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耽美 >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更新时间:2019-10-11 14:59:56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已完结

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啾咪啾咪兔 分类:耽美 主角:白易程知初

火爆新书《我靠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是啾咪啾咪兔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小说,主角白易程知初,书中主要讲述了:程知初好好的在宿舍打游戏,突然穿到了一个个恐怖故事里?喵喵喵?如果不能打通关卡,他就会死。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其他人通关都是靠暴力输出,而他通关却是靠和游戏的Boss们接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 么么哒通关逃生游戏第40章 恐怖综艺(五) 免费试读

淡淡的玫瑰香气在空中弥漫开来,程知初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晕眩,眼前阵阵发黑,几乎就要晕倒过去。

当他睁开眼睛,视线恢复正常时,却愕然地发现自己站在了盛开的玫瑰花海中,红色的花瓣漫天飞舞,微风中染满了馥郁浓烈的芳香。

“知初,过来吧,看看爸爸给你拍的这张照片怎么样?”

这时程知初发现他的身体并不受到他的控制,他仿佛寄宿在另一个人的身体之中,听到这声熟悉的呼唤,身体主人的视线移动,随后程知初便看到了尚且还很年轻的爸爸,爸爸手里正举着一个数码相机,对他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爸?他怎么会在这里?

程知初愣了愣,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视野很低,说话的声音也相当稚嫩:“好的,爸爸,我要出来了。”

随后视线往下一低,程知初看到了一双白**嫩的小手,小心翼翼地将玫瑰花拨开,不让刺扎到自己,步履缓慢地向外移动着。

这是小时候的自己?

程知初一下子想起自己在之前所看到的那幅肖像画,画中的他站在玫瑰花海的中间,笑容灿烂,目光天真澄澈,不染纤尘。

难道他现在是在画中的世界,还附在了小时候的自己的身上?

那捉迷藏的游戏呢?那个鬼曾经提到过进行游戏的地点并不在别墅,而是另有他处,如果就是指这个画中世界,现在的他无法取得身体的控制权,该怎么进行游戏?

而且这里似乎有不少人,那个鬼到底化作了谁,他要躲藏哪个“人”

此时半空中有风吹过,在程知初的视野里,花瓣在一瞬间改变了形状,隐隐形成了一些文字。

程知初有些不安,尝试打开背包,以及呼唤和小熊,却没有得到回应,花瓣又改变排布的方式,组成了新的语句。

也就是说,之后他会用这具小孩子的身体逃跑?

但花海附近的游客们对这怪异的现象似乎一无所知,依然在欣赏享受着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男孩也同样没有注意到花瓣的怪异,拍完照片后,他高兴地扑到了爸爸的怀里,拿着数码相机来回翻看着里面的照片,直到爸爸说该给妹妹拍照片了,他才将相机递给爸爸,站在旁边等待着。

“灵灵,你也像那样,站到花里,不过不要进去太远,别踩到花。还有,小心花茎上的尖刺。”

“嗯!”

比男孩更加年幼的小女孩乖乖地点头,站到花丛里,脸上绽放出甜甜的微笑,拉起纱裙的裙摆,摆出很可爱的姿势让爸爸给她拍照。

这时她没有注意到脚下土块的突起,不小心踩了上去,顿时身体一歪,一下子跌坐到了地上。

“灵灵,你没事吧?”本来笑容满面的妈妈立刻露出担忧之色,满怀关切地。

“我没事,还好我没有坐到这些花!”

小女孩笑着回应妈妈,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见玫瑰花没有被她伤到,才悄悄地松了口气。

在观察玫瑰花时,她忽然看到花丛下露出了一小块白色,由于不知道这是什么,她好奇地捡了起来,发现是一块很坚硬的东西,像是石头,但周围都是参差不平的棱角,更像是什么硬物破裂后留下的碎片。

“你们看,这是什么?”

小女孩将碎片捡了起来,举给家人看,程知初通过年幼的自己也看到了这块东西,顿时微微一惊,因为那很像是一块裂开的骨头。

“这好像是骨头…?”

