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正文

千百零整顿青牛班子,两委班子自身运行情况
日期:2018-12-06 14:09:4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叶凡   阅读人数:415
”乔圆圆蜷缩在叶凡怀里,一脸神往,好像叶老大粉丝似的盯着叶老大,说道,”叶凡心里一动看了看乔圆圆,说道“是不是讲某个姓叶的同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哥”乔圆圆一脸惶急的扑腾向了叶老大,不久到了叶老大面前,伸手紧紧的抱着了叶老大的双身子,发现这里好像浅一些,下边是实地

“唉,才有点欣赏,看来村两委班子成员组织图,想得到你的欣赏,还有一段很长的路的。

”叶老大不由得叹了口气,这货貌似有些遗憾,实则,心里还是相当〖兴〗奋的。





么叶有点欣赏? 那就是在提醒你,你叶凡,已经进入了唐〖主〗席视线了。

以前,你可能也进入了,那个,只是〖主〗席在考察你,只是从工作方面进入视线。

此一刻,面对唐〖主〗席的亲笔信,意思应该是已经渐渐的摸着了唐〖主〗席圈子的圈边了。

那是作为亲信的一种初步的感觉,觉得你是个可以考察的人选。

“你在念叨什么,神神叨叨的,一会忧一会喜的。

”乔圆圆其实对这封信很好奇,不过,叶老大没有表态,她是绝对不会去乱翻的。

“拿去看看吧。

”叶凡随手递了过去。

这封信,虽说是秘密。

但是,还是可以把喜悦跟老婆一起分享的。

相信乔圆圆不会拿出去乱讲的。

“如累涉及机密就不用了。

”乔圆圆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摇了摇头讲道。

“算是机密,但是,你可以看。

不过,法不传三耳就是了。

再说人,你是我什么人?”叶凡一脸慎重,说道。

乔圆圆这次再没犹豫,接过后看了起来。

看完后,叶凡发现,乔圆圆的额角居然渗出一些细密的汗珠来了。

“看你高兴得,这个也流汗?”叶凡打趣样笑着,随手拿起侧旁枕巾帮她擦汗。

乔圆圆没动,任由叶凡擦着,擦着擦着,叶凡猛然发现。

乔圆圆的眼眶中已经有细小的泪珠在滚动着了。

“你这是怎么啦?这个,怎么还哭?”叶凡真有些莫名了。

“哥,你不晓得,在家里,好多人在班子整顿讲我”乔圆圆眼圈一红,泪珠真的从腮边滚落下来了。

“讲你?”叶凡心里一动看了看乔圆圆,说道“是不是讲某个姓叶的同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唉”乔圆圆叹了口气,没答算是答。

“哼!”叶老大那脸突然梆如铁沉如墨,突然弹身而起,直接从走廊的栏杆一个飞腾跳到了清溪居前边的草坪上。

这货伸展开拳脚,不久,传来噼噼啪啪的杂乱声音来。

那个,自然是叶老大在发泄心中的怒气。

叶凡猛然间就明白了,大家族就是这个样子,讲求的就是一个门当户对。

自己是古11县爬出来的一个小旮旯。

在京里那些名门贵族子弟眼中那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

即便是自己现在有些小成就,但在那些天生拥有优越感的红色子弟面前,自己不如一坨屎。

因为他们的父辈或祖辈只要一句话,就能让自己几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就像那位徐老的什么人一句话,自己马上就被捋了帽子。

而费满天一句话,自己这个正厅级干部也可以是摆设,说拿掉就拿掉了。

明明自己有理的东西,可是有理却是无处诉求。

叶老大愤怒了,他愤怒的打着拳脚,爆怒的把一切火气往园子皂的假山石头砸了过去。

一会腾空而起如虎鹰啸天一会儿如斗牛拱地。

一会儿…… 幸好这清溪居是以前范远同志改建来给燕省长下来时专用的,所以,园子相当的开阔。

而且,树木掩映中,这里俨然就是市委招待所里头的一块禁地。

而乔圆圆全身有些抖瑟的披

两委班子自身运行情况

着睡衣,可怜的站在楼下的过廊里,一脸忧心的2017两委班子会议记录盯着叶凡。

她没有劝阻,她也晓得,此时此刻,就是谁也劝不住叶凡的。

“啊啊啊!”三声连续着的爆猛喊声是叶老大以全内劲似化音迷术喊叫出来的。

就是远隔几十米开外的乔圆圆都感觉耳膜似乎遭到攻击似的。

身子猛地一抖,瞬间有股子晕眩的感觉。

这个,还是因为叶老大发的对象不是她如果专门对着她吼,乔大小姐这位四段高手,铁定马上晕厥过去。

骆…… 叶老大感觉〖体〗内传来一声刺激似的震动,这震动太大了,犹如地震波一般地在叶老大全身传染开去。

叶老大身子剧烈一抖,猛然间,好像什么阻滞被豁然打开。

叶老大再次一腾空,这次,发现居然腾空度达到了三米多。

费家的虎鹰功施展出来,叶老大一个滑翔,居然在风势相助下滑翔了四十来米,卟嗵一声砸进了清溪居的那个养着金鱼的池子里。

叶老大呆呆的站在池中水中,他,突然愣蒙住了。

“哥!”乔圆圆吓坏了,不顾一切的扑进了池子里,这池水还是相当深的,接近三米左右。

“哥”乔圆圆一脸惶急的扑腾向了叶老大,不久到了叶老大面前,伸手紧紧的抱着了叶老大的双身子,发现这里好像浅一些,下边是实地。

“哥,你没事吧,哥,圆圆以后再不讲这些无聊的话题了。

世人怎么说,圆圆从没再乎过,圆圆心里只有哥。

这辈子,只有哥一个人。

只有哥……”乔圆圆抽泣着大喊道。

“唉……”叶老大回过神来,伸手摸了摸了乔圆圆那张惶急的绝世美人脸蛋,说道“……哥没事,刚才两委班子自身运行情况好多事,突然间想通了。

而且,哥也感觉,九段身手,应该是真正的进入九段了。

以前是靠药物上去的虚九段,刚才一声“喀,响,代表着哥从此跨入真正的九段行列了。

哥突然间发禀是在想事,别担心。

哥跟你一样,不再乎世人怎么想?他狂我更狂,世人,算他玛的去!”叶老大讲完后,伸手抱起美人,一个虎啸腾起,在水中半腰着踩水,几个点步上了岸,在假山上腾挪滑翔,不久,直接勾到二楼的走廊拦杜上了楼里。

