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言情 > 郁少,放肆宠

更新时间:2019-08-19 16:08:17

郁少,放肆宠 已完结

郁少,放肆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桃子 分类:言情 主角:南桥郁岑然

火爆新书《郁少,放肆宠》是桃子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主角南桥郁岑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当了二十多年的乖乖女,南桥却在回国的第一天晚上,失身了!失身就算了,那个睡她的男人竟然还不要脸地凑上来,声称自己是她的老公!可笑!她的老公怎么可能……好吧,的确有可能那么帅。结婚的时候,南桥义正言辞道...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郁少,放肆宠 第一章 不睡白不睡 免费试读

入夜,江景迷人。

酒店里,南桥站在窗边正欣赏着夜景。回国第一天,闺蜜展馨替她接风洗尘,待会儿少不了要不醉不休。

“南桥!快点儿!就等你一个人呢!”

刚想着,展馨那个大嗓门已经在催促了,南桥只得应声回包间去。

酒店的过道是奢华的金色,灯光清透,南桥转过一处拐角,不经意瞥见一群人闹哄哄的簇拥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闹开去。

那男人过于出挑,叫人第一眼便自动忽略他周遭的其它人,只剩他一人卓尔不凡。

男人像是察觉到南桥的视线,微微偏过头来,一双眸子沉着冷静,深邃凌厉,仿佛只要一个眼神,便能洞穿人心。

南桥的步子陡然顿了一下。

“哎呀,南桥你怎么还在这里?”展馨一开门,看到南桥愣愣的站着发呆,把南桥拉了进去。

一巡酒下来,南桥已经是迷迷糊糊,托着脑袋硬撑着了。

偏偏展馨和那些朋友还不尽兴,这饭局跟酒局无异。

也有人问她,“南桥,在国外这么多年,你就没有谈个恋爱什么的?”

南桥想答,话到嘴边只剩眩晕想要呕吐的感觉。

展馨替她解围:“我们南桥天生丽质,可不得很多人追?”

“展馨,你看你这副恨嫁的模样,巴不得像南桥一样吧?你要是有南桥那么好的命,一辈子遇上一个郁岑然就够了!”

郁岑然?

是谁?

“呕!”南桥突然干呕了一下,连忙冲出房间,往外头的洗手间跑。

展馨在她后面喊:“南桥,洗手间在里边儿…”

她晓得的,包房里有洗手间,她这是为了躲酒才出来的。然而站起来了才知道自己有多醉,醉得连方向都分不清了,勉强摸到洗手间,吐了一阵,抬起头来,更是眩晕得厉害。

南桥酒量一般,小酌还行,但经不住朋友们这么热情的‘折腾’

“顾巧巧?你怎么在这里?”

“还喝醉了?”

南桥在走廊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后面不知道谁在说话。

几分钟后,南桥只觉得自己手臂上多了两双手,不知道是谁在扶她,迷糊之中,她道了声谢。

当当的两下敲门声,没有人回应。

“嘿,没人,正是好时候,郁少一定会感谢我们这个suprise!”

郁少又是谁?

南桥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甩甩脑袋,却被人用力一推,身下似乎是软软的大床。

“展馨…展馨?”

房间里灯光昏暗,回应她的只有浴室的水声,南桥揉了揉突突跳得厉害的额角,开始自己脱衣服。

等到脱完,人已经断片睡着了。

郁岑然从浴室出来,看到床上的女人,黑眸一紧。包养顾巧巧这么久,他从不留她过夜,这是他的规矩,以顾巧巧的性格,断然不会这么不知分寸。

那这又是谁?

他伸手捞起一件女人的衣服,一股刺鼻的酒味儿袭来,叫人烦躁。他把衣服一扔,床上的女人这时嘤咛了一声,声音娇柔带着醉后的媚骨:“郁岑然…”

她认得他?

郁岑然走到床前,拨开女人挡在脸上的头发,眼眸一紧。

她不是顾巧巧!

郁岑然坐下来,手指轻抚着南桥的脸蛋,难以言喻的感觉从胸口蔓延开,她给他的感觉那样熟悉。他喃喃的,叫住那个魂牵梦萦的名字,“南桥…”

南桥觉得头疼,睡梦里反反复复的有熟悉的声音在说话。

“你要是有南桥那么好的命,一辈子遇上一个郁岑然就够了!”

“南桥…郁岑然…”

她分明不认识郁岑然。

梦里有人在亲吻自己,温柔缱绻又隐含着即将爆发的力量,南桥热得好像置身锅炉之上。

夜,还很长。

南桥醒转过来时,已经不知道是几点,房间里弥漫着的暧昧气息还未散,厚重的纱帘前堆积着亮眼的光。

动了动身子,却是极致的疼痛!

“呼。”南桥轻哼一声,嗓子却是沙哑的。

惊觉自己一丝不挂,南桥坐了起来,再看看自己,这副形象…

昨晚…

她做了些什么?

“醒了?”

特属于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郁岑然一身白色衬衣黑色长裤,干净整洁,正坐在床边,一脸暧昧的看着南桥。他手里把玩着南桥的头发,见南桥睁开眼,闻了闻她的发香,打趣道:“这么多年了,你对洗发水的偏执还是没变。”

“你是谁?”南桥抱紧了被子,端详着眼前的男人,她对洗发水味道的选择有偏执,不能太浓,不能太淡,总喜欢挑兰花香的,这些,极少有人知道。

该死!

她头好疼!

郁岑然前倾的身子变得笔挺,他理了理领口,凝视着南桥的脸,她的脸上写着大大的陌生,她忘记他了!意识到这一点,郁岑然危险的眸子半眯起来,“你是在说,你忘记了我?”

南桥有些莫名其妙,身上难堪的疼痛让人火气陡然攀升,她稀里糊涂被人睡了,醒来被人质问忘了他?南桥不答他的话,语气已经很生气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刚好问了我想要问的问题,你怎么会跑到我的床上?”他戏谑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疏冷又淡漠。郁岑然显然是不相信的,不相信南桥会真的忘记自己,也许…

她是在演戏逗他?她为什么这么做?

南桥咬唇,“即便我进错了房间,你也不应该…”

“不应该什么?”郁岑然耗尽了耐心,站了起来,气势一下子变得凌厉压人一头,他步步紧逼,继续:“不该睡你?”

南桥偏头,愤愤不说话。

郁岑然见她不肯认自己,他也没有认她,装作陌生人一般冷漠,说道:“送上门的,不睡白不睡。当然,如果你需要钱,这里是十万块支票。”

他手指轻捻,便从兜里拿出一张支票,洋洋洒洒签了字,扔到她的面前。

“郁岑然,你当我是什么人?”瞥见支票上的名字,南桥愤怒道。

南桥真是快气疯,她瞪着他,吼道:“转过身去!”

郁岑然不听,朝她靠近。他是真生气了,不管南桥是演戏还是有苦衷,她回国后不认他这个青梅竹马,当真让他难堪!尤其是…在他们有过昨晚的温存之后!

他一定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见她只露出一颗脑袋,身子在被子里扭来扭去,郁岑然要伸手去掀被子,南桥立即呵斥道:“住手!”

“砰!”

房间的门,这时从外面被人猛的推开了。

床上的两人停下动作,都望向门口。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