两个大人研究一番后,也得到了和程知初相同的结论,两个孩子马上好奇起来,追问着为什么这里会有骨片。

爸爸想了想,笑着说道:“说不定地底下有一座古墓,里面埋葬着许多财宝—哈哈,这是开玩笑的,实际上这应该就是偶然被带到这里的骨头,原因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一家人都笑了起来,但程知初却并不这么认为。鬼将他带进这里,还让他看到这些景象,就说明这块骨片很有可能是人骨,说不定花下就埋着死人,甚至可能还不止一个。

难道和那些小孩子的鬼魂有关?如此想着,他的心情又增添了几分沉重。

他还想再多看几眼骨头碎片,但两个大人都让女孩把骨片扔回到远处,就拉着孩子们走了,让他没有机会再看。

两个大人又相互为对方拍照,并称赞彼此的照片十分好看。妈妈被爸爸夸得不好意思,却又很高兴,捂着脸笑着说道:“还是这里的景色好看,咱们很幸运,竟然可以预约上进入这里的名额。”

“没错。”爸爸颔首说道,“我还听说周洛臣就住在这个别墅区,要是能见到他的真人,我这次就彻底没有遗憾了,你也知道,我一直很喜欢他的画…”

“你看那里,好像有群孩子在写生?”

妈妈忽然望向某处,遥遥地指着那边说道:“还有一个好像是老师的大人在指导他们,你看,那个人是不是长得有点像周洛臣?”

“还真是,就是周洛臣本人啊!”

爸爸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又惊又喜地说道:“我们要不要过去跟他说个话?”

“你先跟知初去吧,我带灵灵去找找附近的洗手间,她刚才就一直说她想去厕所,一会我们再回来找你们。”

“行,你们快去快回。”爸爸对男孩招招手说道,“知初,走,爸爸去带你见一见爸爸很喜欢的画家。”

男孩点点头,牵着父亲的手,绕道步行路上,穿过花丛,来到了那个人的面前。这个名为周洛臣的年轻男人眉目俊美,气质干净,却又似乎含有几分淡淡的忧郁,正轻轻弯下腰来,指导着一个少年的画作。

“请问你是不是周洛臣周老师?”

“对,我是周洛臣,请问您—”

听到男孩父亲的声音,周洛臣起身转向他们,画画的英俊少年也抬起了头。

当他们的视线落在男孩身上时,却不约而同地流露出了极为诧异的神色,周洛臣甚至忘记了说话,怔怔地看着男孩,目光渐渐亮了起来,染上几分古怪的炽热。

直到男孩往父亲的身后躲藏起来,他才仿佛从梦中惊醒,笑容中带着几分歉意,对男孩的父亲说道:“抱歉,您好,我就是周洛臣。”

“您、您好,周老师!”

见到自己喜欢的画家,男人相当激动,甚至是有些手足无措,和男人攀谈起来:“我一直很喜欢你的画…”

“那是我的荣幸…”

“…”

他们两人相谈甚欢,男孩有些无趣地站在原地,那俊美少年放下画板,半蹲在他身边,歪头打量着他,还是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道。

“像,真是太像了…你和我堂兄画里的孩子简直一模一样,明明他之前说过那是他做梦时梦见的,难道他一直在骗我们不成?”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男孩瘪瘪嘴,有些困惑。

“我回头再解释给你听,我得先把我堂兄叫来,不过他现在人在哪儿啊…”

少年抓了抓头发,面露烦躁的神色:“谁叫他非得翘了这节课,不带手机,也不知道躲到哪里了,要是我就放你这么走了,以后被他知道,他非得杀了我不可。”

说着他再也呆不住了,连画板都不拿,起身就要偷偷溜走,却被周洛臣叫住了。

“惜行,你要去哪里?”周洛臣淡淡地。

“周老师…我不是要逃课,您也看到了,我的画基本完成了。”少年身形一顿,回过头来,期期艾艾地解释道,“我只是在想,堂兄他—”

“那你去指导若琳,不要随便离开这里。”

周洛臣说着,轻的目光又落回程知初,缓缓说道:“白易以后还会有机会见他。”

“…是,老师。”

少年有些不情愿地服从了周洛臣的要求,走向了一个女孩,去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地望着男孩,低声呢喃着:“真的好像…”

白学长在说他像什么?像是白易画的那幅画?所以白易在这之前就曾经见过他,还画了他的肖像画?

不仅是年幼的男孩一头雾水,就连程知初也感到疑惑,还没有弄清楚这个副本里到底是怎样的设定,又和白易有什么关系。

他并没有觉得这些是真实发生的事,毕竟他以前没来过C市,白易和白惜行以前也都不认识他,但因为这个副本里都是熟悉的人,他现在的感觉不是很好,总是有些烦躁。

“抱歉,程先生,这孩子是我的学生,他有些淘气,让您见笑了。”

周洛臣让还是少年的白惜行去了女孩身边,回头冲着男孩的父亲笑了笑,又摸摸男孩的头发,说道:“这是您的孩子?他叫什么名字?”

