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言情 > 名门嫡女之独步惊华

更新时间:2019-12-03 14:15:11

名门嫡女之独步惊华 连载中

名门嫡女之独步惊华

来源:微阅云 作者:莫颜 分类:言情 主角:江舒歌上官聂

主角叫江舒歌上官聂的小说是《名门嫡女之独步惊华》,是作者莫颜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前,她是无限风光,武艺超绝的精英女保镖。穿越后,她成为受尽排挤的废柴女,丧失玄力一朝穿越,凤唳九天,名震京华!驭神兽,凝原力,通医毒之术,掌人神生死!她发誓:要让背叛欺辱过她的那些人,受尽折磨,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名门嫡女之独步惊华 第六章 回家 免费试读

大量的汗水从蒋舒歌的额头冒出,浸散在肩膀上的秀发,蒋舒歌就这样靠着那仅存的意志力撑着。

煎熬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便只见蒋舒歌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这个女人真是够可以的啊,这差到了极致的体质,要是换做其他人,可是早就承受不住这痛苦活生生的被折磨而死啊。玄武站在床边,眼中惊涛骇浪,蒋舒歌做的已经很好了,他十分庆幸玄武空间的传承人是蒋舒歌。

“水…”

过了一会儿,蒋舒歌悠悠转醒,她的声音十分的沙哑,已经干涸了很久了。

听到了这话的玄武连忙的把水递给了蒋舒歌。

“我这是洗髓成功了吗?”

“主人你看看你的脸。”说着玄武将镜子递给了蒋舒歌。

“好了?我的脸好了!”

“恭喜主人!”仅有的这四个字完全表达了玄武此时的心情,玄武勾了勾嘴角。

蒋舒歌听着也很是激动,自己的这番坚持还好没有被辜负,她拉开了被子的一角准备下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换了一件衣服。

“这衣服是怎么回事?”

玄武听罢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衣服可是放了有上百年了…当时蒋舒歌刚洗完髓,人处于现状,没办法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只能亲手给换衣服了。

玄武仔细一想,这话可不能说出去啊,要不果可是很严重的…

“是我变出来的,主人就将就穿着吧。”玄武脸不红,心不跳的忽悠着蒋舒歌。

这时的蒋舒歌已经沉浸在了洗髓成功的愉悦之中,也并没有怎么追究玄武这话的毛病。

“对了,我睡了多久?”蒋舒歌摸了摸头发,她坐在床边,等待着玄武的答复。

“一个时辰了,差不多是外面世界的一天吧。”

听到了这话的蒋舒歌惊了。一天?这儿的短短一个时辰竟然是外面世界的一天!这也太作弊了吧,不过她喜欢。

对了!她还差点儿给忘记了,御火还在外面呢,怕不是已经着急坏了吧。蒋舒歌敲了敲自个儿的脑门,她可不能在这偷着乐把蠢兔子给忘去一边了啊。

“从这儿怎么出去?”

“主人要出去吗?在脑海中想想就行了,进空间也是一样的。”

听着玄武这有些随心所欲的回答,蒋舒歌也不得不试一试了。

又是一阵眩晕…

“女人!你终于醒了!不是说好了今日一起回府的吗,真是急死我了,我可不是关心你,我是怕你死了连累到我自己。”

很明显的,御火的眼眶有些泛红,应该是着急透了吧,它有些别扭的揉了揉眼睛。

“诶?怎么回事?你的脸怎么好了?”

御火惊呼一声,蒋舒歌脸上的红斑消失,露出了她原本那张干净绝色的小脸。

“这事待会给你解释,火火真乖,现在就带你回家,但首先跟我来一个地方。”说罢,蒋舒歌把御火抱起,朝着它眨了眨眼。

“诶!”

紧随着御火的一声惊呼,蒋舒歌把它带进了玄武空间。

“主人,这是只兔子是个什么玩意儿?”

“啊,它是我的契约兽御火兔。”

“圣兽吗?勉勉强强配的上主人。”

落在地上的御火听着玄武和蒋舒歌的对话真的是气出了新天际。

“喂喂喂,这是哪?你是谁?居然口出狂言!”御火实在是不服气,可却不料对方是个比自己高一个级别。

“火儿,不闹,这儿玄武空间,捡来的。这是你神兽大哥玄武。”蒋舒歌拍了拍御火的脑袋,示意它安静儿点,真是太闹腾了。

听到这话的御火顿时就愣住了,本来想充一次老大,结果对方直接一点情面也不留。

“大哥,哈哈哈您就别跟小弟计较。”

该怂时就该怂,这简直跟蒋舒歌一模一样。

看着御火这样,蒋舒歌真是…她朝玄武点了点头,重新提起御火,回到了的现实中。

“怎么那么怂啊你,以后出去别说你是我的兽!小心拳头!”