“哥,你好帅!”乔圆圆蜷缩在叶凡怀里,一脸神往,好像叶老大粉丝似的盯着叶老大,说道。

“那当然,不帅,你会嫁给我吗?”叶老大特地一挺胸,得意了起来。

“哥,搞得一身湿了,妹子给你搓搓。

”乔圆圆下了地,又去放水了。

“妹子,哥会让你看到。

跟着哥是最正确的选择,哥会让乔家包括别的家族那些眼睛长在头上的公子哥们看到。

我叶凡,是顶天立地的男子。

哥就靠自己,照样子立于天地之间。

在这个社会上,绝对有哥的一席之地的。

”叶凡的话讲得铿锵有力,充满了诱惑性的潇洒。

“哥,你当皇帝,我是皇后。

你当乞丐,我

干部作风大整顿给班子提意见

乔圆圆当乞丐婆。

” 乔圆圆讲了一句话,进了洗浴间,不久,传来哗哗的水声。

“太善解人意了,善解人意得令人颇栗!”叶老大身心舒畅,耸了耸肩进了洗浴间,进入到了第二阶段的风流快活之中。

这个,是人家的私密生活,狗子就不宣扬了,我怕被叶凡打闷棍子。

我怕兄弟们用盟主砸我,嘿班子整顿嘿! 第四天早上八点。

叶凡一脸清爽,迈着稳健的步子走进了市委会议室。

时间掐得很准,正好是8点55分。

好像,当领导的都喜欢掐时间似的。

这个,也许是一种官场习惯。

自然是下属等待而不是领导等待了,这个,也是一个官威的体现吧。

推开了门,发现13个常委中除了范远被拆职。

张明森自杀,孙道峰被双规外,剩下的10个常委中九个全在桌旁坐着。

而于友和同志坐在侧旁后边的一排椅子上,是今天的记录员。

叶凡扫巡了大家一眼后才走向了曾经是范远坐的那把象征着海东市最大权力的椅子。

于友和早站了起来,把泡好的茶轻轻的放在了叶老大面前,尔后退到了一侧。

叶凡鹰眼的馀光发现,高华秘书长那眼中的忌妒一闪而逝。

虽说去得快,但还是难逃叶老大的鹰眼捕捉。

对高华这个市委秘书长来讲,最大的威胁就来自于友和这个市委副秘书长、市政府办主任了。

如今,苦尽甜来,随着叶凡同志〖书〗记、市长一肩挑。

于和友这个叶凡的铁竿亲信,很有可能更上一层楼。

高华同志,空前的感觉到了危机感。

叶凡喝了。

茶,看了大家一眼,说道:“今天,把大家招集起来,就一个议题,那就是,海东市的环境问题已经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

青牛市的事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

为了给海东人民留下一方净土,鼻们的英雄,张光明记者倒在了环境保护上。

这是血的教训,他向我们敲响了宏亮的警钟。

咱们,不能再让海东的土地滴血了。

这次海东市环两委班子自身运行情况境问题整治专项活动,我的意思是,就从青牛市开始,彻底拉开海东环境整治的序幕。

同志们关于这方面,可以敝开来谈谈聊聊。

围绕环境的整治,想出一些切实可行,行之有效的方法来。

还有,张光明同志的后事市政府这边要隆重的给办了。

咱们,不能让英雄去得遗憾。

至少,在咱们的能力范围内,要照顾张记者的家属。

”“叶〖书〗记,我阮一进也在海东呆了不少年头了。

从一个少尉一步步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

海东的变化,我尽收眼底。

这环境,的确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

而青牛市的太良溪,我认为就是这是环境整治的重点地方。

那条溪,已经坏了。

再不整治,等它彻底的沦落为一条垃圾溪后,下边的县市吃什么,喝什么? 农民们还要不要灌水,妇女们还要不要洗衣煮饭?”阮一进司令员在党委中排名垫底,所以,按序是他发言了。

不过,以前的阮一进一般是不发言的。

他个人认为军区跟政府不是同一个机构。

而能进市委常委只是政治的需要罢了。

下一个自然轮到月湖区党委〖书〗记杨本水同志了,不过,杨本水是范远的铁竿亲信,如今范远倒下了。

杨本水同志也只能是夹着尾巴做人了。

这老家伙嘴里有些发苦,见大家都看着,等着自己发言。

他咂了咂有些苦涩的嘴,说道:“我同意叶〖书〗记和阮司令的看法。

”!!! ps:书友们,我是狗狍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相关新闻:

千百赵书记的板子打向谁,秦皇岛赵书记

<> adhai_ad_相关搜索中国梦赵书记client=335;adhai_ad_slot=1374; adhai_ad_width=728;adhai_ad_height=9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赵书记的板子打向谁 不过,何镇南显然不给机会,哼道:“闲话少数,刚才已经有六票赞同,加上我一票,七票了。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