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古代 >

赵文风心想天下之大,要刻意找人,实属渺茫

时间:2019-01-13 07:02:50编辑:村民

赵文风心想天下之大,要刻意找人,实属渺茫,但若有天能遇见那位与山鬼相爱的巫者,若是成人之美又有何妨,于是点头,道:「若有点我能遇见他,必会替你转达,山鬼遂是感激,连忙服下天丹,身形渐渐在村民面前显出,赵文风道:「我也祝你成功,赫然一位身穿青云衣,白霓裳的中年男子现身在赵文风和山鬼前,巫者见其人脱口道:「东君

第二十三章 神灵降临 此相关搜索山鬼念什么时村里已设好祭坛,祭坛原本就有,坐落于方才房舍之前,一个石砌平台,有三个台阶上此平台,平台做又个摆上了专

山鬼歌曲

祀山鬼的礼器。

村民见不到山鬼,却见赵文风骑着一只赤豹而来,村民心中无不忌惮,山鬼向赵文风道:「等等就拜讬你了!」 赵文风道:「没问题。

」 赫然一位身穿青云衣,白霓裳的中年男子现身在赵文风和山鬼前,巫者见其人脱口道:「东君!」 村民一听是东君降临,虽不得其容却也各个赶紧拜下。

东君从怀里拿出了一粒药丸,道:「这是东皇太一所赐的天丹,在接下来的半天期间内你可现身于村民,不须靠这巫者。

」 东君转过身子沉吟片刻,又道:「祝你成情书寄山鬼功!」 语毕刹时消失。

山鬼遂是感激,连忙服下天丹,身形渐渐在村民面前显出,赵文风道:「我也祝你成功。

」 村民见山鬼现身,各个惊呼不断,那巫者忽道:「山鬼你可知人神不可相恋,为何你还刻意犯忌?」 山鬼答道:「情不能语何起,人皆有情,神何独不然?况我一介山鬼乎?湘君与湘夫人不也相恋至死不靡。

大司命有生死之情,少司命有爱子之情,这些岂不同也!」 巫者道:「但你怎可因巫者被放逐北方而迁怒村民呢?」 山鬼道:「并非我所迁怒,只因你们骗我他已经死了。

而他……而他又不来向我道别……。

」 巫者笑道:「那已是百年前的人了,就算我们不山鬼歌词这样讲,事实也是如此!你使村民果不结累,这是是山鬼所应尽的职分吗?」 山鬼道:「这灾荒非我所为也,我已尽力帮助你们留住山中的水气,使此山未之枯竭。

夏王暴政,激怒东皇太一,遂使夏朝气数衰败。

」 村民纷纷论道,「原来如此。

」 那巫者也面露愧色,山鬼又道:「情不分人



神、年纪,南地北地在我眼里看来只不过是一线之隔,百年的时间,若相会有期又未尝不是转瞬之间。

」 北风忽起一场神灵雨飘然而落,山鬼伸出手来,雨滴清晰的在掌间停留。

村民低下了头似乎有所体悟,山鬼轻轻哼唱着。

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鸣。

风飒飒兮木萧萧,山鬼望向北方微微一笑,唱山鬼歌词道:「夫君在北,犹可安好……。

」 过不久,村民静了,一切风雨也落得静了,山鬼也停下了动作。

这场歌舞,代表着山鬼重新降临在这个村里,祂的护佑会遍及此村每个村民,村民尽皆伏下,接受着山鬼的护佑。

山鬼飘然上了台阶,到了祭祀祂的礼器旁,道:「诸位村民,草木尚且有情,人神岂能无情,我会像以前一样护佑着你们……」 山鬼的声音越来越空灵,身影也渐渐模糊,过不久便消散在众人的视线之中,村民们站了起来,人人看着礼器,脸上染上一层对山鬼的信仰崇敬之情。

赵文风见目的已然达成,向剑仙轻声道:「剑仙前辈,我们走罢!」 剑仙点点头《山鬼》原文及译文,两人转身离去。

出了村子,景色依旧,但在赵文风眼里似乎有所改变,剑仙道:「少主这山翻过仍未有村子,我们一样得在山上过夜。

」 赵文风无奈的道:「可不会再遇见山鬼了罢!」 剑仙摇摇头,笑道:「这可难说。

」 而这时一阵风起,草沙群舞,树叶晃动,赵文风一眨眼,一位女子的身形现在眼前,乘着赤豹,被纹狸所包围着。

赵文风讶道:「山鬼妳还有什么事吗?」 山鬼微微躬身道:「山鬼想起还未向您致谢,十分感激你,只是……山鬼还有一事相讬!」 赵文风心想帮人帮到底,于是道:「请讲。



心事予西风

」 山鬼凭空一化,手中化出一块玉玦,道:「我想阁下应该山鬼赏析会行走于天下各处,我想请你帮我找找他,他在北地未死,只是迟迟无法回来,你不必刻意相寻,若有幸能遇见他,请代我转达,我还在这里等着他,这玉玦是信物,会护佑佩带之人逢凶化吉、化险为夷,也请代我转交。

」 赵文风心想天下之大,要刻意找人,实属渺茫,但若有天能遇见那位与山鬼相爱的巫者,若是成人之美又有何妨,于是点头,道:「若有点我能遇见他,必会替你转达。

」 山鬼嫣然一笑,道:「请转过身来。

」 赵文风不知山鬼要做什么,只好转过身来,山鬼化出一个项鍊,吊挂着玉玦,山鬼将之系于赵文风脖子上,赵文风仔细看这玉玦之色碧绿如山,上面纹理如草木之形盘曲缠山鬼赏析绕,并非俗物。

山鬼轻声道:「好了。

」 赵文风转过身来,道:「那,山鬼,我们告辞了。

」 山鬼道:「稍等,二位为我做的,我无以回报,只能尽我棉薄之力,二位要前往神农谷吗?」 两人点点头,山鬼挥手一化,两只赤豹现在眼前,道:「请二位乘上这赤豹,往南再去已非我势力范围,但我和其他的山神们关系不差,想来不会阻止你们,请罢!」 二人点点头,一乘上赤豹,山鬼喝道:「将我的二位恩人载往神农谷罢!」 两只赤豹一听号令,随即出发往前奔去,风声呼啸而过,只听得山鬼对他们说了声再会,赵文风回头望去,山鬼正在后头依依不舍,挥手作别。

赵文风看看眼前,这赤豹速度虽快,但载人极为安稳,又想回头看看山鬼,却发觉山鬼早不在原地,凭空消失了,赵文风摸摸这赤豹,想起今日发生的一切,一切像是在梦中一样,只有座下的赤豹是真实的。

南方气候温暖怡人,赵文风越往南去便越有这种感觉,树林草地越来越茂盛,赤豹脚程十分快,只过了两三天便已到达了神农谷。

神农谷口。

天气和煦,两座山崖中间挟着一条缝,缝宽约五十尺,看似碧蓝的水从缝泻出来,往下游流去,水面非常平静,阳光照在上面呈现一片白金色,风景十分雅致。

两人走近谷口的码头旁,一名戴着斗笠的船夫迎上来,道:「二位这是进神农谷吗?」 剑仙点头,船夫请两人上扁舟,自己在船尾划着船,就这样往神农谷里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