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短篇 >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

更新时间:2019-06-27 15:15:59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 连载中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李伊人 分类:短篇 主角:阮孟冬周凯风

主角是阮孟冬周凯风的小说是《爱你蚀骨,情深依旧》,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李伊人创作的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曾经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只因为爱,成了他的囚徒。我的低声下气,换来的只有他的侮辱,却不见半分怜惜。可当我远走万里,身边已有能伴我终生的良人他却又一次来到我的面前:阮孟冬,跟我回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爱你蚀骨,情深依旧 第3章 爱上他是劫难 免费试读

身份?我还能有什么身份?在周凯风眼里,我阮孟冬只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

我拢了拢微微凌乱的头发,拉了一下西装外套,那上面还沾染了他些许的味道,熟悉又陌生。我轻的动作就像是拂去了心上带着锥心之疼的阴霾,我不疼,真的一点都不。

过去那三年的痛苦都一一承受下来了,这一点痛算什么呢?

“周总,您说笑了,我怎么会忘了呢?”我笑盈盈的对他说着,脸上没有一丝的落寞和悲伤,靠卖笑和无所谓来伪装自己,我还能好过一些。

这些年,我清楚的知道,每次周凯风羞辱我时,却没有在我面上看到预料中的痛色,便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他千方百计的折磨我,羞辱我!就是想在我脸上找到悲观和消弭。他特意让我去陪客户,让我签不可能签上的合同,就是想让我痛苦,回来求饶,忏悔我做的坏事。

我并不知道他会派侦探来跟踪我,当他把那堆香艳的照片摔在我身上羞辱我时,我并没有解释,默认的态度更让他恼怒。

我知道,他认定我害死了苏菁,他恨不得亲手杀了我。

他笑了,冰冷异常:“阮孟冬,像你这样的女人,早就该死了…”

尽管司空见惯,但听见他这样说,我还是痛苦的难以忍受。

我的心猛地一颤,狠狠地被刺痛了,可我面上却笑的明媚,嘴角咧开,像小时候妈妈说的那样,难受的时候要笑,一定要笑,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是啊,我早就该死了…如果没有弟弟,我早就该死了…

我一无所有,早就该死了。

周凯风曾经是我的全世界,我爱他,默默爱了将近十年,我曾以为,他是最阳光最温暖的男子,该配得上这世间最好的女子。他善良,温暖,乐于助人。我也跟着他的脚步,一点一点使自己变得更美好,这么多年,只为了离他更近一点。

后来,苏菁出现了,他们要订婚了,我虽然难过的要死,哭了整整几夜,也只能打碎了牙齿,裹着血和泪往肚子里咽,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可是在最后,却被看成是杀害苏菁的凶手。

我忍了三年,就算在当初被周凯风硬来破了处子之身,父母全都死了的时候都没有爆发,可是我现在忍不住了,口中嘶吼着:“周凯风,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我没有害死苏菁!她的死跟我没有关系!就算你一辈子这样羞辱我,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如果你真这样恨我,那就杀了我!”

苏菁从前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把周凯风抢走,她生前得到了他的身,死后还霸着他的心!

那我又算什么!从始至终都是个笑话吗?

周凯风瞧见我眸中的痛苦很是兴奋,似乎我越痛苦,他便越高兴,他狠狠地捏着我的脸颊说:“阮孟冬,我警告你,苏菁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吗?你只不过是她身边的一条狗!杀你?便宜了你!”

我一个踉跄,被推倒在办公桌上,头部正好撞到冰冷的大理石台面上。

坚硬的撞击使我脑袋一疼,嗡的一下,险些晕倒,视线一转,却看到了桌面上的照片。

苏菁清纯姣好的容貌依旧,笑的那样甜美。

“滚!”

周凯风一把将我拂到地上,怜惜地将苏菁的照片擦了擦,温柔的摸了摸照片才慢慢放下,摆好。转过身来时,又恢复了往日的贵气和平和,他不咸不淡地说:“合同签不上,你弟弟也别想活了。做与不做,看你。”

走出办公室,我走出了商业大厦,一路受了不少冷艳与闲言碎语。现在整个集团应该都会传扬着我如何如何不要脸,大白天勾引的事儿了。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怕,也不在意,一个**,还在意这些闲言碎语吗?

孟青,一定要好好的,姐姐一定会拼尽全力保全你的。

夜晚,华灯初上。

好乐迪高级会所的霓虹闪烁着,我按照约定时间来到指定地点。我穿着深V礼服,为了方便谈事情,我穿得有些性感,丝质的衣料穿在身上,紧密的贴合着我的肌肤。准备好一切后,我才进入约定的包房。

我坐在包房的沙发上,看着这里面的陈设,悄悄打开手包上的微型摄像设备,才准备妥当,便看到了推门而入的张总。

他脑满肠肥,色字都写在了脸上,一见到我便两眼冒光,全是色急的模样。

我站起来虚迎了他一下,刻意和他保持了距离,他也还算规矩,几杯酒下肚,手便不老实起来,开始毛手毛脚的。

喝了一整瓶人头马后,他就开始借着醉意想要逼我就范,我不敢立即抵抗,便顺着他的意思要与他做游戏:“张总,别急嘛,咱们玩个游戏,你带着布条,如果能抓到我,我就脱一件衣裳,怎么样?”

我知道,我的声音很柔很轻,再加上故意做出娇媚的音调,风流入骨,一般来说是没有人能够抵抗的住的。

张总立即答应,还连连在我的手上亲了几下。

我忍着恶心,面上还要带着笑。

布条绑好后,我暗暗叫了之前好的原本就在好乐迪的小姐进来。那小姐穿了跟我一样的衣服,一下子就被张总抓到。

我见时机成熟,便对那小姐使了一个颜色。

我自己没有兴趣看现场,便转过身去。却听见张总清醒地说:“阮小姐去哪啊?”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