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言情 > 一纸婚书替嫁千金有点甜

更新时间:2019-11-11 12:55:10

一纸婚书替嫁千金有点甜 已完结

一纸婚书替嫁千金有点甜

来源:微小宝 作者:陌上雪夜 分类:言情 主角:霍泽琛沈尧冰

主角叫霍泽琛沈尧冰的小说叫做《一纸婚书替嫁千金有点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陌上雪夜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沈萱可不满霍泽琛是个残废而拒绝嫁给他,无奈之下,沈家只好将养女沈尧冰嫁了过去。知道新娘变人,早就调查清楚的霍泽琛甚为满意。大婚当天,沈尧冰盛装出席,轰动全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纸婚书替嫁千金有点甜 第四章 帮我洗澡 免费试读

沈萱可在远远的地方就看到了这一切,稍微想了想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她轻哼了一声,用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不停奚落道:“连个都守不住,真是丢人!”

“啪—”

沈尧冰本就心情不快,现下又听到这番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当下想也没有多想,站起身,直接扬手狠狠给了面前女人一巴掌。

沈萱可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被打的脸颊,不敢相信地说道:“你…你竟然敢打我?”

沈尧冰冷眼看着她,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因为你欠打!”

说完,拿着包包直接走了。

等到她出了门,沈萱可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地盯着女人的背影,眼眸中的火好似要喷出来一般。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那端很快就接通。

她挤出了两滴眼泪,楚楚可怜道:“妈,呜呜呜,妹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了我…”

沈尧冰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只好一个人回到了霍家,而霍泽琛并没有回来。

“嗡嗡嗡—”

刚进房间,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沈母。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听起来。

“尧冰,这人啊,还是不能忘本。你不忙的话,明天回家来吃个饭吧。”沈母阴阳怪气地说着,语气更像是命令。

沈尧冰沉默了一会儿,应声道:“好。”

她自然知道,这次的“鸿门宴”是逃不过去了。

“砰砰砰—”

迷迷糊糊听到外面传来的声响,沈尧冰渐渐清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等霍泽琛等的都在沙发上睡着了,而他还没有回来。

揉了揉眼里,她站起身,走过去,打开门。

酒气一下子扑鼻而来。

霍泽琛满脸的醉意,明显喝了不少的酒。

“也不知道少爷这是去哪里了,喝这么多的酒,还是别人帮忙给送回来的呢!”将人送到房间门口的管家面露担忧。

“没事,谢谢,剩下的交给我吧。”

沈尧冰客气地笑了笑,接着便走过去,将霍泽琛推了进来,关上门。

闻到男人身上尽是女人的香水味,十分刺鼻,她不悦地皱了皱眉。

房间里面只剩下两个人,霍泽琛便不再隐藏,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他什么解释都没有,跌跌撞撞地打开浴室的灯,径直走了进去。

沈尧冰见他身上酒气冲天,脸上的醉意也很是明显,有些不太放心,便跟着站在了门口。

“愣在那里干什么?进来帮我洗澡!”

霍泽琛转身看了沈尧冰一眼,蛮横地命令道。

沈尧冰满脸嫌弃,双手交叉环胸抱着,撇开脑袋,拒绝道:“不要,我有那个义务伺候你吗?”

霍泽琛脸色阴沉地盯着她,沈尧冰毫不示弱。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

然而,下一秒,霍泽琛突然瘪下了嘴角,像个小孩子一样,故意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往浴缸里面放水,赌气道:“哼,那我自己洗。”

话才刚刚说完,就发现自己衣服还没有脱,便想要脱掉上衣。

但是显然醉的不轻,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弄得浑身乱七八糟的。

沈尧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叹了一口气,妥协地走进去,帮忙。

“我来。”

她扶住他的肩膀,示意他站稳,下一秒很顺利地脱掉了上衣。

接着脱掉裤子,沈尧冰转过身,背对着她,讪讪道:“剩下的你自己脱,进去浴缸里。”

好在这个男人喝醉的时候还算是老实听话,除了变得有些像小孩子,其他倒是没有什么。

不一会儿,听见些许动静后,沈尧冰回过身,见男人已经的身体已经尽数没入浴缸的水中,便关上水龙头,蹲下身,帮忙洗澡。

她的视线一路往下,快到腰间的时候,慌忙移开了眼睛,转过脑袋。

“这里,你自己来吧。”说着,便想要将手从浴缸中抽出来。

因为毕竟男女有别,所以沈尧冰也没有多想,脱底裤的时候都是让他自己来的,现下当然没可能如此大胆的帮这个忙。

不料霍泽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伸向胯间,声音有几分沙哑道:“我要你帮我!”

沈尧冰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已经炙热一片,烫的她连忙就想要收回手,却是被男人紧紧握住。

“你…你干什么?”

迫不得已,沈尧冰转过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脸色红的好似火烧一般。

“你说呢?”霍泽琛语气暧昧,眼眸中闪烁着某种精光。

沈尧冰不知所措地摇着头,视线尽量向上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不…我不要…”

霍泽琛突然笑出了声,“当然是洗澡,你在想什么?”

沈尧冰对上那双满是笑意的眼眸,终于明白过来是被耍了,顿时恼羞成怒道:“混蛋,流氓!”

