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耽美 > 她给的蜜糖

更新时间:2019-10-11 20:13:31

她给的蜜糖 已完结

她给的蜜糖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猫坞 分类:耽美 主角:许靳念禾

《她给的蜜糖》是猫坞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靳念禾,内容主要讲述:简介:正文已完结。番外不定期掉落。【女主性格非冲动型,一切剧情均为作者安排,主角需要,不喜点叉】重生之后,念禾的人生规划很简单。一,金榜题名做状元。二,不再喜欢许靳。后来,人生很愉快。上一世被欺负,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给的蜜糖 她给的蜜糖第22章 免费试读

向覃是下了早自习才想起来找张馨心要运动会项目名单,张馨心看着老师一时没反应过来,“我给过了啊。”

“是吗?那估计是我没找到,你放哪了啊。”向覃问。

她哪知道放哪了啊。张馨心不想说是沈立青帮忙送去的,于是便说:“老师我先把东西收拾一下,一会儿去办公室给你找。”

“好,不急,大课间来也行。”

向覃刚走,沈立青就回来了。张馨心抓住她,“名单你送办公室了吗?”

“送了啊。”沈立青把多买的饮料放在张馨心桌子上,“怎么了?”

“老师没找到啊,你告诉我放哪了,大课间我去找。”

“就桌子上,我怕掉还拿笔筒压住了,反正就在桌子上,估计他随手夹书里忘了吧。”沈立青毫不在意地说完,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我听说一件事,你想不想听。”

张馨心确定沈立青交了名单,心就放下了,她坐回座位上,不太上心地问:“又是什么八卦?”

沈立青笑了,她悄悄瞥了四周一眼,凑近说:“关于许靳的。”

张馨心一顿,收了散漫的心,她下意识看了眼许靳。

许靳这会儿后背靠在张铭宗桌子上,两只手臂手肘反压在张铭宗桌子上,整个人微微后仰。

这样的姿势显得他更加洒脱。

张馨心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他唇角的笑明显,不知道说了什么,引的念禾拿笔敲了下他的桌子。

许靳挑眉,猛地凑近,他贴着念禾的耳朵,说话时笑得轻佻,眼睛却在放光。

张馨心看到念禾耳朵突然红了,很生气地推开许靳。

许靳也不怒,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巧克力放在念禾桌子上,念禾不要,他强行抓着她的手,把巧克力塞她掌心里。

两个人光明正大地“调’情”行为举止暧’昧十分。更让人嫉妒的是,许靳的表情看上去非常心甘情愿。

张馨心看的眼睛泛红,握着笔的手渐渐发力,几乎要把笔杆攥断。

“馨心?”沈立青在张馨心眼前挥了挥手,“你听不听啊。”

许靳家里有钱有势,张馨心家里也不差,更何况她家就她一个独女,全家上下把她当掌上明珠捧着,她打死也不可能承认自己愿意为了一个男人屈尊。

于是便故作不在意地说:“听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沈立青说的时候声音更低,生怕被别人听去。

当然最主要还是早上许靳教训别人时给她留下了阴影,万一被许靳听到了,估计也会毫不留情地骂她长舌妇。

“许靳妈,是个疯子。”沈立青联想到传说中许靳的所作所为,凭空打了个寒颤,她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脑子有病,知道吧?太吓人了,你说是不是会遗传啊,许靳脾气烂成那样,别不是也…”

无声胜有声。

这个事情其实以前上初中就有人传过,但是据说后来许靳把第一个传流言的人打个半死,后来谁提他揍谁,下手一点也不客气,甚至连老师都打。

再后来,渐渐就没人敢提了。

张馨心之所以对这件事情印象深刻,是因为她亲眼见过那种血腥的画面。

下着暴雨,许靳像一头失了心智的恶狼,他一拳一拳地往那个人身上砸。地上血流不止,围观的人虽然不多,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拦。

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帅到那种程度。

天地之间,唯他最狂妄。

“我觉得以后还是躲着他好。”沈立青撇了眼许靳,看戏似的说,“那白莲花还以为她同桌多帅多呢,哪天死他手里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张馨心一把抓住沈立青的手,把沈立青吓了一跳,“我的妈,你吓死我了。”

