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言情 > 傲娇总裁放过我

更新时间:2019-08-13 10:23:22

傲娇总裁放过我 连载中

傲娇总裁放过我

来源:微阅云 作者:化身孤岛的蓝鲸 分类:言情 主角:白倾念池北辙

独家完整版小说《傲娇总裁放过我》由化身孤岛的蓝鲸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倾念池北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九死一生的天涯孤女,失忆后莫名成为顾家大少的新婚妻子,被丈夫丢在伦敦五年不管不问。回国后的第一天,她先被劫财,又遭陌生男人占有。青梅竹马的老公,在外面拥女人无数,她不过是个挂名太太,活在他精心编造...展开

本书标签: 重生小说 贵族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傲娇放过我 第5章忍耐 免费试读

白倾念一怔。

顾景年为了替她出气,而不惜犯法吗?这个认知让白倾念刚刚还憋闷的心胸,此刻豁然开朗。

原来顾景年不是不在乎她,而是不喜欢挂在嘴边而已。

但是随即她又蹙眉,不赞成顾景年的做法,刚想开灯下去,就听见顾景年再次对电话那端的人说:“查查那劫徒以前犯过的案子,把他交给警察处理,你再在暗中调查他是碰巧了,还是被人指使。记住不要声张,这件事若是被媒体知道了,顾氏的敌人又会大作文章。”

劫徒背后有人指使?白倾念浑身一僵,如果顾景年的怀疑是正确的,那么那个强占她身体的男是受人指使吗?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白倾念的后背出了一层冷汗,客厅里的灯光突然大亮,顾景年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半夜的不睡觉,就为了偷听?”

“我没有。”白倾念垂首站在楼梯上,灯光倾泻在她身上,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顾景年眸光一暗,眯着眼睛说:“下来。”

白倾念下楼走到沙发前,还不等她坐下,对面的顾景年一个箭步上前,拉住她的手腕把她扯到怀里,抱在了腿上。

白倾念这几年来鲜少与男人接触,即便此刻抱她的人是她的老公,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她想到那晚那个男人突然从背后抱住她的画面来,脸色还是在瞬间变得惨白。

她的脊背挺得很直,浑身也僵硬如木偶,抱在怀里远没有那些柔若无骨的女人舒服,顾景年却收紧了手臂,圈揽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身,两手扣在一起,附在她耳边低声问:“睡不着?”

从小就养尊处优的男人,一双手生的细腻漂亮,搭在白倾念腰腹间,即便隔着衣衫,掌心里的温度还是让白倾念感到滚烫如火。

她在顾景年怀里不动声色地收缩着身子,忽略他喷洒在她耳边的灼热气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时差没有倒过来。”

顾景年“唔”了一声,胸膛贴着白倾念。他不算强壮,却也不清瘦,1米82的个头,能轻而易举把这个娇弱的小女人全部纳入怀中。

觉察到白倾念在他怀里动来动去的,他被她磨得浑身燥热,脸色有些潮红,咬着牙沉声道:“安分点!医生叮嘱过你这身体不适合剧烈运动。”

白倾念先是一怔,随即想到那晚的经历,她鼻尖一热,突然反身抱住顾景年的脖子,伏在顾景年的肩头,再也忍不住地哭起来。

即便她是被强迫的,但背叛这场婚姻的仍然是她,顾景年越是对她好,她越是难受。

顾景年如此待她,她却一再地欺骗他,顾景年顾及着她的身体,却有人把她做得晕过去,她心里怎么能不难受?

她对不起顾景年。

“景年。”

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保护自己,我背叛了这场婚姻,我对不起你。

她的声音里带着哭泣,嗓音嘶哑地叫着顾景年的名字,整个人都依在顾景年的身上,那么纤瘦娇弱的身子,他一条手臂就能把她揉进胸膛里。

他渴望了那么多年的女人此刻就在怀里,即便她不记得他,他内心还是止不住狂喜和满足,一怔后伸出手臂将她揽进怀里,埋首于她的颈间,他用低沉的男人嗓音问:“怎么了?”

他滚烫的温度传给白倾念,那抵在白倾念小腹间明显有了反应的某物,让白倾念浑身一僵。

她哭过一场后,脑子便清醒过来,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她把脸埋在他胸前,轻轻摇着头说:“后背疼。”

“我已经让人去配药了,明天一大早就送过来。”顾景年整颗心都被柔软填满,没有深究白倾念突然大哭的原因,听到白倾念喊疼,他的心也跟着一疼,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一双大手从白倾念腰间移到背上,本想把手伸进去查看,最终还是缓缓落在她的衣衫外。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要了她。

白倾念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突然感到腰间一紧,下一秒,她已被顾景年打横抱起往楼上走。

她脸一红,更紧地搂住顾景年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胸前不出来,但顾景年的衣服上早已被她的眼泪浸湿,虽然靠在上面凉凉的,但她的心里却有一阵暖流滑过。

顾景年掀开被子把白倾念放在床上。

白倾念拉过被子的时候,顺势瞟了顾景年一眼,见他铁青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她的胸口便没有那么堵了。

顾景年看着白倾念一双漆黑的眼睛直直盯着自己,先是一怔,随后一挑舒长眉毛,柔和灯光下一双眼睛盛满了桃花,笑问:“不睡了?是不是真想做点运动?”

闻言,白倾念又想起那个男人对她做过的事,她胃里再次泛起一股恶心感,那晚的靡乱和肮脏,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她死死咬紧唇,脸色早已一片青白。

顾景年看到她把身下的床单揉皱,一脸惊恐慌乱的表情,好像他顾景年就是豺狼虎豹一样,他的心脏狠狠一缩,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突然攥住一样,痛得他咬紧了牙。

“再不闭上眼睛,我会认为你期待我做点什么。”他这句话说完,就见白倾念立即拉过被子蒙起头,道了一声“晚安”后就没有了动静。

就那么不想要他碰?顾景年握紧拳头,铁青着脸死盯着她紧紧搂着被子,蜷缩成一小团的身子,看到她就连睡觉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一副防备警惕的姿态,他嗤笑一声。

若是他真的要碰她,她以为她能躲得了吗?

顾景年盯了好一会,握紧的拳头又松开,才压下心中那股想要白倾念的冲动。

这么多年他都等过来了,如今她回到了自己身边,比隔他千里更容易让他掌控,为什么他却突然失了安全感?他究竟在焦躁什么?

顾景年心下一片烦躁,眼看着被子下的那一团身体不知为何正轻轻地颤抖,他眉头一皱,上前强行拉开被子,看到灯光下的白倾念未干的眼泪,衬着小巧精致的脸,说不出的楚楚可怜、勾人心魂。

顾景年紧紧抿唇,片刻后站起身去浴室把毛巾浸了温水又拧干水,坐到床沿上侧过身子,一手拉开被子,一手把温热的毛巾覆在白倾念脸上,给白倾念擦脸。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