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玄幻 > 亘古至尊

更新时间:2019-11-11 12:54:50

亘古至尊 已完结

亘古至尊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古言公子 分类:玄幻 主角:空破尘赫天霜

主角叫空破尘赫天霜的小说叫做《亘古至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古言公子创作的玄幻修仙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灭族之灾,侥幸余生的少年获得穿越数千年的寄托,一步踏入了这个怪光陆离的世界,无数邪道魔王纷纷现世霍乱天下,一场贯穿三十三天的阴谋渐渐揭开,而这少年就是中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亘古至尊 第二章 狼骑空海流 免费试读

天尊年间二月四日初,对这珈蓝大陆上的民众们而言,再也普通不过。

对于空破尘来讲,也不过是普通的,日渐绝望的一天。

自姐姐婚礼暴起将自己救出,已过了数月有余。

而此时空破尘所在之处,正是当日婚礼巨变,自己被传送到的地方,剪沙海滩。

剪沙一名由当地居民而起,这片海滩虽然常年起不了浪,但一浪一浪的慢慢拍打,却是将这沙滩拍打的异常规整平坦,叫人望上去就觉得干净舒适,故得名剪沙。

但此时跪在这片沙滩上的空破尘却根本感受不到一丝宁静。

几个月前,自己这个被姐姐用命换出的废人,在这片和溟城完全相反方向,大陆最南方的海滩上被村民救起,历时一月多,虽然外伤好的七七八八,也落下了不少。

丹田,经脉等自然不用说,原先以灵气凝练的窍穴也全部被震散。

他的嘴里的钢钉虽然被好心的村民拔出,尽心医治,但也落下了终身,不但无法说话,毫无疑问,要活下去,空破尘只能依靠流食。

他不甘心,但是挖空脑海,他也想不出究竟谁还能治他这个废人。

自他伤势好了些,他就帮着救他的农家挑挑担子,粗浅的农活。他原来在家族的时候有时也会帮忙做一点点杂活,虽然大多数不过是年少犯了错事之后的惩罚,但是好在他当时够皮,现在操练起这些基本农活来也算是顺手。

想到这里,他觉得他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毕竟就他现在下半张脸上的伤势,确实不大好分辨笑容了。

下雨了,空破尘还是第一次见这温暖的南方下雨。

自己现在一个满身疮疤的人,可不能被这雨再淋一遍,那可能要了他的命。

空破尘起身一瘸一瘸的躲向沙滩后方的芭蕉树,凭他现在的脚程,根本不可能在被雨淋湿之前赶回农家。

冰冷的雨滴随性的飘着,这搞的空破尘腰很痛。

他现在要坐下有些困难,好像是腰里有碎骨头还没取出来,一般都是农家里小姑娘会扶他一把。

好在他现在习惯性的伸手一扶,居然也扶到了可以支撑他的东西。

一块老的要死的大石板,被一些杂草盖着,故而空破尘之前进芭蕉林时硬是没有看见。

等顺利坐下之后,空破尘略好奇的扒了扒这块被杂草盖了个严实的大板子。

但是这上面也没有什么铭文雕刻,只是形状方方正正,插在了这个芭蕉林里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罢了,也没哪户人家会把坟埋到这种奇怪的地方,空破尘不做他想,慢慢的将自己的上身靠在了石板上。

这雨还是不停,拍碎在这些芭蕉林之上,又顺着宽厚的叶子,冰冷的打在空破尘身上。

命运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很讽刺,曾经那个在溟城被所有人期待着,美誉为千年一见的奇才,今天可能会因为一场小雨伤势恶化一命呜呼。

空破尘靠着石板,艰难的盘起腿,开始打坐运行周天。

自从被废,逃出生天之后,他已经试了很多次,就算打心底里知道一丝灵气也不可能聚起,他也已经试了很多次,很多次。

眼下若是能运练出几分灵气,自然能挡住这几滴雨,保他万全。他想试试,纵然已经试过千万遍。

依旧空空如也,不要说没能凝聚半分灵气,断裂的脉络中只有刻苦铭心的痛意传来。

空破尘双拳紧攥,也许有几分是因为疼痛。

他不甘心,就像是有一座大山,有一片江海,生生的压在他的身上。

他忽然好想家,那个已经不复存在的家。

那里会有天天逼他练功的父亲,看他挨打护着他的母亲,每次吃饭都要吃五碗饭的大哥,每天课后带着他满山谷疯玩的姐姐。

他又想起那场布满红色的婚礼。

“记住,我自绝尘去,天海无我踪。”

