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穿越 > 爱上无敌俏皇后

更新时间:2019-02-25 11:10:43

爱上无敌俏皇后 已完结

爱上无敌俏皇后

来源:作者: 作者:玉扇倾城 分类:穿越 主角:

主角叫梅星甘苏青峰的小说叫做《爱上无敌俏皇后》,本小说的作者是玉扇倾城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别人穿越要么坐拥美男,要么锦衣玉食,为什么她一穿越就遭遇家庭暴力!这个霸道邪恶的皇上,居然敢这么对她,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梅星甘,看她如何报复这个自大男!她频频挑战皇帝的权威,被打入冷宫,照样逍遥自在...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小说 虐恋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爱上无敌俏皇后 【十九】阴谋 免费试读

不赤这才说道:“王上,这其中有个很大的问题,高凌是在丞相的府上被抓的,也是丞相举报的,您觉得以高凌的性格,他会放过丞相么?”

连城顾笑了笑,紧皱的眉宇突然松开了,说道:“还是你想得比较周到。”

不赤摸摸脑袋,笑了笑说道:“我也只是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不知道您想到了些什么?”

看着连城顾那么开心的样子,不赤觉得他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重要的线索,所以才会那么开心。

连城顾嘴角扬了扬,说道:“这件事,孤已经知道原因了。”

正说着,小顺子喊道:“王上,丞相大人求见。”

连城顾冷冷笑了笑说道:“宣。”

黄赴疆进来行礼后呈上了一个本本,很谨慎地说道:“王上,这个乃是微臣从高凌处搜到的一份名册,上面很详细地记录了他与朝中大臣的详细经过。”

连城顾打开一看,笑了笑说道:“这个是高凌亲自记录的么?”

黄赴疆赶紧说道:“这个乃是他的师爷所写,人已经被微臣请到了丞相府,您随时可以审问。”

连城顾看了看他,说道:“好。”

黄赴疆告辞后离去,连城顾将那个本本往桌上一丢,冷冷笑着说道:“果然不出孤的所料,这里面的一切都是个大的阴谋。”

近墨和不赤互望了一眼,说道:“王上发现了什么事情?”

连城顾嘴角抽了抽,带着几分鄙夷的神情,说道:“这份名单你们看看吧。”

近墨和不赤看了一眼,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这上面怎么会有铁大人?”

铁大人是刑部尚书铁树同,他除了刑部尚书这个身份之外还有一个最鲜为人知的身份,因为知道这个身份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所以这次他的名单才会出现在这里。

也正是因为如此,连城顾才会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个名单是假的。

而近墨和不赤之所以知道,则是因为铁大人正是不赤的父亲,他们很少公开见面,甚至连尚书府的仆人都不知道这个秘密。

当年不赤只有五岁的时候,就被送去学武,很少回来,连城顾也是那时候被送去的,此事都是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所以朝中基本无人知道不赤是铁尚书的儿子。

近墨说道:“王上,那这份名单之外的,是否可以认为是高凌的党羽?”

连城顾冷笑了一声,说道:“可以作为参考,但不一定。”

不赤想了想说道:“王上,其实即便是高凌的党羽,也可以不必受到牵连,只要皇恩浩荡,他们还是有改邪归正的可能。”

连城顾点点头,说道:“孤也是这样认为,只要对这些人稍作警示,给他们假以时日,再做定夺,若是能一心向着朝廷,而非冥顽之辈,皆可重任。”

近墨笑着说道:“如此说来,丞相是有私心了,他或许是想借着这次的名单事件,铲除异己,扩大他在朝中的势力。”

连城顾冷冷地笑着,说道:“怕是不止这些了,哼,有些人有些事,孤可真的不能小视,稍作大意,他们就会在暗中做些个手脚。”

不赤说道:“难道王上您怀疑丞相和高凌之间还有什么不可能告人的阴谋?”

连城顾点点头,说道:“高龄不是红裳救的,红裳出现在师傅处,距离天牢尚有尚远,就算是她轻功卓越,不在我们之下,也不能那么轻易地就赶去了天牢,并且劫走了高凌,再说了,她若是想要劫牢,又怎么会跑去找梅妃呢?”

不赤点点头说道:“而且那个地道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挖通的。”

连城顾站起来说道:“去看看那个牢头回来没?问他地道通往了何处。”

近墨点点头,说道:“是。”

连城顾则带着不赤到了梅星甘的住处,刚进去就看见月红在粘着苏青峰,而梅星甘则是躺在榻上瞪着那双空洞的大眼睛很无辜地看着他们。

月红拉住了苏青峰的胳膊,撒着娇说道:“帅哥峰啊,你变个超大的金戒指给我好不好嘛?要比娘娘手上的那个还要大,要足金的,掺铜的不要。”

苏青峰苦着一张脸,又不好发作,只好侧目从梅星甘那边寻求国际救援,但是梅星甘立刻将目光移开,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这时候如果将月红从苏青峰的身边弄开,那月红一定会记恨她,会将缠人的磨劲转移到她的身上来。

