鼻涕。

「我叫这家伙管大牛──大牛,这就是你兄弟。

」师父道。

「啊,你好。

我是牛冠齐。

」 「我──我叫杨肇。

」我说。

我又看了看那个女娃。

「她是妙玉,是师父的女儿。

」姓牛的道。

我第一次见了妙玉,她仍是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不过几岁。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的童稚,她不懂我身上的血腥,只是好奇的想摸摸我。

难道她不怕我? 我缩了缩自己的躯体。

她好像想把我身上的血腥都抹走。

真的可以吗?我可以再跟人接触? 「喂!书生,不要以为读过点书,杀过人就可以在那发呆!你要工作呀!要照顾师父的女儿呀!」虽然这牛鼻子似是一脸的不满,然而他仍递出了一个包子。

「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大师兄这样说道。

那似乎是几个月来,首次其他人对我的关心。

对啊,血腥又如何呢?面前不是仍有,将是互相需要的夥伴吗? 我再一次看了看妙玉大大的瞳孔,她似乎对我手上的包子很有兴趣。

「吃吧。

」 妙玉二话不说抢了过去,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你这家伙!这样你不就没吃的了吧?」 仲贤中学「那我马上去工作。

」我笑着回答。

「哼!好呀!马上跟我出门!」牛鼻子的脸上好像有点害羞且微笑的红晕。

为他们付出,似乎也是一种幸福,这也许,就是上天给我的另一条路……? 保护他们吧,这样也不错。

我曾经想考取功名,为国效力。

今理想破灭,既无申冤之途,只有落草为寇。

若能为这地方,及上面的人带来幸福,不也甚好? * 千千思念,尽化前尘,回首一别,经已十年。

杨肇回忆那十数年的故事,如今独跪在万虎啸面前。

「师父,我们此处每个徒儿,都是因您才捡回性命,重拾人生。

请师父替他们想想……若此事翻了出来,牵连甚广,兄弟、子女、主奴之间,山庄必起风暴!」 「那我的感受与尊严呢!」 「师父息怒!」 「山庄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不是你们的!既是我的东西,就该以我为尊!」 「师父英明──弟子已无多求,只愿师父留求一线!」 「妇人之仁!难堪大任!」万虎啸扬袖离开,头也不回。

杨肇心如死灰,他知道,如今师父已是定了意志,谁也拦不着他。

大势已去──这种感觉,杨肇已多年没有尝过了。

自落草以来,他就一直为师兄弟打理事务,为师父出谋献策,最终觅得这一山头,建了仙剑山庄。

如今来了一个袁志清,看着他在山庄中,一点点将其毁灭,想到这里,他就十分消沉。

月色茫茫的夜,寂静无声的夜。

杨肇坐在花园中,迳自酗酒,把酒瓶丢得满地都是,与平常那个精神爽利,行动决断,以理服人的大总管是两个模样。

牛冠齐在夜里听到酒瓶粉碎的声音,感觉烦躁,正想要抓人来揍之时,见二师弟独坐灌酒,遂奔上前去。

「欸!这不是老……二师弟么!怎么了!」他凑上前去。

「大师兄……」杨肇满脸通红,两行泪划在脸上,久久未散。

「我是个自私自满的家伙,对不对……」 「甚么?」牛冠齐怔了一下。

「哎呀!你平常都不沾酒,今天是怎么了?」 「我知道,山庄里总是有人说我当总管是为了名声,为了满足自己──但是如果放纵,如果苟活,不也是遭人非议?」 「那些不长脑袋的下人说的话别放心上!你对其他人怎么样,大师兄是知道的,妙玉把你当亲哥看,山庄也是因为你的默默耕耘才有今天的规模,难道这些都是假的么?如果不是二师弟你教我唱歌唸诗,我到现在还只是个文盲啊!」 「可是……可是我……可是我终究都是……终究是没法忘记自己……我沦落成这个样子,果然还是老天在惩罚我……」 牛冠齐失落的叹了一声,不再说话。

而杨肇越说越胡言乱语,根本就听不明白他在说甚么。

于是大师兄扶着自己的师弟,一步步的将他送回他的房间。

相关新闻:

追忆似水年华(二)-出生

我写的并没有什么优美的故事,只因他们充满我幼年的记忆,忘却不了,难以忘却,就记在这里了。萧红《呼兰河传》

我出生于1979年,那时刚被粉碎不久,各行各业都在恢复当中,伟大的邓爷爷大刀阔斧般开始了改革开放。我们出生远没有改革开放那样。但至少惊动了我们村子,可能还包括隔壁几个村子—我和弟弟是双胞胎,我们村和周边几个生产队都没有出现过,所以还是很稀奇的。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