空破尘想要大喊,哪怕现在的他只能发出呼噜呼噜的怪声。

这句话在他的脑海里转了了千百遍,他一遍又一遍的默念,像是着了魔一般。

他发了疯想从这句话中琢磨出什么来,哪怕他自小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

而他却没发现,背靠着的石板正在逐渐变烫,随着他口中的喃喃声,随着他心里的默念,越来越烫。

一声轰鸣,一朵炫光忽然在这芭蕉林中炸开。树也好,雨也好,风也好,忽然被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排开。

而就在石板碎裂炸开的一瞬间,空破尘同样不能幸免,这股无上巨力将他的躯体轰的粉碎!

但他还没死,又或者说,在这一刹那,他的意识还没有散去。

他只觉的眼前华光浮影不绝,人来人往,纵使此时他的躯体已经化为灰尘。

他看到的是一段段的记忆!

这记忆破碎零散,但其中的主角,和父亲,大哥的眉眼之间像足了七分!

那是一座极尽富丽堂皇的仙宫,一名身披赤橙色法袍的中年人正在其中来回渡步,显得十分焦心。而那名相貌如同大哥一般的人正在殿下跪着。

“你我征战多年,日夜浴血,足百年有余,今日,珈蓝域界终于一统。雨兄,我知道你不喜欢荣华富贵,可你连这九天城里的封地都不要,难道就那么不想陪着我么?”

这身皮黄袍之人居然是曾经的龙夏皇朝开国之人,荒龙商!空破尘心中一惊,珈蓝域界,含三十三天七十多块大陆,一统珈蓝,自古以来唯荒龙商一人成就过!

只见殿下那身披黑袍的人似乎是忽然憋不住笑一般,忍不住抖了两下,随后用含着笑意的声音说道,“噗,陪你喝酒聊天看美女我行,你叫我陪你日理朝政批改文书啊?读书写字还是你教我的呢!”

“你!唉,早知道这仙帝之位,找李仁傲来做!你们一个个倒好,圣道五天,给我跑的一个不剩!”荒龙商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捶胸顿足,仿佛错失千金一般。

正当空破尘还在讶异这名声显赫的荒龙商竟然也有这样少年人痴态的时候,眼前画面忽然又是一转。

一座漆黑阴森的古楼,一名老妪与之前荒龙商称之为雨兄的黑袍人,并肩站在这塔顶望着即将升起的黎明。

“尊者修为傲绝天榜榜首,万夫莫敌,这终焉大劫,还得仰仗尊者。”老妪颤颤巍巍,瞧着那片黎明之光,神情异常严肃。

“陌婆婆放心,小子知晓了。”这黑袍尊者顿了顿,又沉吟道,“只愿这千百年后,我的传人,是个心怀天下,怒而抽刀的人。”

随着两人眼前的初阳渐渐升起,一阵白光而过,待空破尘再看,眼前又是一番景色。

正是剪沙海滩!

那名黑袍尊者依然画面中,却是换上了一头白发。

他面前插着一块石板,背靠杂草,甚为不起眼。

“老夫游历大陆三十余年,终于寻得一法,可将老夫神兵埋于此处。据陌婆婆推演,你终究会找到这枚石板。而老夫将我纵横天下之传承,狼骑空海流埋藏于此,仅将一点刀法心得,皮毛之术拿出来,作个空海流为传承。”

老头默然一转身,回头看着那片碧蓝汪洋。

“照说,珈蓝域界已经太平,杀伐已尽,老夫既然卸甲归田,这功法也不应当再留于世,免得再起祸端。”

“可是这终焉大劫还是得有人扛,纷争本来也只会暂熄。”

老人忽然看向了空破尘意识所在之位,双目里精光暴闪,直叫空破尘好似出了一身冷汗。

“这大劫如何起,如何终,我不知道。你要怎么做,想怎么做,我管不着。只愿你无悔无怨,豪杰一生!”