“对,他是我的儿子,叫程知初,我还有个小女儿,叫灵灵,比他小三岁。”男人拉了拉孩子的手,“快,跟周叔叔问好。”

“周叔叔好。”男孩仰头叫了一声。

“乖孩子。”

周洛臣莞尔微笑,随手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男孩:“在这里呆得无聊了吧?你可以去随处转转,但记得不要走太远。”

“谢谢周叔叔。”

男孩接过糖,软软地道了声谢,将巧克力吃了下去,得到两个大人的允许后,就返回了玫瑰花海里。

他对刚才的骨片很好奇,想要再回去看看,如果这里真的有地下宝藏,他一定要把宝藏挖出来,成为像是电视里那么厉害的考古学家。

可是…为什么他忽然觉得好困啊…

视线忽然开始旋转起来,男孩浑身无力,头晕目眩地倒在了花丛里,如血般的殷红占据了他全部的视线。

在这股惑人心弦的甜美香气里,他缓缓地闭上双眼,坠入到了玫瑰色的梦境之中,似乎再也不会醒来。

程知初也受到了这股强烈晕眩的影响,差点也过去,但在坚持片刻后,他没有陷入昏睡,而是重新清醒起来。

由于男孩睡得沉稳,需要借助他视线的程知初也变得看不到任何东西,眼前一片漆黑,但好在剩余的感官还在继续发挥作用。

是周洛臣给的巧克力有问题!

回想起周洛臣见到自己时那奇怪的眼神,虽然已经感觉到这个人有些不对劲,但程知初还是没料到他竟然会这么丧心病狂,直接当着家长的面给孩子下药。

但即便他当时想到这点,可他也无法出声或控制身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知过了多久,他开始听到父母在焦急地叫喊着他的名字,似乎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知初?知初—!”

程知初还听到了周洛臣的声音,并且他似乎知道自己倒在哪里,正在渐渐走近他,没过多久,那脚步声就听到了他的面前。

“这里也没有。”

他听到周洛臣如此说道,心里顿时一阵阵发寒,好像已经隐约明白过来,他将要躲藏的“人”是谁—

在意识昏沉之际,男孩感到眼前是一片黑暗,手脚被紧缚,嘴上贴着胶布,身下有着微微的颠簸,同时还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

他是在…后车厢里吗…?

“周先生好,欢迎您回到‘玫瑰庄园’…”

男孩渐渐意识到不对,想要挣扎和求救,却无法抵抗强烈的睡意,很快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药效逐渐过去,躺在床上的男孩蓦然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身上的丝绒被滑落到腰间,也惊动了正坐在旁边看书的年轻男人。

“你醒了?”

周洛臣摘下眼镜,将放在腿上的书轻轻合上,随手放在茶几上,双腿交叠,坐姿优雅,冲着男孩微微一笑:“你睡了很久,感觉还好吗?”

“头有点晕…”

男孩看到是刚刚认识的周叔叔,而不是什么陌生人,虽然还是有些不安,却放松了许多,抓住被子小声问:“周叔叔,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吗,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妹妹都在哪里?”

“这里是叔叔的家,你的家人在外面。”周洛臣笑道,“你睡着了,你的家人就把你留在我这里休息,放心,叔叔会好好照顾你。”

“谢谢叔叔,但是不麻烦您了,我想去找爸爸妈妈。”

见不到父母,男孩还是有些害怕,而且这个房间很奇怪,虽然装饰豪华,却没有窗户,分不清是白天或夜晚,中间还被厚厚的黑色遮光帘挡住,后面散发出了浓郁的玫瑰香味,还伴随着一股怪异的气味。

男孩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却被周洛臣按住了,尽管他没怎么用力,但成年男人的力量不是小孩子能够反抗的,男孩下不了床,只能坐回到床上。

男人坐在床边,满含笑意,同他说道:“知初,想去哪里?好好在这里休息,叔叔会照顾你。来,你把手伸过来。”

不知为何,明明他的语气很温柔,男孩却不由毛骨悚然,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轻颤着伸出了手,被周洛臣轻轻握在手里。

“…叔叔?”