蒋舒歌可真是算是丢尽了老脸,还记得当时玄武的脸色可是黑的能滴墨了。

“我…”

“我什么我,还不快去找绳子,准备回府。”

蒋舒歌从洞中出来后已经是下午了,天有些灰蒙蒙的好像要下雨了。

她单手抱着御火,用闲着的另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可真是累死她了,这藤绳也太不结实了吧,好几次都差点被她给扯断。这到底是蒋舒歌太重了还是…

“走,火儿我们回家。”

只见蒋舒歌挑了挑眉,看着没什么好怕的,可那眼神却暴露了一切,蒋舒歌这次回府,定要把曾经欺负过原主的人好好教训一遍。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

风吹起了蒋舒歌的长发,她抱着御火长扬而去…

煌之国帝都。

蒋舒歌身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脸上带着不知从哪弄来的面纱,手抱着一只紫眸兔子,看上去很是奇怪。

路人们都纷纷的投来奇异的眼神,可当他们仔细一看时,却发现这个女人可不就是那护国将军府里的小姐吗。

“哎呦喂,这不是咋们的嫡大小姐吗,平日里穿的乱七八糟的,怎么今个儿还更独特了,直接裹了一条烂布上街,还把面纱带着呢?也是,你这丑八怪也的确需要。”

这是吴府的小姐,吴槿。平日里没少跟蒋茱儿欺负她,那耀武扬威的样子在蒋舒歌眼里看来真的是蠢极了。

“是啊小姐,你瞧瞧她这副狼狈的模样,就连我们府里的那只大黄都过的比她好。”

那丫鬟的嘴脸简直就跟她的主子一模一样。

“女人,这两个丑八怪是谁啊?自言自语很好玩吗?”御火在蒋舒歌的怀里蹭了蹭,小声的说道。

蒋舒歌听着不免的勾了勾唇,她家的兔子嘴怎么就怎么毒呢?不过她喜欢。

“是哪儿的狗在乱叫?”

蒋舒歌顺了顺御火的毛,抬脚就要继续往前走。

“站住!你个小居然骂我是狗!”

只见那吴槿大声呵斥一声,拦住了蒋舒歌的路,她高傲的抬起了下颚,一脸蔑视的看着蒋舒歌。

“说你的名字了吗?让开。”

蒋舒歌并不想跟她多废话,只是微微的抬了抬眼皮,甚至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她。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小姐愿意评价你,那是抬举你,你不仅没有虚心接受,你还辱骂我们小姐,你的教养怎么这么差?不愧是。”

丫鬟双手抱着胸,一脸瞧不起人的模样看着蒋舒歌,她站在自家主子的身边,趾高气昂的用手指着蒋舒歌。

“啪!”的一声,蒋舒歌动手了,她毫不犹豫的给了丫鬟一巴掌。

给脸不要脸,麻烦。

“别当拦路狗,现在这世道的婢女都比主子嚣张了吗?护国将军府的地位现在也就这样了吗?连一个小小的吴家小姐都可以对嫡女说三道四。”

只见蒋舒歌在众目睽睽之下,面无表情的推开了正挡在她面前的吴槿。

蒋舒歌的这一系列举动,让吴槿瞪大了双眸。她很是吃惊,没想到的是,曾经一度被她欺负并且还不敢还手的,今日竟然敢反抗了。

不仅仅是她,就连围观的人们也都摸不着头脑了,这嫡小姐不是个丑八怪吗?

“蒋舒歌!你给我等着!”

不过蒋舒歌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吴槿一个小小的吴府小姐,平日里也就只能倚仗着蒋茱儿,如今蒋舒歌突然正常了,身为嫡小姐的她,吴槿又怎么能继续的欺负下去。

看来这事儿得去找茱儿商量一下了。她这样想着,不甘心的放下了狠话。

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声音使得蒋舒歌本来就烦躁的内心,此时此刻更加烦躁。

“女人,下雨了!本大人那雪白的毛发都被淋!”御火冲着蒋舒歌大声嚷嚷着,在她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

“不想死的话就闭嘴,马上就到了。”蒋舒歌皱了皱眉头,被淋湿的头发贴在了她的脸上,很不自在。

到底是为什么要把将军府建的这么远?麻烦死了…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