那可就烦死了,所以呢,还是牺牲下苏青峰比较好。

面对梅星甘的无视,苏青峰那个恨呐,但是又无法拒绝月红的一再纠缠,只好挪到了梅星甘的身边说道:“你好狠。”

梅星甘装作刚看完风景的样子,转过了头来,眨眨眼睛,说道:“啊,你跟我说话啊?哦,不好意思,我没听见,喔呵呵呵…”

苏青峰不怀好意地拉住了她的手,激动地说道:“没关系,现在听不听见已经不重要了。”

说完,他立刻一旋身到了月红的身边,说道:“如果我现在变给你了,你不是就不再缠着我了?并且不会再缠着我给你变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

月红赶紧点头,说道:“嗯嗯嗯,这个是一定的。”

苏青峰笑着说道:“好吧,你看好了,妈咪妈咪哄,变!”

在他的手上真的出现了一个金灿灿黄澄澄的大金戒指,月红赶紧一把抢了过来,尖叫道:“哇,真的是金戒指,好漂亮啊!”

月红兴奋得一边咬着金戒指试纯度,一边蹦了起来,叫道:“帅哥啊,要不你再帮我变一副金耳环出来吧。”

苏青峰无奈地看着她,说道:“刚才你说只要这个金戒指,所以我就给你变出来了,现在你要别的我已经变不出来了啊。”

“不嘛…你变…”

“变不出来,怎么变啊?”

“那你金戒指怎么变出来的啊?而且还是跟娘金戒指很相似哩。”

月红的一句话提醒了梅星甘,她往手上一看,不由爆叫了起来,说道:“苏青峰,你个死人,居然偷了我的戒指给月红!”

苏青峰一脸坏相地说道:“不是吧,我可是变出来的啊,不信你可以问月红,这个戒指绝对是我变出来送给她的。”

月红一听,赶紧将戒指戴在了手上,说道:“不错不错,我作证,这个戒指绝对是帅哥变出来送给我的。娘娘啊,您可不能因为我们的戒指长得有点像,就想要黑我的啊。”

梅星甘也懒得跟她计较了,只是白了苏青峰一眼,说道:“算你狠。”

这时,连城顾从外面走了进来,众人赶紧行了礼,连城顾:“还疼么?”

梅星甘笑了笑,空洞无神的大眼睛里透着一股倔强,说道:“不疼了,估计快要好了。”

连城顾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嘴唇微抿,淡淡地说道:“嗯,那就好,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那么开心。”

梅星甘皱皱没有,说道:“王上,您那是什么眼神啊?都郁闷成这样了,还开心啦?”

连城顾笑了笑说道:“孤是听着里面挺闹腾的,所以就想着你们一定是玩得很开心。”

梅星甘嘟着嘴巴,说道:“是这样的,月红让苏青峰变一个金戒指,苏青峰偷巧,偷了臣妾的戒指就走了。”

她话音一落,就看见月红飞一般地跑了出去,说道:“不知道,奴婢的戒指是苏帅哥给的,其他的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苏青峰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连城顾笑了起来,尽管眸子里还是藏着深深的担忧,但是面上还是笑了起来,说道:“没事,一会孤去太后那边给你要一个。”

梅星甘眼睛弯弯的,笑道:“好。”

这时,近墨进来了,他说道:“王上。”

连城顾会意,说道:“你们先聊着,孤有事先走了。”

说着,脉脉含情地看了看梅星甘,转身走了出去。

来到了御书房,近墨方才说道:“那个地道一直通到王宫外面的一株古树中。”

连城顾冷冷地笑了笑,说道:“这样的一件工程没有个几天的时间是绝对做不到的,也就是说,这更加肯定了孤的猜测。”

近墨说道:“难道王上是认为?”

连城顾看了看他,说道:“不错,该是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了。”

近墨和不赤对望了一眼,说道:“难道是丞相大人?”

连城顾对不赤说道:“晚上,你去一趟。”

不赤点头说道:“是。”

连城顾的目光带着淡淡的阴冷,让人见了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再过两天,红裳就要来了,那个十分诡异的女人,她的心中究竟藏着多少的秘密和野心?居然会使用蛊毒,这么阴狠的东西,实在是不可小视。

如果在和梅星甘之间做出一个抉择的话,他真的能做出一个完美的抉择么?