她咬了咬牙,也顾不得其他什么,恨恨将手用力抽了出来,溅起了不少的水花,淋到身上,一大片。

“都怪你!”她抬起头,恼恨地瞪了霍泽琛一眼,却发现后者的眼神愈发的不太对劲,顺着视线看过去,竟见自己的衣服被水淋了过后,变得十分透明。

沈尧冰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捂住胸口,正准备转身离开,却见霍泽琛直接从浴缸中站了起来,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站定在原地,不敢动。

紧接着,她整个人被拦腰横抱起来,下一秒,便陷入了温水中。

沈尧冰反应性地睁开双眸,见自己竟然被霍泽琛拎到了浴缸中,慌忙就想要起身离开。

霍泽琛哪里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她,抓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拉,人便倒在了自己的胸膛前。

沈尧冰想要站起身,手却正好撑在了那人的胸口上,抬起头,对上男人的双眸,里面的欲望汹涌滚,心底惊了惊,一时间很是不知所措。

霍泽琛搂紧了怀中人儿纤细的腰肢。

灯光下,女人乌黑的发丝被水淋湿,凌乱地散开,不施粉黛的脸颊透着微微的分红,眼眸中好似闪烁着某种光彩,这样的诱惑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不可抵挡的,更别提还是自己的新婚妻子。

霍泽琛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滑动着,再也忍耐不住,低头,深深吻了下去。

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最终还是难逃被吃干抹净的结局。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霍泽琛晃晃悠悠地起身,脸上的醉意没有完全退去,捞起累的不行的沈尧冰,走到床边,将她丢了上去。

霍泽琛穿上衣服好,顺势关上灯,还特地在附近关上了什么东西。

早就穿好衣服躺在床上的沈尧冰有些疑惑,想到刚刚一瞬间看到的红色,猛地反应过来。

该不会,这个男人关的是针孔摄像头吧?

想到霍家的复杂,以及这个男人身处的位置,越发的觉得十分有可能。

而他刚刚的动作,显然就是将摄像头关上。

霍泽琛面无表情地回到床上,躺了下来。

感受到身旁传来的酒气,沈尧冰下意识地离远了一些。

“我说,沈二小姐,你为什么会答应嫁给我?结婚之前,对于我的了解,你应该也是只限于双腿瘫痪吧?”

黑暗中,霍泽琛突然出声,让人分不清他到底是清醒的,还是醉着的。

沈尧冰眨了眨眼睛,不等她回答,男人便接着说下去。

“你是沈家刻意派来报仇的?”

疑问句,带着隐隐的试探。

众所周知,当初他父母在一场商业斗争中打败了沈家,而沈家到现在都没完全恢复过来。

沈尧冰冷哼了一声,反驳:“若是如此,那么现在,你双腿健全的事情早就暴露出去了。”

想了想,她又道:“我只是一个代嫁而已,就这么简单。”

然而,等了许久,身旁都再没有回应。

沈尧冰只当时霍泽琛睡着了,便没有再深究,闭上双眸,缓缓进入梦乡。

半夜,本就睡的不是很深的沈尧冰隐约听见身旁传来的动静,顿时清醒了不少,发现是霍泽琛起来开电脑,她便没有睁开眼睛。

然而,那边时不时有视线投注过来,她自然也明白是这个男人有意无意地在防着她,索性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装作熟睡的样子。

反正对于这些事,她也没有丝毫兴趣。

不消一会儿,她再次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沈尧冰准备要回沈家,霍泽琛原本是要陪着的,但是临时有事,只得让她一个人回去。

车上,沈尧冰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季嫣然的脸庞。

霍泽琛的有事,是否还是因为这个女人?

想到这里,心口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了,闷的难受。

不一会儿,车子便在沈家大门停了下来。

下了车,沈尧冰抬脚便从里面走去。

见她是一个人回来了,没有顾忌了的沈母轻轻哼了一声,“尧冰,你就算结婚了,终究还是沈家的孩子,这长幼之分,还是得清楚的。”

明显是在指责她昨天打了沈萱可那一巴掌。

沈尧冰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到了吃饭的时间,沈尧冰洗了手后,便直接入了座。

沈母瞥了她一眼,不悦道:“干坐着等?还不去厨房帮忙端菜?”

沈尧冰低垂着眼眸,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走进了厨房。

沈萱可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一切,只觉得大快人心。

菜都上齐后,沈尧冰这才重新坐了回去。

“喏,尧冰,帮我盛碗汤吧。”沈萱可一边说着,一边将碗递过去。

明摆着是拿她当下人使唤。

可是即便明白这一点,看在沈父的面子上,不想添麻烦让他为难的沈尧冰只好忍耐下来,照做。

沈萱可接过装好的递来的汤,佯装手抖,一个不小心洒到了沈尧冰的手背上。

还好汤汁并不是特别的烫,但是沈尧冰依旧疼的皱了皱眉,手背立刻通红一片。

“哎呀,我真是不小心。”

话是这么说,但是沈萱可眼眸中是明显的得意色彩。

沈父见状,连忙上前,训斥了一句后,带着沈尧冰进了厨房,用冰水冲洗手背。

见父亲如此,沈尧冰吸了吸鼻子,将心中的委屈强行压了下去。

一餐饭,吃的很不是滋味。

吃饱后,沈尧冰便随便找了个理由,直接离开了。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