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短篇 >

《九爷,您夫人是只喵》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郁婉霍九卿小说全文

时间:2020-08-01 22:47:53编辑:雾雨靡

主角是郁婉霍九卿的书名叫《九爷,您夫人是只喵》,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念成呆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11章君衍安静的夜里,楼上两个房间都没有休息,各自密闭的空间内只能听到噼里啪啦的键盘声。郁婉房间内,电脑屏前的人专注地盯着游戏界面,手指飞快跳动,一顿操作就收割了对面一半的人头。随着对战白热化,她眼...

九爷,您夫人是只喵 第11章 君衍 免费试读

第11章君衍

安静的夜里,楼上两个房间都没有休息,各自密闭的空间内只能听到噼里啪啦的键盘声。

郁婉房间内,电脑屏前的人专注地盯着游戏界面,手指飞快跳动,一顿操作就收割了对面一半的人头。随着对战白热化,她眼白泛红,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兴奋状态,在游戏里杀得天怒人怨,却无人能挡。

这种状态并没持续很久,几场掠杀下来,她眼中的躁动就被压了下去。

“这就饱了?食量变小了嘛。”她摘下耳机,伸了个懒腰。枪战游戏是她舒解情绪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正打算下线,只听对面房间传出一声狂骂,“今天点子背,遇到了白神这疯子!”

这么巧?她回身在对方阵营里找了一会儿,还真让她找到了一小时前和她刚有过一面之缘的游戏ID。

第二天一早,郁管家开车送姐弟俩一起去上学。郁星辰顶着一双熊猫眼,像霜打的茄子,但心情却出奇的不差。昨晚下线时白神那疯子居然主动加了他好友。

郁婉今年高三,郁星辰初二,虽然两人不同级,但崇阳中学的初中部和高中部是连在一起的。

看着窗外飞快倒退的场景,郁婉心情复杂,这还是她八岁以后第一次去学校,以前的学业都是请私教完成的。她还记得第一次发病时,大家看她的眼神......

“我就在前面下。”思绪被打断,郁星辰让郁管家在前面路口就放他下来。

“少爷,还没到呢。”郁管家忍不住开口提醒。从那里走到学校至少还要十来分钟。

“就那个地方下。”少年的语气坚定,他就是不想和旁边的人一起下车。

郁婉当然猜到了他的想法,但她懒得管,他爱走路就让他自己走。

郁星辰下车后,没走几步,就被人叫住了。“星辰!你怎么在这?”

他回头,不远处的蛋糕店里走出一道靓影,飘逸的长发,飞舞的裙角,那张明媚的笑容如一束暖阳,照亮了人心,看得人暖暖的。

“姐!”他惊喜道,向他走来的正是他的堂姐郁知意。

车里正闭目养神的郁婉被这声亲昵的叫唤惊动,她的目光先是落在后视镜里,后又落在路边少年的笑容上,面无表情地吩咐郁叔继续开车。

这小崽子,从没叫过她姐,叫一个外人倒是叫得亲热。唉,想她小小年纪,居然闻到了一股酸酸的味道。

轿车驶出一段距离后,郁知意才走近郁星辰旁边。“星辰,那不是你家的车么?听说堂姐回来了,你们没一起上学?”

“我才不要和那疯子一起。”郁星辰说得直接,一点也没把她当外人。

郁知意笑笑,拍了下他的肩,语重心长,“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姐。”

“她都这么对二婶了,你还帮她说话!你就是脾气太好了。”郁星辰看了眼时间,匆匆告别,远远甩下了一句话。“以后在我面前别提那疯子,谁提我和谁急。”

郁知意望着少年的背影目光一闪,昨晚她当然看到了母亲脖子上的瘀痕,那勒痕又深又长,下手的人一点也没心软。

呵,狂躁症么?她今天给这位堂姐备了一份大礼。

早上九点,霍宅。

方木整整查了一天一夜,也没找到任何关于君、徐两家间的猫腻,最后只能硬着头皮把结果汇报给了九爷。

面对九爷的沉默,方木想死的心都有了。爷绝不会空穴来风,肯定是他遗漏了哪里。“属下再多派些人手去查。”

“不用了。”霍九卿抬手示意他退下,既然他的网查不到,证明两家真的没关系。至于那块小金牌该怎么解释,他相信有一个人能告诉他答案。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对面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哟!我们家小卿卿居然主动找我了,是不是突然良心发现,想要回应本少爷多年无果的感情?”

“滚。”

“啧,脾气还是这么臭。说吧,找我什么事?”对方恢复了一本正经,这人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

但,霍九卿突然间不想说了。

“没事了。我觉得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你......”对方只说了一个字就听到了电话的挂断声,连打盹的时间都没留给他。

接下来5分钟里,每隔一分钟霍九卿的手机就会响一次,响第三次时,某爷直接把对方拉进了黑名单。

两分钟后,方木接到了同一个人的电话。

“阿木呀,你们家爷是不是心情很不好?”

方木纳闷,“三少怎么知道?”

“当然是本少和你家爷心有灵犀一点通咯。现在的你是不是特别想从某人的魔爪中解脱?本少爷可以帮你!不过嘛,作为交换,你得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还不是因为没查到您家和徐家的关系?方木暗中腹诽,这话他可不敢直说。虽然君三少和自家爷关系匪浅,但君衍个人绝不代表君家。任何涉及到君家利益的,这位爷的口封得比密封袋还死。

方木告诉君三少,其实也没发生什么事,就是家里跑了一只猫,爷心情不好。

“啧啧啧!什么猫比饭团还撩人?把你家爷的魂都勾走了?”君衍笑着打趣,其实心里好奇得要命。

难道霍九卿金屋藏猫,另有新欢了?那他们家饭团怎么办?这可不行,饭团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

......

五分钟后,挂了电话,方木又进了九爷的书房,表情隐隐有些兴奋。爷料得果然没错,三少当真自己送上了门。

“他怎么说?”书桌前的人没有抬头,示意他直接汇报结果。

方木告诉他,提到徐家时,君衍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提到挂小金牌的猫时,对方反应极大,反复向他确认了好几遍小金牌上的图案和文字,后面就匆匆挂了电话。

对这个结果,霍九卿并不意外。方木不知道小金牌的门路,但他后面记起来了,君衍脖子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小金牌,只是刻字不一样。如果他没猜错,小金牌上的图案应该是君家族徽。堂堂一族身份代表,却落到了一只猫的手里,这事情就有点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