他其实真的不知道。

黄昏十分,暮云四合,彩霞满天。

梅星甘趴在了窗边看着外面绚丽的风景,心中突然涌起了一阵难过,不知道这美好的精致,她还能欣赏几天,或许后天她就要死了吧,就要远离这些纷纷扰扰的是非了,当然也要远离她最心爱的连城顾了。

想起这些她的心就一阵的颤抖,无忧伤。

不知道再次的死亡之后,等待着她的又将会是什么,继续的穿越还是彻底的消失呢?她不知道,也不敢去想,如果可以,她愿意化成一阵风,安静地拂过连城顾的面庞,给他一个深深的亲。

苏青峰站在她的身后,轻轻说道:“夕阳真好看,像涂抹了大红的胭脂一般,很美,很像你笑起来的样子。”

梅星甘笑着在他的身上拍了拍,说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会说话了呢?以前额,你可是个大大的木头耶,跟你好好说话都难,更别提这些肉麻兮兮的甜言蜜语了。”

苏青峰笑了起来,说道:“难道你不知道人是会改变的么?”

“咦!”梅星甘撇撇嘴,说道:“就你这样的,还会变,真是稀奇了,认识你那么多年也没见你变过,这会子咋就变了呢?一定是有情况,根据我之前研究了那么多年的丰富的经验表示,能让一个人迅速改变的因素,只有一个,那就是爱情!”

她说着,一脸八卦地凑了过来,说道:“说吧,是不是恋爱了?”

那个八卦的样子,让人忍不住会错觉她是个正常的,一点也不会想到她此刻正在受着病痛蛊虫的折磨。

苏青峰白了她一眼,说道:“哪里额,我要做永远的钻石王老五,让那些女孩子一个个等我等到白头。”

梅星甘狠狠瞪了他一眼,非常不满意地说道:“切,跟姐还玩保密,有问题不跟党组织汇报的同志,不是一个好同志啊,你要学乖一点,要乖乖乖一点,这样姐才会开心,姐开心才会对你有爱,姐一有爱,党组织自然是会关照你的。”

月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说道:“是啊是啊,我们娘娘都是快要死的人了,你不说清楚的话,她会死不瞑目的。”

苏青峰擦擦汗,白了月红一眼,说道:“看她现在的样子,能说会道,八卦精神无极限,一点也不像快要死的人哩。”

这丫头真的很不会说话耶,苏青峰听着都觉得很郁闷,梅星甘擦擦汗,默不吭声,表示没听见。

月红完全无视两人很不和谐的动作,继续眉飞色舞地说道:“那是因为娘娘今天有点回光返照,所以你要抓紧时间说,不然一会娘娘屁嗝了,你想说她都不听见了,你就等着看她死不瞑目吧。”

梅星甘双手握紧,虽然她是对生命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是她也不希望自己被人这么赤果果地利用了。尤其对方还是月红,更不能成为她威胁利秀苏青峰的。

于是,梅星甘用冷笑的眼神看着月红,口中淡淡地说道:“月红啊,你的金镯子金戒指金耳环…”

月红马上蹦了起来吗,火烧**似地蹿到了外面,叫道:“我去厨房看看娘娘要的莲子羹好了没,马上端来…”

听她这么一说,小德子也立刻狂奔了出去,别人不知道,他小德子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让他姐一定又是去御膳房卖娘八卦去了,他得跟着去学学经验,赚钱,那可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

梅星甘擦擦汗,她什么时候要莲子羹了?

苏青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月红真的很不会说话,你也别往心里去了,想必她也是无心的。”

梅星甘笑了笑,说道:“我要是跟她计较,我早就气死了,我能活到现在,靠的就是不跟她计较,把她的话当做耳边风,呼的一下就过去了。”

苏青峰也不由笑了笑,她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梅星甘说完了之后,又赶紧凑了过来,说道:“来,我们继续吧,说,迷恋上哪家的妞了?说给姐听,姐出马,绝对能帮你搞定。”

苏青峰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没有,哪里有什么妞等着我泡啊,我对泡妞已经不感兴趣了,我只是想…”

没有等他说完,梅星甘已经瞪大了眼睛,两眼异常兴奋地叫道:“青峰啊,还真没看出来啊,你小子,不错不错,有潜质啊。以前还没看出来,这可是一个质的飞跃啊,你这猛的一说,我还差点愣住了。”

苏青峰看着她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有点搞不清楚了,说道:“喂,你怎么了啊?脑子秀逗了还是短路了?”

梅星甘笑眯眯,说道:“我这是惊喜,你终于可以满足我这个腐女的愿望了,说,告诉姐,你看上哪家的帅哥了?没事。”

她说着,又用《妹妹你大胆往前走》的曲调唱道:“哥们你大胆地说出来啊,说出来,有姐在,宫里的帅哥,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十九哇,你以开口,接保证满足你需求…”

苏青峰捂着耳朵退到了一边,使劲地颤抖。

梅星甘又凑过来,一脸兴奋地说道:“说吧,你看上了近墨还是不赤?”

苏青峰懒得理她,一脸不屑,但是梅星甘却依旧不依不饶坚持到底地说道:“好吧,既然咱们是好哥们,就算你看上了连城顾,我也会大方地赞同你们之间的恋情。”

“你胡说什么啊?”苏青峰刚一说,梅星甘又一副痛心疾首地样子说道:“你该不是看上小顺子了吧?那可就真的家门不幸了,他虽然是个男性,但是他是个啊,你就算玩耽美,那好歹也应该看上像连城顾啊近墨啊不赤啊这样像男人的帅哥啊!”