“知初的手指甲有点长了,叔叔来帮你剪指甲。”

周洛臣拿过床头柜上的指甲刀,不顾男孩微弱的抗拒,硬是捏着他细软的手指,“咔”的一声,用指甲刀剪掉了一点长出的手指甲。

“你别动,不然我可能会伤到你。”

“…”

“很无聊吧?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听。”

周洛臣垂下眼眸,手上的动作很轻柔,唇边含有一丝笑意,嗓音低沉道:“你相信人的梦境有一天会变为现实吗?—或者说,一个人会梦到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事物,而这样事物是真实存在于世界中的。”

“我虽然是个画家,却从不相信这种事,可就在今天,我竟然亲眼看到了梦中的人出现在了现实里。”

“我有个学生,他是个天才,几乎只能用‘完美’这个词来形容他。在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人能与他相提并论,他们对他甚至无法嫉妒,唯有仰望,因为他天生就是与众不同的存在。”

“或许正因如此,他的性格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缺陷,虽然看起来是正常的,但他的内心极为冷漠,轻易不会产生情感波动。”

“只有一种情况是例外—当他提起他的梦境的时候。”

“他在梦中总会梦到同一个孩子,已经持续了好几年的时间。”

“虽然只是他的梦,可那个孩子却是那么生动活泼,仿佛真实地存在着,令他无法抵抗,在梦境中闯入了他的世界。”

“一次又一次,反复出现,所以理所当然的,我的学生也渐渐变得在意起这个孩子。”

“他看着这个孩子长大,能在梦境里体会到孩子所有的喜怒哀乐。这个孩子生活的家庭很普通,却也很快乐,对于我的学生来说,那是他无法触及的、却也真实存在的世界。”

“也许听起来很可笑,对于他来说,梦境竟比现实更能让他感觉到他在活着。”

“这个孩子是他的梦,是最旖旎的现实和最真实的幻想。”

“所以我建议他把这个孩子画出来,让他的梦照进他的现实。”

“啊—”男孩忽然发出一声痛呼,打断了周洛臣的话。

指甲刀陷入肉里,流淌出鲜血,指尖泛着尖锐的痛,让他咬了咬唇,忍不住想要缩回自己的手。

“抱歉,我弄疼你了?”

周洛臣道了声歉,却不然男孩收回手,继续去剪另一根手指的指甲,可这一次他剪得更狠,将男孩的指尖剪出豁口,一大滴鲜血从指尖淌落,滴在丝绒被上,晕染出刺目的红。

“周叔叔!呜…我不剪了、我不要了…”

男孩痛得哭叫起来,周洛臣用指腹抹去那些血迹,低头看着手上的血,忽然轻声低笑起来,胸腔震动,笑声越来越大,在静谧的房间里回荡起来。

“…他将孩子画了出来,看得出他倾注了自己全部的情感。”

“那幅画是那么美丽,我喜欢得都要疯了,忍不住找借口将画要了过来,放在自己的卧室里,这样我就可以日夜观赏它。”

“一次又一次地,我想要把它撕碎,因为它是那么的美。”

“我喜欢美,也喜欢孩子,但我最喜欢的…是摧残这些纯洁的美丽。”

“唰—”

他将厚重的遮光帘打开,露出了房间的另一半情景。

浓重的血腥味和玫瑰香气混合在一起,扑面而来,在男孩急剧缩小的瞳孔里,映出了数具腐烂的幼小尸体与红色玫瑰交缠在一起的场景。

鲜艳欲滴的玫瑰映着斑驳的黑红血迹,芬芳的花瓣上停留的不是蝴蝶,而是苍蝇与蛆虫,曼妙的枝叶从腐烂的腹部和口鼻中蔓延出来,流出的脓液和分解出的粘液滋润了花根的生长。

最惑人的芳香却也是最腐臭的味道。

男孩指尖冒血,满脸冷汗,浑身颤抖着趴在床上呕吐起来,周洛臣站在旁边,垂着眼睫,唇边的笑容是那么漫不经心,轻轻地说道。

“我曾以为那幅画就是最美的,直到我看到你的那一刻时,我才知道,原来它是那么没有生气。”

“…原来是你,知初。”

“我真正该杀死的‘美’是你。”

白易的日记·第四十部分

我又梦到了以前的事。

我很后悔,为什么那时我杀死那个男人时,竟然没有再想到更加残忍的手段。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