张馨心好心提醒,“以后这些话不要乱说。”

“知道啦,我才不会傻到去惹一个疯子呢。”沈立青说完笑嘻嘻地给张馨心看她新买的化妆刷,“毛超级软,上色也非常好,等你生日我送你一套。”

张馨心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大课间数学课下课,数学老师让姚佳去办公室拿上次交的作业,姚佳一边吐槽老师不找数学课代表,一边往办公室走。

走的时候还不高兴,回来就一脸兴奋。

“诶诶诶,最新最新。”姚佳趴在桌子上说,“刚刚在办公室听到班主任说运动会参赛名单丢了,正要调摄像头呢。”

念禾本来准备趴桌子上睡会儿,听到这话一顿,手边的笔滚到了地上。

一直滚到许靳脚下。

许靳挑了挑眉,弯腰捡起来递给念禾。

念禾心不在焉,接笔的时候心思全在姚佳身上。

不经意间,一只手钻进自己掌心。

温度适宜,隐约能感受到一些骨头。

她一怔,低头,发现自己握住了许靳的手。

忙不迭抬头,对上许靳含笑的眼睛。

“故意的吧?占我便宜?”说这话时表情一点没有被占便宜的意思。

念禾连忙松开手。

张铭宗长长叹了口气,已经习惯了许少崩人设的日常,“你俩差不多得了,撒狗粮还定期啊。”

许少嗤笑一声,没反驳。

姚佳推开张铭宗,“别打岔,听我说啊。”

张铭宗摆出“您请”的手势。

姚佳说:“名单是沈立青交的,张馨心和向大哥找了半天没找到,张馨心才说是沈立青交的,沈立青去办公室也没找到,但她说自己交了,向老师准备去调监控了。”

“屁大点事。”张铭宗吐槽。

“嗯…说起来也是,屁大点事。”姚佳摸了摸下巴,“不过向大哥一向很重视学生的素质,估计是怕谁有心毁掉了吧。”

这时许靳慢悠悠插了一句:“学校摄像头只在上课时间开。”

“那不是废话吗!放学了,学校没一个人,开摄像头照鬼啊。”张铭宗说。

许靳轻笑一声,瞥了念禾一眼,“谁知道呢。”

念禾的心跳终于慢下来,她悄悄松了口气。

许靳撑着脑袋,不动声色地打量她。

柔和的阳光里,她低垂着眸,小扇子一般的睫毛敛着,眼睑处落了浅浅一层阴影。

光落在她唇上,光泽饱满,她的唇色亮了几分。

少女小小一张脸,五官轻描淡写得温柔,毫无攻击力。

至于这温柔底下是什么…

许靳缓缓提唇,笑了。

快上课的时候,沈立青和张馨心匆匆回到教室,对于凭空消失的名单,两个人都是一头雾水。

晚自习向覃在班里说了下名单丢失的事情,“现在只能重新登记了,我说一个项目,报名的都举手,我随手写上就好了。”

班上一阵有气无力,“…好。”

“篮球赛的,举手。”向覃抬头,看到许靳也举手很惊讶,“许靳也参加了啊,好好加油啊。”

许靳一脸不感兴趣地放下手。

“短跑接力的都有谁?”

“八百米呢?”

“跳高跳远的。”

“集体跳大绳这个项目女生最好参与一下。”

记得差不多时,向覃忽然提到念禾:“念禾,你什么都没报吗?”

念禾抬头,不好意思地笑笑,“没有,我体育不太好。”

“还是要锻炼一下,要不报个集体跳绳?你们女孩子不都喜欢这种蹦蹦跳跳的?”

旁边许靳嗤一声笑了,张铭宗也没忍住,“老师,蹦蹦跳跳那是兔子好吗?”

念禾低下了头,听到许靳用他们俩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是挺像兔子的。”

念禾瞪了他一眼。

她佯装很生气的样子,在许靳眼里也不过是小猫发威,一脸奶凶。

许靳忍俊不禁,别开脸笑得更加放肆。

最后念禾还是报了集体跳绳,也算参与了集体活动。

“三千米…三千米…嗯?女生的三千米没人报吗?”向覃看了一圈,没人举手,“张馨心,原本登记的是谁?”