话音刚落,空破尘只觉意识暴震,一切景象都变得如此模糊,但眼前的的光好似被无限拉长,又揉捏在一起。

空破尘的身躯再一次凝结出现!他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手臂,双手双腿,乃至呼吸!

默默的紧握双拳,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澎湃之力流走在躯体之间!

他睁开眼,眼前还是那片沙滩,还是石碑的那一瞬间!而他,就凭借着双腿站立在这刚刚粉碎的石碑前,碎片还未在空中散开。

随着能量四散而去,轰鸣声起,这雨,这风,这沙统统被轰开,一个大坑形成,伴着浓烈的黑烟,若隐若现。

而穿透这层黑烟的,是这天地间久违了数月之多的怒嚎!

这天!这地!这一局!我空破尘!还有得玩!

海水,冰凉而黑暗,八方巨力扑面而来。

此时的空破尘深潜于海水之下,空破尘在等。

也等这真气自五脏六腑之间的循环汇集,也等这复仇之时的到来。

不久前,空破尘于无字石碑之处获得传承,得以重铸残躯,修为更是暴涨一大境界,直达练气境,但若想凭借着区区练气境复仇,绝对是不智中的不智。

当日天琦古城之中,空破尘于苏稽短短一交手便发觉对方实力远压自己数个境界,而之后空小鱼婚礼暴起一刀,以她化羽期的手段,竟是被随手挡下。

苏稽自天琦城之变后,实力必然在化羽后期之上。要知道,同境界虽然会有一定差距,但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松写意化去对手一击。

神动境!苏稽竟然是凭借这八方鬼王阵直达神动境!

这是什么样的逆天功法?溟城数百年积累,也只有城主清风溟,一人成就神动境!

凡尘之中五大境界,凝神,练气,破虚,化羽,神动。

其中,凝神境凝练精气神,四肢通达,再辅一些武学技法,百人可斩。

练气境练天地之气为己所用,神通初现,数倍于凝神境。

破虚境破天地万象为己用,惊雷也罢,烈火也罢,随意而起,千军中肆意纵横。

化羽境化己身为万象,所立之处既是领域,万夫莫敌。

神动境,天地法则常理皆不可束,一招一式之中异象所生,仅风波所至,即是山崩地裂!

这复仇之路,还有得走。

但空破尘心中却是一丝迷茫也未曾有过,要论其由,便是重塑他肉身的绝世功法,狼骑空海流!

世上功法林林总总,所能成就境界不一而足,曾有修士想要立下品级之分,但无奈这世上功法太过庞杂,实在无力分级,其中原因有二。

其一,所著功法之人境界不一,且不能决定功法好坏。诚然,境界越高之人所著的修炼妙法,固然更具威力,所成境界可能能也会更高。但世上却也有通读一片凡人词句境界修为暴涨之例。

其二,修法之人资质,天赋,悟性,适配度不一。有人练一门法决,顺风顺水,修为甚至能暴涨至撰写功法之人其上。也有人苦修绝世功法,莫说练气,凝神也可谓难于登天。

但唯有一种功法特质可谓绝世功法之标杆,放之天下人皆准!

这正是所谓的,秘传。

寻常功法讲究按部就班,或者自成体系,又或者以武学章要为重,轻了修炼根基之论。

而所谓的秘传,却是摒弃这些繁杂之物力求极端的一种修炼方法,不依靠文字记述,不依赖外物**锻炼。

秘传,是可以由后人自己续写的功法!

那仅仅是古人前辈所留下的一种意识能量,记载他所创之学心得感悟,但如果仅仅如此,便称不上秘传,称不上绝世!

前人所留的心得体悟玄之又玄,乃是他一生修行画龙点睛之笔,道行境界之精华,秘传之法就是将这一切浓缩为一粒种子,通过意识的直接植入,待其自己生根发芽。

一套秘传功法所呈现出来的武技等等可能全然不同,但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它必然比上一代强!

随着时光流转,时过境迁,秘传功法会毫无疑问的改良,前人所留下的每一道感悟,每一次突破,每一个武技,都会被继承,再一次进化!

