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言情 > 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

更新时间:2019-12-01 14:47:47

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 连载中

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火茵 分类:言情 主角:沈天婳玄霄

热门小说《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是火茵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天婳玄霄,内容主要讲述:上一世,她是医毒双绝的当世奇才;这一世却成了被庶妹抢了未婚夫的嫡出小姐。刚一穿越过来,就带着浑身恶臭,被妹妹们奚落不止,还被自己的未婚夫一巴掌扇倒在栏杆上,摔死了。现在,她既然来了,就由不得那些奸人在...展开

本书标签: 贵族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嗜血医妃:邪王盛宠小野妃 第二章 太子等于芦花鸡 免费试读

沈天婳落落大方站在众人面前,白色衣裙上的鲜红血液非但没让人觉得污浊,反而增添了几分雅致,犹如朵朵寒梅在冬雪中盛开。

她清了清嗓子:“我记得我们好像还未曾完婚,既然未曾完婚,又何来休书一说?”

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方手绢。沾着刚刚自己倒在地上留下的血,一边写一边念道:“退婚帖:今日沈天婳与秦广协议退婚,婚书庚帖退还,正式脱离婚姻关系。此系自愿,绝无反悔。至此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为欲有凭,特例此书。”

字字铿锵,如惊雷炸的旁边一阵轰然。

刚刚还死缠烂打,哭天喊地,宁可做妾也要嫁给太子的女子怎么说变就变了?

沈白莲给沈梦蝶递了个眼神,沈梦蝶会意便说道:“说的好听,到时候又回去找爹爹哭诉!”

沈天婳看了沈梦蝶一眼,又看向众人:“在场各位做个见证,我沈天婳决不违背此誓。若是违背,形同此玉!”

啪!

一声脆响。

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就这样摔了个粉碎。

这一举动不可谓不决绝!

那块玉佩是太子勾搭自己前身时送的定情信物,前身一直是若珍宝,平日里小心的用锦布包裹,生怕弄伤了一丝一毫。

现在,当着他的面,便将玉佩摔了个粉碎。白色的玉佩,在鲜红的血液中失去了颜色。

秦广感觉心里一阵憋屈,脸上青红交加。明明是他不要她了,怎么搞的好像自己才是被抛弃说的那一个。

她如此决绝,仿佛是早就想逃了一般。

为了面子,他就是在不舒服也不能表现出来。

他冷哼一声:“说的好!但愿你能做到!不要又像刚刚一般寻死觅活,甚至动手。从今天起,莲儿就是准太子妃了,你见到她最好行礼。”

听到这话,沈白莲眼里多了几分得意,嘴上却还羞涩的说道:“不用,不用,我跟姐姐之间不必这样。”

看到沈白莲得意的眼神,沈天婳只觉得有些可笑。

准太子妃?她曾经好像也是准太子妃呢?现在成了什么样?

今日芙蓉花,明日断肠草;以色示人者,能有几时好?

面对秦广这样绝情的男人,她又能好到几时?深陷悬崖,还不自知。甚至还得意,沾沾自喜,该是可悲呢?还是可笑?

沈梦蝶看了看,还想故意讥讽她,顺便吹捧太子,于是道:“太子殿下天人之资,是多少闺阁女子心中的倾慕对象。大姐是因为身患恶疾,自惭形秽,才羞愧到退婚的吧。”

沈天婳看了看沈梦蝶和太子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语重心长的说道:“很久以前,父亲大人给我买了一只鸡…”

她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着了。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受**疯掉了。

“那只鸡跟普通的鸡不同,非常漂亮,我非常喜欢。”

完了完了,这沈大小姐自说自话,看来真是疯掉了。

“可是后来吧,我妹妹也喜欢上了,怎么办呢?于是我便让给她了。为什么呢?因为它不过是一只鸡,就算再好看也只能算是一只芦花鸡。我毕竟不是母鸡,何必执着于于它呢…”

这话,算是让在场的人听明白了。

原来这沈大小姐不是在自说自话,发疯了,而是藏着机锋,讲出了一个重磅:太子等于芦花鸡!沈白莲等于母鸡!

旁边的人有人听懂了,碍于太子的颜面,强忍着憋笑,一张脸憋得通红。

沈白莲和秦广脸上犹如调色盘一般,色彩斑斓。

尤其是秦广,他瞪着一双眼,额上青筋微微暴起,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前去讲这个多次数落讽刺他的女人撕成碎末!但是他又什么都不能做,他若是动怒,岂不是验证了自己是沈天婳口中的芦花鸡?

沈梦蝶还在云里雾里,不知死活的问了一句:“什么芦花鸡,母鸡,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此话一出,秦广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不远处,树林中一个黑衣男子淡然而立,双手负在身后,一派王者风范。他眼如星辰,面目如画,就像一只矫捷的猎豹一般优雅,一双眼睛洞察着画舫发生的一切。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穿着湖蓝色长衫的男子。男子模样清秀,眉宇间尚有几分稚气,他灿烂一笑道:“哈哈,二哥,我觉得太子这次要被气死了。”

“嗯。”男子漫不经心的应声,眼睛却在那个白衣女子身上流转。

她,似乎跟传言不太一样。都言沈将军家的嫡出大小姐是个草包,为人懦弱。现在看来,一点不实。

那一张秀气殷红的小嘴,分明有气死人补偿命的本事。

湖蓝色长衫的男子想了想说道:“据说这个女人身上散发着极其浓烈的恶臭,也难怪太子会不要她。若是我,我也不敢要。你想啊,长得丑还能拿面纱挡挡,这臭味怎么办?我会吃不下饭的!”

黑衣男子眉宇轻挑,只是淡淡一句:“小六,她毕竟是女子,注意你的言辞。”

“…”

小六有些无语,那么多娇柔美貌的女子,二哥都没有出言袒护,竟然对这样的一个女子出言袒护。

他,可不想要个浑身臭气的嫂子!不过这么远远看着,嗅不到那股味道,觉着这个女子还是挺漂亮的。

“若是我喜欢的女子,即便是她浑身恶臭我也不会再意。”黑衣男子淡淡说道:“若是她在意,就是废了这嗅觉,又如何?”

小六下了一跳,惊叫道:“咦咦咦!二哥,你不是来真的吧?”

“我只是做个假设。我让你注意言辞只是因为,这个女子,不卑不亢,聪明睿智,值得尊重。”

黑衣男子淡淡道,将一封书信塞进怀中,眯起双眼看着画舫上的白衣女子。

女子白衣胜雪,鲜血染就点点寒梅,淡然而立,带着几分优雅与圣洁。就好像阳光下的瀑布,辉光耀眼,让人撇不开目光。

黑衣男子沉默了一会道:“今日将军府恐怕不会太平静,防卫也会适当松懈一些,准备按计划行事。”

小六听见正事,恢复了正常神态,认真的应声道:“嗯。”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