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恐怖 > 惊悚记忆

更新时间:2019-10-12 11:55:28

惊悚记忆 已完结

惊悚记忆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墨客悠韵 分类:恐怖 主角:阿冷

小说主人公是阿冷的小说是《惊悚记忆》,本小说的作者是墨客悠韵写的一本都市悬疑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文讲述了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恐怖之极的故事,2003年非典,我所在的公司倒闭了,又因为是非典,徘徊许久也没找到工作的我,从那个恐怖的台风之夜起,被卷入了一系列诡异事件之中……本文融入真实经历,风水易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惊悚记忆 第2章 台风之夜(2) 免费试读

新娘挨了这一下,浑身一软,委顿在地。那两个女人想拉她起来,但是,她的两条腿就像无骨似的,浑不着力。

新郎一把掀开红布,只见她脸色蜡黄,已经翻起了白眼,但头上却不见伤痕,也没有血。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宾客们目瞪口呆,反应过来时,‘轰’的一下,一拥而上,掐人中的掐人中,拔手指的拔手指。有些好色之徒,惊恐之余仍不忘趁机揩油。王顺被挤出了圈外,由于恐慌,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放,便不停的在腚上抠来抠去。

然而,越折腾,新娘脸色越差。户主见势不妙,这才拨打了急救电话。

由于地处偏僻,道路难行,120急救车近一个小时才赶到。这时候,新娘已经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了。医生掰开她的眼皮瞧了瞧,摇了摇头说,料理后事吧,就走了。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喜事竟然变成了丧事,而罪魁祸首,竟是一只挂在门上的镜子!之前,新娘一直在躲避它,难道,她提前就知道它会掉下来砸中自己?无法可解。现在,那只镜子正默默的躺在门口的角落里,众人就像躲避瘟疫似的,离的它远远的。

有些人回过神,便壮起胆子去问户主后事怎么料理,新家人只来了两个,要不要其他人。

户主摇了摇头,说,这个女娃是人,无父无母,也没有亲戚,陪她来的这两个只是她的老乡。即然跨了火盆,就已经算进了门。按客家风俗,横死之人,请些道士超度超度,也就葬了…

户主说的有些牵强,言辞间躲躲闪闪,似乎别有隐情。

众人不便细问,再说,新娘是被一镜子砸死的,又不是被害死的,这么多人眼见为证,也没什么可问的。于是,大家胡乱吃了点东西,结伴摇头,径自去了。

第二天,王顺又来这家帮忙了。不过,这次办的是丧事。新娘身上那件旗袍,已被换成了寿衣,僵硬的躺在一张床上。

床头床尾各点一盏长明灯,几个身穿黄袍的道士,围着床转来转去,口中念念有词。不时用手中的树枝蘸水,往那女子身上洒去。整个院里,烟雾袅袅,给人感觉鬼气森森的。

那只罪魁祸首的铜镜,此刻正被新娘枕在头下。一个年长道士问户主镜子的来历,户主说是祖上留下来的,比他年纪还大。道士装模作样掐指算了算,说这女娃八字不好,命里注定应有此劫,此镜便是应劫而生的,一直在等着她,劫便是缘,缘便是劫,此镜应与她共同下葬,方能消祸于弥耳…户主听后,深信不疑。

第二天一早,新娘便被装进一口薄皮棺材里,由王顺几人抬着,葬在了江边一块荒坡上。

然而,这天晚上,王顺睡在帐篷里,隐隐约约的,总是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一宿没睡好。第二天醒来一看,好家伙,坡上那座新坟不知怎的被人挖开了,新娘头下枕着的那面镜子不翼而飞。最为恐怖的是,那个死去了的新娘,嘴角竟然挂着一抹奇怪的笑意…

王顺讲完以后,闷着头喝了一口酒。外面风还在刮着,但似乎小了一些。

“呢?”阿冬问。

阿冬点点头。

王顺左右一望,冲他摆了摆手,神秘的说:“凑近一点儿,我告诉你。”

阿冬茫然的看着他,缓缓靠了过去。

王顺往帐篷角落里瞟了一眼,神情就像一只偷鸡贼。随后,他抿动几下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止住了,又往四下里瞟。当阿冬的脸伸到离自己半尺之处时,王顺突然张开十指,晴天霹雳般大吼一声。阿冬‘妈呀’一声怪叫,一头扎进了那只小桌子底下。

王顺和老七顿时发出震天价的笑声,老七笑的岔了气,捂着胸口猛咳,一张脸憋的更红了,王顺笑的流出了眼泪。

阿冬气急败坏的从桌子底下钻出来,骂道:“你们两个鸟毛还笑,我们,老子差点被吓死了!”

