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职场 > 我在东北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9-09-11 16:54:56

我在东北那些年 连载中

我在东北那些年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那血 分类:职场 主角:冯斌林如月

主角叫冯斌林如月的小说叫《我在东北那些年》,本小说的作者是那血创作的职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一个计划经济时代,经济很不景气,大学生毕业找工作成了老大难问题。冯斌大学毕业也后,应父母要求回到东北沈河区创业。在回家的路上,冯斌邂逅了杨阳美女。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冯斌在一家商场找到了工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在东北那些年 第19章 彼此的未来 免费试读

冯雪寒轻轻地点了点头。

当晚,周帅借口到外面买烟,在楼下给张博文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周帅说自己没钱,没办法跟他合作办学。张博文再次给他解释,他找周帅合作,并不是让他出钱,只不过是因为当年他跟周帅的父亲合作,如今周帅的父亲不想参与这个事,但是周帅对于学校的方面,自然是明白一些的,有周帅参与,自然是事半功倍,而且还可以给他少许股份。

听了张博文的解释,周帅又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尽管他想照顾到冯雪寒的心情,可是这个机会无疑是天上掉馅饼。这也是因为当年张博文跟他的父亲合作过,所以这个机会如今才会轮到他的头上。

最终,周帅跟张博文私下约定了时间,见面详谈。他已经决定,暂时瞒着身边这个深爱着自己的女人,等事情有了进展,相信她会理解的,因为他这样做,都是为了他们的未来。

周帅回到家,看到冯雪寒正坐在床上翻看一本相册,周帅凑了过去,看到一张照片。那是冯雪寒和祥符音乐专修学校的其他五位室友在长城上的一张合照,而这张照片正是周帅给她们拍的。

“还是收起来吧。”周帅平静地说。

冯雪寒合上相册,抬起头深深叹了一口气,她的眼圈发红,声音哽咽着说:“我真的很想她们。”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总想着那件事是不行的,我很担心你的状态。”周帅说。

几天之后,周帅在一家茶社见到了张博文,他走进去的时候,张博文正在一边喝茶,一边打着电话。周帅跟张博文打了招呼,张博文朝着周帅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入座。过不多时,张博文就挂掉了电话,转而对周帅说:“是办学的合作方,资源非常丰富,能给我们请到中戏和北影的老师。”

周帅听着张博文的侃侃而谈,越来越兴奋。

“对了小周,考虑得怎么样?”张博文。

原本周帅已经对此满怀希望,但是他不想让张博文看出他的底牌,不想让自己最后陷入到被动局面,于是心平气和地说:“张校长,上次您跟我说了个大概,您把这个项目具体跟我说说。”

张博文对周帅的态度很满意,先是给周帅递了一支烟,说道:“这个合伙人跟我一样,以前也办过学校,不过不太成功,最后干黄了。”

“教育行业不好做呀。”周帅叹息着说。

“小周,这你可真说错了,教育行业将来是国家最重视的行业,但是分怎么做,谁来做。我不客气地说,当年祥符音乐专修学校从经营方面来说,那是非常成功的,无论是生源还是师资力量,那在民办教育机构都算是首屈一指的。”张博文骄傲地说。

“是呀,只不过学校这种机构,除非别出事,只要出事就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北京这种地儿,能来这地方上学的,大多数都是有点底子的家庭,出了事,家长可不会妥协。”周帅想起了当年那件事。

“放心吧,这次不一样,我已经好了一个顺义的大老板,他在顺义有个带院子的楼,以前是公司的办公楼,还有个厂方。我亲自去看过,那建筑质量没得说,包括楼内的管线铺设,我都详细问了,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个地方现在闲置着吗?”周帅。

“闲了两年了,那老板很想用那个地方做点正经事。我就给他出了个主意,做影视学校,他那个厂方正好可以当作摄影棚。”张博文自信满满地说。

“您说能请到中戏和北影的老师?”周帅仍然有些怀疑。

“就是我刚才打电话的那个人,他姓黄,以后你会见到这个人,我们都管他叫黄总,这人认识很多中戏和北影的老师,但是他办学的那几年,把钱全扔里了,现在除了人脉什么也没有。”

“那这个人可信吗?”周帅略显担忧。

“小周,如果人家既有人脉,又有钱,那还轮到咱们什么事,咱们的优势就是经营啊,毕竟以前有过成功案例。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没有他,我自己也有资源,只不过我不想担那么多风险,至于你,我也不想让你担风险,所以你根本不用出钱,出人就行。”

