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穿越 > 远古种田:撩汉开荒生包子

更新时间:2019-10-12 12:32:54

远古种田:撩汉开荒生包子 已完结

远古种田:撩汉开荒生包子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临溪而渔 分类:穿越 主角:云真真白杨

独家小说《远古种田:撩汉开荒生包子》由临溪而渔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真真白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云真真去攀岩,意外坠落,竟然穿越到了远古时代!穿衣近裸奔,吃饭靠采集,睡在茅草棚,走路靠步量,还没有文字、语言不通!可这些在强烈的求生欲面前,就是刺激云真真发愤图强的动力!开荒种田,白手起家,顺便还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远古种田:撩汉开荒生包子 第五章过客 免费试读

香喷喷的肉汤让她的肚子咕噜噜叫起来,反正来自天女的东西肯定不是坏东西,她半点迟疑都没有,端着碗一饮而尽。

部落里的人不是没吃过熟食,不过都是烤制的,而且没有调料。

女巫第一次吃到这样香喷喷的熟食,恨不能把碗底也舔了。

云真真擦干净眼泪,笑了笑,推了阿树一把,“去,请族长过来。”

等他走了之后才跟女巫解释,方才阿树不是在冒犯她,一切都是个误会。

女巫眼神闪了闪,嘴巴一咧,咧出一个了然的笑容,“天女放心,阿树是个好小伙子。”转身走了出去。

云真真满头黑线,她是注定要离开这里的,绝对不可能跟这里的人产生感情纠葛!

不过片刻,族长白茅带着族中几个老弱赶了过来,阿树没说明白到底让他们过来做什么,所以这些人都是一头雾水。

不过闻到天女屋子里飘出来的香味,所有人还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闻着像是,可是跟他们平常吃到的肉似乎又不是一个味道......

云真真掀开草帘子,招手叫阿树,“你来帮忙。”

阿树屁颠屁颠跑过去,帮忙把锅子端出来,云真真就站着舀汤,因为人多汤少所以每人只分到了半碗汤。

看着所有人脸上放光的表情,云真真还是蛮有成就感的,她郑重地问白茅:“族长,你觉得如何?”

白茅一个劲儿的点头,“果真不愧是天女,我们从未吃过这样美味的东西!”

云真真笑了笑,“往后大家都吃熟食,喝熟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生病。”

白茅更加高兴了,“真的?”

云真真点头,“我不会骗你们的。等过了冬天,我带着你们去辨认可以加在汤里煮的菜,往后吃肉都可以煮熟了吃。”烧烤还蛮上火的。

“除了肉,还有不少东西也可以煮着吃,像是你们采来的果子,还有那些块茎......”

云真真认真跟白茅解释了他们储备用来过冬的东西的食用方法,经过她这样一调配,没想到竟然比白茅原本预计的还能多吃几天。

白茅更加惊喜了。

只可惜现在锅子数量实在是一言难尽。

云真真直接跟白茅说:“族长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人帮忙做那些东西了吧?没有这些个器具,根本就没法子做熟食。”

白茅深以为然,“天女放心,您要用到多少人只管说,我给您调派人手,咱们这里不缺能干活的!”

现在收集过冬食物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告一段落了。

云真真当然不跟她客气,说好了明天再找人一起烧制陶器。

送走了族长等人,云真真回到自己的茅草屋,一掀帘子一股热热的扑面而来,一抬头就看到阿树扒拉着头发,冲她露出了讨好的笑容,这模样更像一条大狗狗了,嗯,还是金毛。

随即她皱了皱眉,因为大金毛趴在锅子旁边,这要是一个不小心,还不把头发掉进锅里去?

她翻了一条自己做衣服裁下来的兽,没舍得用自己的梳子,那可是在谭木匠定制的紫檀木梳,给这个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洗过头的家伙用,实在是暴殄天物!

用手扒拉扒拉,她把阿树乱糟糟的头发梳成了一个马尾,等绕过来看到阿树那一张脸的时候,忍不住呆了呆。

她万万没想到,乱糟糟的头发掩盖下,阿树竟然有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惊艳过后,仔细想一想,这其实应该在意料之中,毕竟年华老去的白茅,还有正当妙龄的叶子容貌都不错。

只不过,阿树更加出色一些,与她们的差别也很大。阿树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长发遮挡,还真有点不习惯。

可是看着云真真那发亮的眼眸,他就知道这样把头发弄起来没错!

“真真,”阿树体贴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地,“来坐,你刚才都没吃到!”

他趁着大家不注意,又溜回去割了一大块肉回来,捣碎了丢进锅里,扔了之前云真真往锅里丢过的东西,已经煮的差不多了。

天气寒冷,云真真心里却热乎乎的,冲着他点点头,坐了下来。

阿树便学着她的样子,拿勺子舀了一碗肉汤,小心翼翼吹凉了,送过去,“放心吃,没沾上口水。碗也洗过了。”

云真真愣了愣,其实她这个人挺矫情的,即便是来了这样一个原始的地方,也保留着很多臭毛病,反正绝对不会吃沾了别人口水的东西。

阿树这样一个一天之中只有极少的时间在部落里的人竟然都知道她这个习惯?

阿树又把碗往前递了递。

云真真接过来,小口小口吃着,胃里很快暖洋洋起来,这一天的疲惫仿佛也消散在了这一碗汤里。

一连吃了两碗肉汤,又啃了一块烧熟了的植物块茎,云真真便很饱了。

虽然天已经黑透了,可这个时候睡觉还是太早了些,所以云真真就着油灯,又把剩下的上衣裁了出来,并且连缀上了一只袖子。

光线不足,眼睛有些发酸时,她就停了下来,收拾好针线,把火塘里的火压好,倒在了自己用草垫子做出来的床榻上,枕着自己的登山包,盖上兽皮,沉沉睡去。

次日起来,把昨晚剩下的肉汤温热吃了,走出窝棚,就发现部落里身强体壮的男子一个都看不见,叶子欢欢喜喜跑过来拉着她往河边走,“真真姐,阿娘说让我们使出全部的力气来帮你做东西呢!听族里的老人说,昨天吃了真真姐做出来的好吃的,一晚上都在回味呢!”

云真真笑了笑,和她一同来到河边。

一人多高的柴垛已经搭好了,十几个壮汉正在挖黏土。

一大群人在一起,唯独把头发梳起来的阿树分外打眼,不过这样干活倒是十分清爽,也有人学着他的样子,扯了腰上兽皮裙一条下来胡乱把头发绑住。

没有先进的技术,烧制陶器也只能碰运气,云真真想当然让人把挖好的黏土在地上摔了百八十回,才动手捏制。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