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穿越 > 神厨毒妃

更新时间:2019-08-13 10:37:04

神厨毒妃 连载中

神厨毒妃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言辞凿凿 分类:穿越 主角:霁云暮南辞

新书推荐,《神厨毒妃》是言辞凿凿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霁云暮南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们有着同样的名字,只是一个是善良的医生,妙手回春!一个是毒谷恶毒无脑圣女,百步施毒!她爱好美食烹饪,南辞爱好杀人于无形!一朝穿越,医毒融合,初见时冷漠高傲,熟悉后蛮横无理,呆萌可爱。什么权势,陷害她...展开

本书标签: 未来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神厨毒妃 第十一章 遇险 免费试读

南辞最为拿手的还属川菜,可偏生这古代作料少的可怜,这隔日还得去山上找找材料,也就只能勉强做点西餐。

西餐用料简单,许多蔬果都能够制作调料。

面点,鸡肉脯,水果沙拉,没有沙拉酱,也就随意弄了点番茄酱,这前后一折腾,动作极快。

不过须臾,南辞就端上了桌,一行人看得一脸懵,说道:“你这是何菜,为何这般奇怪?”

“尝尝,也不知你们能不能习惯。”要说这西餐,对于吃中餐长大的人而言,味道着实不能恭维,到底时间一久,倒也习惯。

霁云暮眼下看着惊奇,却也不语,自吃了那晚的粥,此时便更加想要尝上一口。

“瞧着云小子这双眼,想必已是美味。”大叔实现捻了一块鸡排放在嘴里,一双眸子立即弯成了月牙状道:“外酥里嫩,原来这鸡还能做出这等美味。”

赤木在一旁站着,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听这话一说,余眼看过来,却还是巍然不动。

南辞将碗筷摆布好,便道:“坐下吃着吧!打斗了那么久,这怎的也消耗了不少体力。”

霁云暮这才坐了过来,南辞嘴角微微上扬,见赤木还站在原地未曾移动,便道:“你还傻站着干嘛!过来啊!”

“我这…我且稍后再进食,王妃莫要理会我。”赤木这一听南辞的话,简直被吓得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南辞直接起身,却也清楚古代的贵贱之分,却毫不在意走过去领着赤木走过来说道:“既是大叔这儿,便没有什么贵贱之分,倘若有些人执意如此,我这也是卑贱之人。”

简单一句话,少了之前的俏皮可爱,多了一丝冰冷,大叔摆了摆手道:“我全然到此悠然见南山,却也与那乡野村夫,这里没有什么权势,只有朋友亲人,且坐下一道吃便是。”

霁云暮始终未曾多言,只见南辞所说那句话,一双眸子竟紧盯着他。

半晌,心中仍旧忿忿不平,总觉应该说些什么,便亲自给南辞夹了块鸡肉脯,说道:“王妃所说皆是,是为夫疏忽了。”

南辞手突然一滞,心下略微扑通乱跳,捏紧手心便将鸡肉脯夹给了赤木道:“王爷所言差异,你我仅凭你一人语,也无官面也无实。”

四人成桌,就见两人斗嘴皮子去了,赤木这低头一看,这鸡肉脯他是吃还是不吃…

霁云暮这一听,便侧身而坐,看着南辞流露出一脸邪魅之笑道:“莫不是夫人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要脸!”南辞听着,就低垂着头极其尴尬的自顾自吃着。

“也是,这些事,我们私下说去。”霁云暮全然没了之前那般冷漠冰封,让赤木和大叔双眼恍若带着闪光,只埋头吃东西。

大叔时而会说几句味道不错,还反复询问南辞做法,南辞不厌其烦的说了几遍。

“叔伯打听着干嘛!临了,你跟家来吃便是。”霁云暮时时刻刻都不忘占南辞的便宜,南辞却也不理会他。

饭后南辞直接唆使着霁云暮去洗碗,霁云暮怒道:“本王乃堂堂…”

“对不起,这里乡野山村,无人识得本王!”南辞毫无疑问,直接一口回驳,呛得霁云暮无话可说,赤木见状,急忙说道,“这还是奴来做吧!”

“你还有事要忙,随我来。”南辞直接就带走了赤木,留霁云暮站在原地,神情崩溃。

大叔站在他身侧,晃了晃脑袋说道:“可算是有个人能治得了你这孤傲的性格了。”

说着,就收拾碗筷准备走,却被霁云暮拦下说道:“叔伯,你还是去休息吧!”

南辞走到大叔的书房直接,捡了两张粗糙暗黄的纸,又见毛笔用不上手,索性将笔杆弄成两段,就在纸上画了手术所用的道具。

“我上面尺寸大小都有标记,且去给我准备,越快越好。”南辞说罢,便起身上了这屋子后面的大山。

在被良驹带来之时,鼻子通透的很,却也闻到了山中草药浓郁,想必这山上应该能够找到打石灵,或许可以吃吃看。

南辞仅凭借着脑海里对药材生长地狱,便急速的找到了草药,但转山,却发现这山中果然是草药繁盛之地,脑子反应极快。

“这应该是她的记忆。”南辞对草药只有极少的认知,却不能够立即知晓其作用以及习性,“你为何就死了呢?如此才华,当真可惜了,我倒也可以替你好好将这医理继承下去。”

正说着,迎面而来的就听闻这山野之中,潜藏着野兽。

“真倒霉!”南辞说话之间,只见灌木抖动的厉害,南辞四周看了一圈,周边树木都是高树枝,这可就有些为难她了。

仅思考这一会儿,灌木林里就已经冲出来全身乌黑,这定睛一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野猪?

南辞没有时间嘀咕,眼下跑路也不可能,不得不冷静下来,看着周边的草药,脑袋突然灵机一动,野猪已经冲了上来,南辞在地上打了个滚,手里却采了草药,放在嘴里就是一阵咀嚼,随后快速吐出,只觉身体里突然之间有些麻木。

在腰间拿了清醒穴,这才精神一抖,野猪一个劲向前冲,因她身体灵活,到底让野猪直接撞在了树干上,一颗偌大的树,生生被撞了一个洞,树叶因为震动,不停飘落而下。

没有针筒,无法远距离致晕,即便有,这量也不够,真思索着,便见一旁有一只死了的白兔,却也不知道野猪对血腥味有没有影响,却也只得一试。

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咀嚼,更何况等咀嚼完了,她首先一个晕倒。

索性将草药揉成团附在毛皮里面,野猪已经冲了上来,南辞一把就将野兔丢了过去,可野猪没有受到丝毫影响,那架势就好像被红布惹急了眼的牛,完全没有理智可言。

该死!怼天怼地她都不怕,偏偏这野猪完全就一根筋,好斗!这四周又全然没有庇护之处。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