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穿越 >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更新时间:2019-10-08 20:03:52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已完结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来源:追书云 作者:小黑天 分类:穿越 主角:姜沉璧颜弈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是小黑天著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夫君莫慌,妾有药方》精彩章节节选:据说燕京的颜家二少,天生废柴,沾花惹草,欠了一屁股桃花债。据说姜家庶出的四小姐,爹不亲娘不爱,还被扣上水性杨花的帽子。当她再度睁眼,光华流转间,已换了灵魂!此生重来,从侯门到江湖庙堂,挡我者,通通解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第三章 这个娘子有点猛 免费试读

姜沉璧骤然惊觉,隔着一层红纱盖头,她看不清来人,只是若是颜家二少爷,怎么会悄无声息地溜入寝房中?若不是她的夫君,来的又会是谁?

那人脚步轻如鸿毛、落地无声,姜沉璧在他逼近床榻的一瞬间翻身而起,皓腕一抖,袖中银簪已如脱鞘匕首一般刺了过去!

男人微微讶异地深吸一口气,侧身避过了她来势汹汹的匕首,姜沉璧虽然修为不复,身形却依旧快如鬼魅,转瞬之间已攻出十招,那柄银簪上的珠翠闪烁点点微光,在暗夜之中如同夺命的鼓点,男人不疾不徐地过招拆招,竟隐隐游刃有余。

两人在屋中跳腾闪挪地周旋了一刻钟,姜沉璧再次感觉到胸口的疼痛弥漫开来,如同千万银针碾过,她一失神,发簪已被男人夺在掌心,他不知使了什么诡异的手法,轻轻一捏,姜沉璧整个手腕便脱力酸麻,她心下大惊,飞起一脚就冲着男人要害招呼过去。

男人扼住她的脚腕,似乎微微动怒,“你...”话还没说完,姜沉璧才不管那么多,双手被钳制,她张口就咬。

这大概是自己活了二十多年,打架起来最不要脸的一次。

那一口正中男人的肩胛,但听他低低嘶声,不得不腾出两只手将姜沉璧扣在那凤榻的青花瓷枕上,再欺身将她死死抵住,他的声音沉沉悦耳,呼吸就喷洒在姜沉璧耳廓,“我说娘子,我和你素不相识,就算是为了你的情郎,也不至于上来就让我断子绝孙吧?”

娘子?

姜沉璧还待垂死挣扎,闻言不由愣了,借着雕花窗棂外透出的一抹月色,她隐隐瞧见了男人一袭婚袍。

“你进来为何不点灯?”姜沉璧大脑转的飞快,扯谎起来更快,“偷偷摸摸连一丝声响也无,我当是家中着了贼了,我一个弱女子,又怕辱没你颜家清誉,我,我差点寻了短见了...”

她前半段还是嗔怪,后半段俨然成了一个冰清玉洁宁死不屈的小媳妇,情到深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男人尴尬地咳嗽两声,简直不知道刚才差点想废他的泼辣女人是谁。

“娘子,以你的身手,说弱女子是不是有点勉强了?”

姜沉璧撇撇嘴,收了泪。

这个二少爷不太好糊弄。

男人重新点上了寝房四下的龙凤呈祥烛,室内顿时一片旖旎暖色。

“我知道你心中有人,嫁给我也是不情不愿。”颜二少爷给自己斟了一杯喜酒,“你大可放心,我十分开明的,不会做强人所难之事,日后你的吃穿用度,也比着你在府上最好的来。”

姜沉璧惊诧之后,万分感动—这二少爷是颜府的一股清流啊,听听人家的话!听听!刚刚跟她打了一架,还有如此气度,真男人!

“咱们呢,各过各的,你想再续前缘也好,红杏出墙也罢,低调一点,不要闹得人尽皆知,我就装不知道...”

啥?

再续前缘?红杏出墙?

“当然,我去听个曲儿,抑或在烟雨楼宿一宿,娘子你也多多包容...”

姜沉璧下巴都要惊掉了,这是什么旷世脱俗的少爷?这是什么奇葩的约法三章啊?

“方才以为你睡了,我便没有掌灯惊扰你,多有得罪。你早点歇息,我还约了风雨楼的姑娘听曲儿,先走一步了。”

“且慢,”姜沉璧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一把扯下盖头道,“你不准走!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姑奶奶我也认命了,你新婚之夜就抛下我,日后我还—”

话不曾完,男人回过身来,微微展颜一笑,“哦?”

姜沉璧愣了。

这个嫁的“鸡”—

大红喜袍撑出清癯高挑的身段,墨发半束半散,赤色云纹抹额上镶嵌了一颗东珠,眉横远山、鬓似刀裁,一双玄色凤眼却如秋水潺潺,隐似含笑,皓齿丹唇桃花面,分明是个俊秀温润的书生相。

姜沉璧没啥墨水的脑海中竟然蹦出“萧疏轩举、湛然若神”的话来。

“娘子,看够了吗?”

姜沉璧自知失态,然而她是个牙尖嘴利不饶人的,遂道,“我说二少爷,你长得也不差、家里还有银子,怎么才娶上老婆?”

她上上下下地把男人剜了一个遍,语出惊人,“该不会是...不能人事吧?那我可是要悔亲的!”

颜弈一愣,眸色逐渐深沉。

从入府到洞房里和他交手,事事古怪,这个姜沉璧,真的是那个传闻中懦弱废柴的庶女?

“姜沉璧不会问出这样的话,你究竟是谁?”

两人性格迥异,被发现是早晚的事,姜沉璧粲然一笑,“我也没听说过,体弱多病的颜家二少爷使得出神入化的‘小擒拿手’啊!”

隔着三尺的紫檀木桌对望,两人彼此目光交聚,各怀心思。

姜沉璧不急,她在等,等男人主动开口,和她合作!

颜弈目光如鹰隼一般盯着她,半晌咧嘴一笑,“看来我二人各有不得已之处。”

姜沉璧一拍手,“可不是!颜公子果然是冰雪聪明、一点就透。”

谁知颜弈话锋一转,又道,“然而,我与姜家素不相识,和姜四小姐也是初次相见—你还差点废了我,我又凭何信任你,同你结盟呢?”

这个老狐狸!还挺记仇!

姜沉璧扶额,其实她又何尝了解颜弈?不过当下形势所迫,自己的宿主实在太弱,等她用这具身体修炼再报仇,估计大国师早成黄泉之下一抔土了!

所以,她需要一把“刀”

眼珠微微一转,她缓慢地在寝房中踱步,“颜弈,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一直在服药,可对?”

男人却不以为意,笑道,“我身子不好,常年服药,不是很正常么?”

“服药正常,可是这药里有毒,还是一味剧毒,那可就不寻常了,”姜沉璧狡黠一笑,“而且,你自己也知情,对吗,颜二少爷?”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