正所谓,凡尘之下,神动为王。同境之中,秘传为尊!

苏稽之功法逆天行事,一夜之间成就神动固然可怕,但正因为一蹴而就,决计不会是秘传。

而秘传功法,非神动境不可创。创下狼骑空海流的空家前辈,毫无疑问是神动境高手。

也就是说,只要空破尘不中途陨落,凭借这狼骑空海流,莫要说神动指日可待,他日与苏稽同境之时,便是苏稽家破人亡之时!

此时的空破尘浮于剪沙海滩向南三里之处深海之中,运行周天,炼化这深海之气。

狼骑空海流,正是主修深海之法则,运四海之凶气以强己身,辅以群狼狼首奔袭之姿所悟之身法,以袭杀,爆发为长的绝世秘传。

空破尘将体内真气运行了足足三次周天,凝神聚气,蓄势待发!

今天,便是一试狼骑空海流之威的时候!

意动,身随!狼骑空海流身法,空海绝影!

一霎之间,只觉暗流,暗潮四起,空破尘竟然是在这深海之中,瞬间突进数百米!

这水中阻力之大,寻常游动,伸展四肢都已经迟缓很多,更莫论这已经深的泛黑的深海之中,有何等的压强!

空破尘身形一顿,回头望去,所来之路径上竟然是众多死鱼漂浮,更有甚者甚至被撕裂躯体,扯成了碎块!

这一招,若是在陆上运用,该是何等光景!

空破尘心中暗暗振奋,但同时也惊出一身冷汗。

一是这狼骑空海流身法如此惊世骇俗,二是这消耗竟然如此恐怖!

不错,空破尘三周天之功所聚的真气,竟然瞬间消耗一空!若是行功之时,空破尘真气所聚,无需再这水中换气也可以安然自得,但眼下情况却是大难临头。

空破尘赶忙顺手捞了一条刚刚被冲撞致死的大鱼,连忙向上浮去。

只觉周围黑潮逐渐褪去,四周压力缓缓下降,但是肺中之紧迫感却是越来越重。

好在他水性还算不错,手脚并用,连蹬带划,最后还是在最后关头破水而出。

“呼啊~~~~!”

空破尘只觉得一阵晕眩,连忙把手搭上了旁边的渔船。

“哟,小雨哥,还算是知道上来,我们还道你随着龙王去取龙宫潇洒,不回来了呢!”船上一条大汉侧移一步,甩了一条面巾给空破尘。

这小雨哥,叫的正是空破尘。

前些日子得了传承后,空破城并未离开村子,一是怀着报恩之心,二是修炼未果,不好妄动。这溟城虽离此地相隔极远,但并未可知眼下苏稽做了什么安排,可有追踪到自己的传送法器,若是追兵已至,自己留下一村老弱任他人宰割,极为不妥。

但自己重塑肉身引起的异相过大,此事难以遮掩,也不能自己报上名号等敌人上门。

故而化名为小雨,伪装成路过的散修人士,因为破关不慎损毁沙滩,所以于此村逗留劳作以作补偿。

虽然村里的老少爷们也奇怪这修法,怎么会练得一会残废一会又如个健全人一般,但也知道这修炼登天之法玄奇,不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揣摩的,也只是当做聊天吹牛时的奇谈。

至于为何化名为小雨嘛,那就和空家前辈留在石碑地下的神兵有关了。

原来这所谓的神兵,竟然是一份名录,和他当年随龙皇征战珈蓝时所用的腰牌。

名录上所书极简,唯五人名。

商七,李仁傲,凌天霁,辛墟落,空城雨。而这腰牌上所铸,正是空城雨三个大字!

之前重塑肉身之前,空破尘所见之记忆中曾经提过,龙夏皇朝开国建业时,曾有五位修士,称之为圣道五天。

但正史之中,却并无圣道五天的记载。

结合所见之记忆,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圣道五天皆尽解甲归田,而这抹去的记录,怕也是为了终焉大劫做准备。

这五个人名,空城雨毫无疑问是自己空家先辈。剩下四人,恐怕就是其余五龙将中的四人。

而留下这两件物事,用意已经呼之欲出。集圣道五天后人,应对这千年大劫!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