苏青峰一个劲地冒汗,说道:“不说吧?你怎么这么猥琐了?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男人了?你就一个劲地冤枉着我,哼,我不要理你了。”

梅星甘一脸失望地说道:“还以为你不喜欢泡妞,开始喜欢男人了,害得我白兴奋了,唉,不说了我要上榻躺着去了,这一兴奋,我又透支了体力了。”

苏青峰赶紧扶着她躺在榻上,梅星甘说道:“其实说真的,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立业了,这样吧,等下第一个进我房间的女人,我就撮合下你们好了。”

“我的终身幸福,你怎么可以这么儿戏呢?反正我不同意的啊。”苏青峰很生气地说道,完全无视某一个人的八卦相。

梅星甘摆摆手,说道:“无妨无妨,一切就按照我的要求来吧,下一个来我寝宫的女人就是你未来的娘子了,先祝福你们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面对梅星甘这样的态度,苏青峰实在是无语,但是看着她情绪难得如此激昂,似乎已经忘记了痛苦,也就不辩驳她了。

这时,门开了,一个十分妖娆的女人走了进来,那水蛇一样的腰扭得像那风中的杨柳,极具美感,但是看在苏青峰和梅星甘眼中,却是无刺眼和恶心。

来的正是美妃,后面还跟着两个苏妃和李妃,三个人神气活现地蹦跶到了梅星甘的房间,看上去,一点悲伤的表情都没有,完全可以直接理解成为幸灾乐祸。

美妃是第一个进来的,按照梅星甘的说法,她将会是苏青峰的老婆,但是因为是美妃,所以没心情很悄悄地说道:“这次不算,下次再来。”

她说着,嘴角抽了抽,对这三个不请自来的人心中很是不爽,也不出声,就那么默默地坐着,冷眼看着她们。

美妃也不介意,笑眯眯地说道:“听说梅妃姐姐身体有恙,妹妹特意来看看,没想到姐姐的气色很好嘛,一点也不像传闻中的那么悲惨,唉,早知道这样,妹妹应该带点补品来,开始是因为想着妹妹反正都是要死了的人,吃了也是浪费,所以就没有带了。”

梅星甘气得不行,哪里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真想扑上去狠狠地抽她一个耳光。但是她现在虽然没有到病入膏肓,即将要暴毙的地步,但是也绝对不可能是美妃的对手啊。

就在美妃幸灾乐祸地说着的时候,苏青峰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道:“你说什么?放尊重一点!”

美妃眼睛眯了眯,说道:“你说什么?你是什么狗东西?居然敢对本宫如此说话?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死了不成?”

说着,她就要动手扇苏青峰的耳光,被苏青峰一把抓住了。

美妃叫道:“你敢抓本宫的手腕?你真是瞎了眼了!”

说着,她一使劲居然从苏青峰的手中挣脱了,继而一脚踹了过去,紧接着又是一记鸳鸯连环腿,踢得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苏青峰闪到了一边,美妃又欺身过来,继续骂道:“哼,你们两个孤男寡女地共处着一室,简直就是奸夫Y妇!”

正闹着,清水和芙蓉走了进来,一伸手便将美妃和苏青峰分开了。

美妃叫道:“你们两个又是哪里来的小丫头?居然敢插手管本宫的事情!哼,看来王上太宠着这里了,让这里的奴才们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规矩了!”

清水说道:“这位娘娘,请你们回去吧,我们娘娘身子不大好,见不得不友好的人,也听不的嘈杂的声音,请您回去吧,免得奴婢动手,弄疼了您。”

美妃听了更是火爆三丈,当时就蹦了起来,恶狠狠地叫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这个毛丫头,居然敢跟本宫这么说话,告诉你,本宫今天就不走,坐在这里了!”

清水面色淡淡地说道:“既然娘娘不走那么就只好让奴婢请娘娘走了。”

美妃叫嚣着说道:“本宫看今天谁敢让我走!”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淡淡的声音,如水般的清澈。

他说道:“那孤来请你走。”

众人赶紧行礼,连城顾径自走到了梅星甘的身边,说道:“方才有事,来了晚了,让你受了委屈了。”

梅星甘摇摇头,笑了笑,说道:“没事的,已经习惯了。”

美妃自从连城顾来了之后,就再也嚣张不起来了,站在一边低着头了,楚楚可怜,跟方才的样子完全是判若两人,难怪连城顾一再对她忍让,那完全是因为没有见到她像今天这样的咄咄逼人,他看见的都是她楚楚可怜的一面。

所以,连城顾对美妃一直很好,完全就是被她营造的这种假象所蒙蔽了,让他一直错觉地认为她是一个多么好的人。

跟梅星甘说完话后,他又踱到了美妃的面前,说道:“美妃,你还不走?要孤请你走。”

