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仙侠 > 落日楼兰

更新时间:2019-10-12 14:03:36

落日楼兰 已完结

落日楼兰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十八猫 分类:仙侠 主角:陈瑜陈瑕

主人公叫陈瑜陈瑕的小说是《落日楼兰》,本小说的作者是十八猫创作的武侠仙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漠风沙如刀,曾经的繁华之地竟敌不过百年的变迁,换做是人想必也是如此。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一个聪慧,一个鲁钝,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却同样不能回头。为了拯救精绝国的公主,兄弟二人终于决定联手抗敌。五百...展开

本书标签: 女强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落日楼兰 3、风雪一梦 免费试读

楼兰,西域三十六古国之一,去长安六千一百里,汉代西出阳关第一国,也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自汉武帝时张骞出使西域,楼兰对汉称臣,后改名为鄯善,迁都扜泥城。

陈睦见那石碑上写的明白,不由得心中一动,“楼兰迁都已近百年之久,没想到荒废成这个样子。”

转念一想:大漠风沙如刀,曾经的繁华之地竟敌不过百年的变迁,换做是人,想必也是如此。自己空有神僧舍利子,纵然可以长生不死,但又岂能留得住与萍妹的那些厮守岁月?

他见怀中的妻子已然气息全无,竟然在怀中静静死去,那腹中胎儿定然也随着母亲去了,心中万分悲痛,他抱着妻子款步走到一处避风的所在,又将身上的征袍解下,铺在沙地上,将银萍的尸身在上面平平放好,喃喃说道:“萍妹,你等一等,我定然救你回来。”

寒风从屋顶吹过,好似鬼域的低吼,呜咽作响。陈睦抬头忘了一眼头顶的破洞,终于狠了狠心,向天祷告:“若是萍妹死而复生,我陈睦宁愿把性命交给你。”

说完,陈睦盘膝而坐,吸了一口满是沙尘与血腥味的空气,再把这口空气一直压向腹中,丹田处一股热流由下自上而起,猛然间小腹一片光明,里面不知何物,不过鹌鹑蛋的大小,烁烁放光,将五脏六腑也照得如水样通透。

那东西缓缓上移,陈睦只痛得浑身抽搐,却依旧把它向上逼去,他知道时间过去这么久,神僧舍利子已经在腹内入肉生根,化为内丹,现在把它硬生生逼出来,定然牵扯得体内肝肠寸断,但是为了挚爱之人,这些痛苦,却必须承受。

舍利子所经之处,便要冲破器脏,带着许多的说不清也道不明的血管、筋肉,一起向上涌,把五脏六腑也撕扯得千形万状,再重新恢复如初。只要舍利子在体内,陈睦就不会立即便死,除了淳于炎之外,没人知道能置他于死地的方法,尽管如此,这个过程却绝非常人能够忍受。足足一个时辰,陈睦才将神僧舍利子吐出体外,而此时的陈睦觉得灵魂仿佛已经被抽空了一般,夜凉如水,寒风凛冽,他的汗水却已经把外衣湿透。

缓了一缓,他才将妻子衣服解开,抽出弯刀,在她腹部切开了一个小小缺口,轻声说道:“萍妹,你现在不能吞噬此物,我也只能如此,你千万不要怪我。”

说着话,他颤抖着将舍利子顶在妻子的伤口处,用最后一丝真力将它缓缓按入。那舍利子再沾鲜血,立即光芒暴涨,直把女人里面的情况也照得一清二楚,骨骼、胎儿、乃至于胎儿的血肉也一览无余,其间奇丽的肌纹隐约而现,舍利子入腹,激荡得腹内水影荡漾,千古奇景,简直闻所未闻。

随着银萍一声嘤咛,那胎儿竟然也被舍利子神光所感,本来已经胎死腹中,此时有意无意地抽动了一下小手。

陈睦这才放下心来,放弃神僧舍利子,换回她们母子二人的性命,这个决定实在是太对了。只是到了这个时候,陈睦自己却再也坚持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抓着银萍的手,趴在了她柔软的腹上,人事不知。

他虽然倒下,银萍却悠悠醒来,只觉得腹中疼痛,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所有的力气似乎都在向下使去,迷迷糊糊中只听得一阵阵婴儿啼哭之声。她已经不知是魂归地府,还是尚在人间,但那婴孩的哭声在寒夜里却分外响亮。

忽觉胯间暖暖的似有一物。一弯月牙从屋顶的破洞里探出头来,她才陡然惊觉,借着月光望去,不禁失声痛哭,原来腹中胎儿已在这患难流离之际出世了。她急忙抱起孩儿,还来不及惊喜,小腹便又突然一阵剧痛,这次珠胎暗结,竟然是怀了一对。

她本就体质过人,又有神僧舍利子助力,糊里糊涂中又产一子。良久之后,恢复意识,望着一对双胞胎,喜极而泣,那两个孩子一模一样,全都眉清目秀,难分彼此,但哭声在这如鬼域一般的楼兰城里,回荡不休,生命力何其顽强?

银萍用弯刀挑断脐带,将两个孩子贴心报在怀里。她一次生两子,本来已经极为虚弱,但一见到两个孩子,顿时便有了莫大的力气,挣扎着爬起,扯过身下的袍子,将两个孩子裹住,再见陈睦面色惨白,自己的腹部有一处刀疤,便已经知道,是丈夫把他的以后的寿命全都拿来救了自己与孩儿,再想到孔雀庄已经被夷为平地,自己家破人亡,银萍不禁悲喜交集,忍不住随着两个孩子一起,放声大哭。

大漠的冬,今年来得特别早,陈睦再次醒来之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只见漫天的鹅毛飞絮,黄沙也被白雪覆盖,天与地,仿佛在一梦之后从金甲换成了银装。尽管冷意逼人,却给他一种一样的感觉。

银萍躺在他的身边,后背靠着他的手臂,陈睦猛然惊坐而起,“萍妹,萍妹......你别死......”

银萍回过头来,甜甜一笑,“小声些,孩子刚刚睡下。”

陈睦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你们没事就好......”猛一抬头,不禁眉头紧锁,“萍妹......”

“怎么了?”

陈睦又缓缓地摇了摇头,“没什么......你把孩子抱来我看。”

原来适才陈睦通过舍利子,看到妻子腹中胎儿,当时只有一子,却不知什么原因,银萍居然生了两个儿子。陈睦把两个孩子打量一番,分辨不出有什么差异来。一来是一家人大难不死,二来,毕竟是喜得贵子,陈睦虽然觉得惊异,也并没有如何多想,也许昨晚重伤,意识模糊之际,看错了也是有可能的。

他犹豫了一下,将其中一个孩子的小指咬下一截,那孩子痛得大哭,他这一哭,惹得旁边熟睡的另一个也跟着放声嚎啕。

银萍惊道:“你这是何意?”

陈睦望着屋顶的飞雪,叹道:“人生在世,哪能世事如意?这两个娃娃出生的太不是时候,险些害了你我的性命,有些劫数终究是要经历的,我咬断他们的手指,便是应劫。血流了,劫数满了,他们才能平安长大。”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