好容易止住笑,三人又开始喝酒。渐渐的,夜深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外面的风还没有要停的迹象。

阿冬有些内急,想出去,但一个人不敢,便:“喂,你们两个鸟人要不要,一起。”

王顺有些喝高了,骂道:“妈…撒个尿也要人陪,老子不去!”

“老七,你去不?”阿冬问老七。

老七摆了摆手,往身后的草窝里一倒便睡着了。王顺也伏在桌上,发出了鼾声。

阿冬好几次走到门口,但一听到外面鬼哭一般的风声便退了回来。最后,憋的脸都白了,实在忍无可忍,一咬牙,拉开门钻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王顺醒了,他一抬头,看到帐篷的门裂开一道缝。由于门在背风处,风进不来。

这时,他发现阿冬不在帐篷里。于是,便叫老七:“喂,老七,醒醒,醒醒。”

“嗯。”老七梦呓般的应了一声。

“你***醒醒呀!”王顺一巴掌拍在他的肥腚上。

“唉呀!干嘛呀你!”

“这小子出去多久了?”王顺指着阿冬坐过的那只凳子。

老七揉着眼睛坐起来,嘟囔着:“我怎么知道。”

王顺走到帐篷口,往外瞟了一眼,心里有些不安。

“这小子该不会出什么事吧?”王顺说。

“又不是小孩子了,能出什么事啊,风虽然大,可这附近又没有树,也没有屋瓦。”老七嘴上说着,心里也有些不安。

两人各自点上烟,沉默的抽着。一支烟抽完,阿冬还没有来。王顺坐不住了,说:“我们出去找找他吧。”

二人钻出帐篷,刚绕过去,就被风吹的差点摔倒在地。别说,王顺这顶帐篷箍的也真结实,这么大的风,竟然吹不动它。

狂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生疼,二人只得蹲下来,低着头,以免被打到眼睛。

“TMD,这么大风,你说这小子能去哪儿!”王顺喊道。

“到处找找吧!”

他们两个艰难的往前挪动着,边走边叫:“阿冬!”

身后二十多米远处便是东江,江水翻滚着怒涛,迎合着风的号叫。

二人艰难的走出很远,仍然没有见到阿冬的影子。再往前走是一片沙滩,被风吹的平平的。沙滩上面便是那个埋有很多死人的荒坡,那个新娘子就是埋在那里的。她的坟被人发现挖开以后,那家户主又迅速组织人复原了。

走到这里,王顺有些怕了。其实,他这几天一直都很害怕,晚上不敢一个人睡,所以叫来老七,两个人一起。

“阿冬!”王顺希望通过吼声来减轻心里的恐惧。

“快看!快看那里!”老七突然叫了起来。

王顺沿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东江的浅水处站着一个穿白衣服的人!

“**!那不是阿冬吗?他跑到江里做什么?”

“阿冬!”两个人只敢叫喊,却不敢过去。风太大,沿着顺风走,说不定一个不慎就会被卷进江里去。

但不知怎的,阿冬却若无其事的站在浅水区,浪涛在他身前两三米处翻滚。

“阿冬!”

“回来!”

突然,一直背对着他们的阿冬转过身,这时候,王顺竟然清楚的看到他在笑!

阿冬笑着冲两人挥了挥手,就像某种告别仪式,随后,他一转身,跃进了翻滚的浪涛里…

早上八点,我被诺基亚‘叮咚’的**吵醒了。外面的天阴沉沉的,刮了一整夜的台风,终于停了下来。

我已经有几个月没上班了,一直颓废的宅在屋里玩电脑,昨晚停电,数绵羊数到四点才睡着。睡的正香时,却被电话吵醒了,不免有些恼火。

我看都没看,便按下接听键。

“喂!”

“喂,请问你是张冬的表弟阿冷吗?”电话里的这个声音,带着一种生硬的礼貌。

“对,我是,你哪位?”

“请你即刻到临江村来一下。”

“怎么了?”

“你表哥死了。”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