美妃面如死灰,赶紧灰溜溜地跑了,苏妃和李妃自然更是跑得奇快无比,三人消失了之后,连城顾才回身看梅星甘,梅星甘的面色苍白,坐在榻上,看见连城顾走了过来,她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您不用责怪美妃了,她的性格就是这样的,相处久了便知道了。”

连城顾淡淡地说道:“孤若不是亲眼所见,还真的不知道她是如此强势的一个人。”

苏青峰等人悄悄退了出去,房间变成了二人世界,连城顾走到她的身边,伸手将她的手握在了手中,说道:“师傅的灵药虽然抑制住了蛊虫的生长,但是你看你还是瘦了这么多。”

梅星甘笑着摇摇头,说道:“已经很好了,今天也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疼了。”

连城顾听了心中很难受,却又不能帮她做点什么,只能坐在一边陪她说说话。可是,这对于梅星甘来说,已经是非常满足了。她知道连城顾最近非常的繁忙,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可是还是抽了很多时间来陪她,让她感觉到很幸福。

正说着,清水敲了敲门,端了一碗粥进来,连城顾扫了一眼,说道:“怎么只给娘娘吃这个?”

梅星甘赶紧说道:“是臣妾要的,这个茸粥,很好喝的,我有点吃不下干硬的东西,这个是最好不过了。”

连城顾接过了碗,一勺勺地喂着梅星甘吃,她一边喝着粥,一边喜滋滋地看着他,那专注的眉眼儿,可真的很好看,虽然面上没有微笑,却亦是平淡如水,只是那双眸子,却带着让人感觉到无比亲切的神情,看了之后,你不会觉得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冷漠帝王,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一个丈夫。

梅星甘喝完了粥,连城顾又扶着她躺下,一旁的清水看着,脸上涌现出淡淡的忧伤,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出了门,芙蓉见她的脸色不对,就问了一句,清水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娘命太苦了,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要受到这么多的磨难,不过幸好王上还是心疼她的。”

芙蓉听了她的话,看了看一边的近墨,说道:“近墨师兄,你以后也要好好疼清水,要以王上为榜样,如果敢做对不起我们清水的事,你就等着被我们揍吧。”

近墨面上红了红,说道:“你们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变成了那样的人了?”

芙蓉说完近墨,用一种更为严厉的眼神看着不赤,看得不赤立刻紧张起来,说道:“放心,我会比近墨更会心疼人的。”

里面的梅星甘正安静地靠在连城顾的怀中,虽然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死亡了,但是心中却并没有多少的悲伤,反而已经趋于平静了。

如果就这样安静地躺在连城顾的怀中死去,那又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那么清高孤傲的一个人,却能为你放下帝王的尊贵,为你悲伤为你难过,会伺候你吃饭会握着你的手陪着你谈心,你还有什么遗憾呢?

所以现在的梅星甘心情很好,珍惜在一起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那么在分离的时候,就不会有悲伤和痛苦。

哪怕不能陪着他去看明天的日出,也不能再陪着他去看黄昏和晚霞,可是现在的情景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她的心里。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已经是她的世界里最永恒的星辰,那些星辰又渐渐变成了她心中亘古不变的墓碑。

他一直陪着她,直到很晚,方才离去,本来他是准备在这里过夜的,但是梅星甘不同意,她有着自己的担忧。连城顾点点头,唇角微微一扬,明黄色的袍子便在风中摆动着。

也不知等了多久,不赤终于回来了,连城顾:“查得如何了?”

不赤面色微微地红,说道:“没有探到什么线索,丞相府中一切如旧。”

连城顾点点头,说道:“知道了。”

近墨笑了笑,说道:“莫非高凌不在丞相府?”

连城顾:“此刻还有哪里比丞相府更安全?”

不赤说道:“难道是侯爷府?”

连城顾的脸上轻轻地笑了笑,说道:“或许在重兵把守的京城,除了荒废查封的侯爷府之外,怕是再也没有任何地方比那里更安全了。”

近墨点点头说道:“侯爷府中传闻有机关和密室,想必高凌会藏在其中吧。”

连城顾站起身,说道:“我们去侯爷看看。”

近墨说道:“王上,要不还是微臣去吧,您在宫中候着。”

连城顾冷冷笑着,说道:“我们必须要尽快将此事处理完毕,否则时间一久,必然又会生出很多事端来。再说,将士也不能长久地呆在京城,若是敌国知道梅将军率兵回京城了,怕会对边关局势不利。”

近墨和不赤点点头,说道:“臣等一定会竭尽全力。”

三人换了夜行衣,用缩骨法变幻了身材,风驰电逝般地到了侯爷府。

夜色中的侯爷府,像一只蛰伏的巨兽,黑黝黝的,十分阴森恐怖。

三人刚到侯爷府,就见一个黑影溜了进来,闪身进了里面,他的身上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似乎非常沉重。

躲在暗处的三人皱了皱眉头,这个人的行为太奇怪了,按理说,他要是个小偷的话,也应该是从里面往外面搬东西才对,怎么会从外面往里面扛东西?