周帅觉得张博文这几句话说得在理,首先张博文一定是先找到他的父亲,父亲无心插手此事,但是却将他打算办班的想法告诉了张博文,所以张博文才找到他。一方面,张博文顾及他父亲的面子,不会坑他。另一方面,张博文势单力薄,也需要他这样一位知根知底的自己人。

“那我以什么身份参与进去。”周帅好奇地问。

“你做后勤部主任,整个后勤归你管,股份等我跟那两个合伙人商量一下再告诉你,只不过我得提前跟你打个招呼,你占的股份可能不多,你看行吗?”张博文说到实际利益时,表情便严肃起来,等待着周帅的反应。

周帅早已在心里同意了张博文的方案,但依然低着头想了片刻,说道:“可以,张校长,毕竟咱也不出钱,经验也不足,很多方面还是得您亲自操心,不过后勤方面您放心,毕竟我本在祥符音乐专修学校读书,对那套后勤体制应该算是很清楚。”

张博文听了周帅的话,心里的石头放下了,随即眉开眼笑地说:“小周,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说实话,这事让我挺为难,一方面我作为长辈和合伙人,又是你父亲的老朋友,不能让你亏着,但要是太偏向你,又怕另外那两个人不干,现在我放心了。”

“您放心吧,咱们这边一切都好商量。”周帅补充一句,他觉得张博文这下可以放心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时半会儿。周帅从中了解到,原来张博文在祥符音乐专修学校被强制停办之后,曾经有几年到外地去闯荡。像张博文这样的北京坐地户,他多少是知道一点的。他们身在首都,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国家发展,首都先行,张博文看准了教育产业在北京的巨大前景,于是便也投身进去。可是张博文不像那些不断涌入首都的有才干的人,也吃不了人家那种睡在地铁站和马路边的苦,只能靠拉关系,找人脉,借助时代的洪流,在这个大市场里分一杯羹。就像那些挖国家墙角的生意人,说他们有本事,这低三下四拉关系的本事着实不能让人打心里佩服。说他们没本事,可是如今金钱又成了衡量一个人是否有本事的标准。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他也只能随波逐流。

晚上,周帅把这个充满希望的告诉了冯雪寒。这许多年,他和冯雪寒朝夕相处,床头吵架床尾和,已经养成了一种遇到任何事情都愿意跟她的习惯,所以他更希望冯雪寒能够理解他,支持他。两个人的关系不是夫妻,却胜似夫妻。周帅虽然是北京当地人,却也从小被送到祥符音乐专修学校,他跟冯雪寒不同,因为父亲的关系,他在祥符音乐专修学校的学费是全免的。有时候他会感慨,他和冯雪寒的相识缘于父亲的一次贪小便宜。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想的。”周帅叹了口气,“我今天跟张校长谈得挺好,我觉得这件事成功的几率很大,可是我心里想的却是我们俩能够一起参与进去,这样岂不是更好。”

“那这样好了,你先跟着张校长,看看他们这个学校到底怎么样,如果形式真的是一片大好,到时候你再跟张校长提起我,看看我能够帮你做什么。”

“雪寒,你是不是对我没信心,不愿参与啊?”

“当然不是,你想哪去了,我只是觉得张校长那人可比你经验丰富,你刚开始跟人家合作,既然人家没提,你还是先不要先入为主比较好。”

周帅想了想,觉得冯雪寒的话有道理,事情还没成,他倒是真把自己当成老板了。周帅性格单纯,没有想太多,猜不出冯雪寒的真实想法。

冯雪寒之所以不愿意参与进去,首先是对张博文没有足够的信任。此外,她是个性格独立的女人,倘若如先前计划的那样,她和周帅从一个小小的补习班开始做起,那么再苦再累,她都能够坚持。可是周帅得到的这个机会太突然,太容易了,竟然使冯雪寒不屑参与。她觉得如果好运气来得快,去得也一定快。在这个人人向往横财的年代,冯雪寒的这种想法,没准会被当作一种幼稚。可是这个女人自从来到北京,每一步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忽然让她转变思想,她难以接受。

周帅白天忙着与张博文主动接洽。冯雪寒则很想知道弟弟目前的状况,便在头一天晚上跟弟弟约定了时间,第二天自己来到了花园路。当她找到弟弟所住的那间地下室时,发现大门敞开,弟弟正蜷缩在那张小桌子旁边,认真地写着什么。

“真没想到,你的适应能力倒是挺强的。”冯雪寒倚着门框,笑呵呵地说。

“姐,你来啦。”冯斌放下手中的笔,“咱们去吃饭吧。”

“你在写什么。”冯雪寒兴致勃勃地走到冯斌身边,走进去才意识到,这空间简直让人喘不过气。

“姐,我在写检讨。”冯斌神秘兮兮地说。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