张馨心还没来得及说话,许靳就慢悠悠地说:“谁没来就是谁呗。”

众人一听有道理啊,现在老师直接点名,项目原本是满的,现在却少个名额,那肯定是少的那个人不在啊。

众人看去,停在空着的沈立青座位上。

“哦,还真是沈立青啊。”向覃也看到了,他笑着摇头,“你们这些小孩子啊,报个名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说沈立青递交名单时怎么在名单上添了个名字,搞了半天添的是自己的名字啊。”

他说着把沈立青名字填在三千米的空栏处。

等沈立青从厕所回来,听到这个当场脸白了,她不可思议地看着张馨心,“什么?”

张馨心思前想后,觉得向老师说得有道理,“你也是的,想参加就说呗,还偷偷加什么名字。”

沈立青脸更白了,“我…不是…我那是…”

百口莫辩。

这场面,念禾太熟悉了。

上辈子,沈立青偷偷在名单上写上她的名字,当时公布名单时,她完全傻眼。

她想拒绝,却被沈立青打断。

沈立青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好啦,大家会给你加油的。你既然报了名,肯定是有能力的,一定要拿个第一名回来哦。”

班上所有人都一脸赞同,连向老师也是。

念禾百口莫辩。

就像此时此刻的沈立青。

晚上,念禾做了个梦,梦里回到了上辈子的运动会现场。

哪天太阳很大,风是烫的,她像赶鸭子上架一般站在跑道口。

qiang声响起,她咬着牙跑出去。

她本来就身体不好,没跑几步远脸就惨白。可她始终咬紧牙关,不愿意放弃。

她知道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她迎着风,双腿仿佛灌了铅。

她被那些人甩了一圈又一圈,她看着没有终点的跑道,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直到满脸汗水的倒在地上。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她好像被一个人拽进了怀里,她摸到了他的手腕。

那人皮肤很凉,手腕清瘦,腕骨清晰。

迷迷糊糊之间,她睁开眼睛,无法聚焦的视线里,她看到一双黑色的眼睛里。

那双眼睛里,存着无限柔情。

仿佛藏了一整片星河。

运动会参赛名单确定下来,整个学校进入备塞状态。

下午放学,念禾刚吃完饭便被姚佳拉去操场,“集体跳绳考验的是团结和默契,这些是要培养的。”

她说什么念禾应什么,只是念禾刚吃完饭,还没休息一下就开始剧烈运动,没一会儿就开始胃疼。

姚佳看念禾脸上全是汗,担心的要命,“要不要先去医务室啊,哎哟,你是林妹妹托生的吧。”

念禾笑了笑,摆摆手,往旁边休息椅处走,“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姚佳看她虚弱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刮倒一样,实在不放心,“你在这等着,我去医务室给你拿点药。”

姚佳做事风风火火,简单交代两句便跑了。

念禾弯着腰,很难受。她头发被汗水打湿,成绺地贴在脸上。

黑色的头发,白如雪的肌肤。

对比相当明显。

“走,练球去。”张铭宗推着季晨走。

许靳在后面慢悠悠跟着,兴趣不大。

季晨讽刺,“你是练球还是逃课?”

“都有,双赢!”张铭宗吼。

跑到操场,张铭宗很快和高二高三打成一片,季晨也参与其中。

只有许靳,一个人靠在一棵树上,安静地抽烟。

他一个人的时候,周围气场很冷,没有人敢上前搭话。

抽完一根烟,风吹散了烟雾。

许靳不经意看到一处,随即眯起眼睛,迈开长腿走过去。

怕有些人屏蔽作话,就在免费章一下。

明天白天不更啦,晚上零点入V。

评论25字,红包,随机。

这几天应该每章都有红包掉落,金额很大,五百起跳,也许更大。

可能之后还会有别的操作,比如正文结尾抽取一部分放在作话里,可以减少你们的花费。

最主要还是感谢你们的支持。

鞠躬。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