正思量着,三人跟在后面也悄悄潜入了侯爷府。

里面一阵阵清香扑面而来,在这深沉的夜色中,显得格外醉人。

那个黑影潜入了侯爷府内后,没多久又悄悄钻了,身上背着的包袱已经不见了,他出来消失在夜色之中。不赤飞身跟了过去,连城顾和近墨则顺着方才黑影出没的方向前行,前方是一个偏门,封条已经被摘开,仿佛是被风吹落了下来。

连城顾冷笑了一声,轻轻推开了门,里面一片昏暗月光透过窗棂,照在了房间里,昏昏暗暗的,却无一人。

近墨轻轻摇亮了火折子,里面顿时清晰了起来,但是依旧是没有一个人。

难道他们走错了房间?正在犹豫之时,却隐隐听见一声惊呼,只那么隐隐的一声,就再也没有出现,那声音仿佛是来自于…地下…

连城顾看了看近墨,近墨点点头,两人在房间里寻找起机关来。

经过一番摸索,都毫无头绪,根本就找不到暗室的入口。

这时,连城顾的目光落在了榻上,榻上自然是空空的,但是榻单有一个皱褶,与其他十分平坦的地方完全不同。连城顾笑了笑,冷冷地伸手,将榻板掀了起来,伸手轻轻敲了敲,是空空的声音。

近墨点点头,伸手将木板上的那个圆圈拧了拧,下面的那块木板便往一边挪开,同时传来了“咔”的一声,连城顾反应神速,一把拉着近墨往边上闪去。

三支没羽箭带着闪闪的蓝光射在了门上,近墨准备跳下去,却被连城顾阻止了。连城顾伸手将那个圆圈又弄了一下,木板又合了上去,他伸手将圆圈又往另一个方向移了移,木板再次移开,但是移的方向是另外一侧。

连城顾轻声说道:“这个暗道的机关设置,之前师傅有跟我说过,两边都可以下去,但是有一边下面全部是机关,危险重重。”

近墨点点头,说道:“王上,您在上面等着吧。”

连城顾点点头,说道:“你速去速回,这里孤守着。”

近墨飞身落了下去,这个地道并不深,他落地之后,放眼望去,前方有一点星星之火隐隐透了来。他便飞掠起身形,朝着那点火光飞去,前面不远处就有个拐弯,里面有道门,隐约可见里面有人影在晃动,伴随着男人粗暴地声音。

贴身到了近前,不由面红耳赤了起来,里面是很不堪的一幕。

那个可怜的女子,已经被他折磨的几乎要奄奄一息了,原本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泪痕,且空洞而无神。

就在高凌仰天长嚎的时候,近墨的剑已经贴在了他的身上,剑尖微微动了动,点上了他的穴道。

这里虽然是一间密室,但是里面的布置却是异常的豪华精致,里面镶嵌的夜明珠就不说了,每一颗都是价值连城,单单就榻上的那张褥子,就不知是用多少只纯白狐裘制成的。

黑色的袋子在地上,估计是方才那个黑衣人装眼前的这个女人的。这高凌平时好坏,在这里躲着居然还忍不住要人送女人过来,供他坏乐。

近墨将衣服扔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伸手点了一点,那个女子悠悠醒来,见着眼前的情形又忍不住尖叫了起来。尖利的声音吓得近墨忍不住退了一步,说道:“姑娘,我是救你的,你别慌。”

女子的眼泪滚落了下来,惨然说道:“我的清白已经被这个玷污了,我还有何脸面在这世上活下去?让我死了吧。”

近墨淡淡地说道:“这些等出去了再说吧,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活生生的人。”

他一手提着袋子,跟这个女子出来了,到了上面,连城顾:“里面还有上面人么?”

近墨摇摇头,连城顾对这个女子说道:“姑娘是这附近的人么?我们送你回去吧。”

女子摇摇头,哭着说道:“我没有家,我是从外地来这里寻找亲戚的,结果亲戚没有寻到,却被人劫持,弄到了这里,还被这个给羞辱了,呜呜呜…”

连城顾想了想说道:“那就先带进宫去吧。”

高凌这次被关在水牢中,并且还被两根巨大的链子锁住了琵琶骨,即便再次被人救出,也只能是一个废人了。

那个姑娘名叫紫花,早上被带进了宫之后,一直悲悲戚戚的,弄得众人都很同情她。

月红打来水给她沐浴更衣,又梳洗了一番,竟然是个水灵灵娇滴滴的美人儿,并且知书达礼,琴棋书画又样样精通,一看就是个大家闺秀。

看着她那红红的眼睛,月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紫花,别怕,姐姐好歹是宫里面的,现在你有什么感想?”

紫花低垂着头,眼睛中又蓄满了泪水,梅星甘白了月红一眼,说道:“我来替她回答你,她现在的感想是,”

月红眼睛里放着光,赶紧将紫花拉到了一边,说道:“紫花啊,姐姐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不爽,但是这种事是没有办法的,你一个弱女子哪里是那个高凌的对手,所以被他给霸王硬上弓了,也不是你的错。跟姐姐说说当时的情况啊,高凌猛不猛,壮不壮,有没有胸毛…”

紫花的头垂得更低了,梅星甘怒了,拍着榻沿叫道:“月红,你再胡言乱语,我就把你扔进水牢,让你自己去看个清清楚楚!”

月红赶紧闭嘴,乖乖地退到了一边,梅星甘发话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谁要是再往紫花的伤口上撒盐,我就把她丢进关着高凌的水牢里。”

小德子舒了一口气,正暗自庆幸自己是男人的时候,被梅星甘发现了,与是她又补上了一条,说道:“忘记告诉大家了,高凌是男女通吃的,尤其是在饥渴难耐的情况下,更是饥不择食。”

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瞟着小德子,吓得小德子赶紧吐吐舌头。对他来说,高凌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要被关押在水牢中。

梅星甘说完,打量着紫花,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她笑眯眯地说道:“紫花啊,你过来,姐姐有话问你。”

一听到又有八卦可以八了,不仅紫花凑过来了,月红和小德子也是第一时间伸长了脖子凑到了跟前,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梅星甘说道:“你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家…”

月红插嘴道:“娘娘,紫花好像已经不是姑娘家了吧,应该叫**…”

“滚!”梅星甘一拍榻沿,气得差点要蹦起来,叫道:“你再插嘴,我现在就叫你立刻变成**!”

月红赶紧捂着嘴巴缩到了小德子的身后了。

梅星甘继续说道:“紫花啊,你一个姑娘家,我实在是不忍心让你在宫里头浪费了大好的年华,看你也该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所以想问你愿不愿去宫外的酒楼里帮帮忙,那里的掌柜的,是我的好朋友,二十来岁,年轻俊美,还饱读诗书,你要是愿意的话…”

紫花羞答答地垂下了头,说道:“娘娘言重了,我家早已败落,所以我才沦落到需要寄人篱下,如今又是个残花败柳,只怕那位公子是看不上的。”

那意思就是她已经没有什么条件了,家境已经不好,清白又被玷污,就像墙头的草,风一吹就会倒掉了。

梅星甘听了心中也就有数了,说道:“这个你放心,我给他介绍的,他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放心吧,我一会跟王上说,一切就交给他了。”

紫花垂着头不说话。

月红又不高兴了,说道:“娘娘你的心真的很偏,哼,奴婢叫您帮忙搞定苏帅哥,您这也不行那也不是,人家紫花今天刚来,您就当得跟好姐妹一样,马上介绍了乘龙快婿,您说吧,奴婢哪点比不上她?”

一边的苏青峰一直冒汗,说道:“这个是完全不一样的,在下的心中早已经有了心爱的人,所以绝对不能再接受任何的女孩子的情意,所以就算是娘娘说了,我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梅星甘耸耸肩膀,说道:“你看见了吧,不是我不提,而是你跟本就爱错了人。”

月红撇着嘴,很生气地说道:“男子三妻四妾的多的是,你看看王上,妃子那叫多得都要分个三班倒都忙不过来了。”

于是,梅星甘喷了。

在连城顾来的时候,梅星甘便要求出宫一趟,她想去看看楚中天的酒楼怎么样了,这些天太忙碌了,所以也就没有能来得及拜访,如今又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她决定一定要去看上一看,否则,就算是死了,也不瞑目。

对于这样的要求,连城顾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一乘软轿将梅星甘抬出了宫,清水芙蓉以及紫花都跟着去了,因为是便服出行,所以没有大张旗鼓,只是几人悄悄出行而已。

老远就看见了京城第一酒楼的招牌了,貌似生意还是不错的,梅星甘看着人来人往,心中也是非常开心,只要自己的好朋友过得好,她会觉得也是一种幸福。

轻纱遮面,梅星甘几人上了楼,因为几个女孩子都是水灵灵的,所以一进门就吸引了众食客的目光,但因为她们的穿着都很名贵,一看就知道非普通百姓,所以又都不敢乱猜测。

小二过来,笑嘻嘻地说道:“几位客官要点什么呢?”

梅星甘说道:“你们掌柜的贵姓啊?”

小二赶紧答道:“掌柜子姓楚。”

“去把他叫来,就说故人来访。”

小二一听是老板的朋友,一溜烟地就跑了。没多会,楚中天果真就来了,现在的他可不是以前的那副寒酸相了,穿着打扮都是时下最为流行的款式,真没想到这小子原来也是很潮的,追流行。

他一见梅星甘,笑着说道:“客官您是?”

梅星甘轻轻摘下了面纱,笑笑说道:“我都不认识了啊?”

楚中天一见是她,愣了愣,笑着说道:“娘娘,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招呼声。”

梅星甘抿着嘴笑笑,说道:“没事,就是想你了,过来瞧瞧,看你这里还不错,生意似乎很好的啊。”

楚中天笑着说道:“那还不都是托了娘娘你的福,否则的话,我哪里会有今天?”

“大婶们都还好吧?”

“都好,我去厨房叫她们过来?”

“不必了,知道她们很好就好了,我这个样子,怕她们见了会难过。”

楚中天笑容敛了敛,说道:“光顾着跟你说话,都没问你,脸怎么了?”

梅星甘说道:“没事,就是被虫子咬了,过几天就好了。”

说着,她将紫花拉到了跟前,说道:“中天啊,我知道你这里缺个老板娘,所以将紫花妹妹给你送来了,她是大家闺秀出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帮你打点下店里的事情,也该是个好手,你的意思如何?”

楚中天看着花容月貌的紫花,心中十分开心,虽然他本来很中意梅星甘的,但是梅星甘贵为娘娘,这辈子是别想了,而自己又一直忙于店里的事情未能考虑终身大事,这下子梅星甘送美人上门,心中自然是乐意的。

他一边看着紫花,一边笑着说道:“您选的,肯定不会错,我哪里有什么意见?”

紫花听他那么说,这才放了心,只是女孩子家害羞,只是垂着头,不说话。

梅星甘见事情已经办妥,便起身要回去,楚中天哪里肯依,一定要她在这里吃饭,梅星甘便不好推辞,几人在此处用了膳,喝酒言欢,谈得很开心。

因为气氛很热烈,梅星甘暂时忘记了明天是最后一天的期限,这也是她一定要今天来楚中天这边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今天若不来,怕是以后都不能再来了。

吃罢了饭,又是下午时分了,梅星甘有点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楚中天的酒楼,楚中天一直送了很远,方才回去。

这一夜,是她最难眠的一个夜晚,连城顾就陪在她的身边一步也不离开。

两人就那样相拥着,一直挨到了天明,直到红裳的出现。

红裳还是那么慵懒地摇摆着出现了,她的衣襟在风中招摇,像一朵大红色的山茶花。

她笑意浅浅,淡淡地说道:“考虑好了么?如果你不答应将王位让给我的话,她就得死,并且会死得很惨很惨。”

连城顾知道她既然能在重兵把守的京城来去自如,武功绝对是一流的,而且他们也交过手了,也知道了她的实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了。

何况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即便她的武功没有他好,但是梅星甘的性命却是握在了她的手中,这样就算是擒住了她,梅星甘也一定会死,他不敢来冒这个险。

连城顾看了看一边的梅星甘,笑了笑,说道:“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要解了她的蛊毒。”

红裳仰天长笑,说道:“真的不可思议,你居然会为了这样的一个女人,放弃你的,你太可怕了,这不是你,这不是我一直以来认识的你!”

她的声音变得很激昂,虽然他说他愿意给她,但是,她的心中依旧是充满了嫉妒,那熊熊的烈焰,在她的心中燃烧着,像火山喷发一样,将她整个人都吞灭了。

她恨恨地看着梅星甘,咬了咬嘴唇,说道:“好吧,虽然如此,只要你将给我,我还是会解开她的蛊毒,你拟个诏书,诏告天下,你让位给我,以后我就是这整个大沥王朝的女王陛下了。”

心中燃烧的愤怒妒忌之火,终于在她的渴望驱使下,消失了,她的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芒,那烁烁的眼神看见的,仿佛是她自己坐在那高高在上的金宝座之上了。

梅星甘心中是说不清的滋味,她听见连城顾的话,心中自然是非常开心的,但是,又是非常痛苦,她开心,他在美人面前选择了美人,有痛苦他从此失去了整个,对不起他家的列祖列宗。

而她,似乎更要被人说成是祸水,他一夜间由一个明君变成了一个昏君。

梅星甘叹了一口气,说道:“城城,其实你不必这样的,我不过是一个女人,我死了会有千千万万个我这样的女人来取缔我,而真的只有一个。再说,你这样做对得起连家的列祖列宗么?你将交给一个完全不会治理的人,那天下的百姓会幸福么?”

她说着,眼中渐渐盈满了泪水,又说道:“你这样做,是为了我好,不错,我很感激你,但是天下的百姓呢?大沥王朝在她的治理下会有今天这样的繁华么?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大沥王朝渐渐衰败,民不聊生苦不堪言么?”

连城顾的眼中满是柔情,他语气坚定地说道:“孤不知道,孤就只知道你是孤心中最爱的那个人,如果没有了你,孤的世界就会一片漆黑,孤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可言?为了你,孤可以不要这天下,孤可以不要自己的臣子百姓,孤只要你这个一个女人就足够了。”

梅星甘咬着牙,强制地控制了心中激动的情绪,说道:“你这叫愚爱,跟愚忠一样的毫无意义,你若是这样的话,我宁可现在就死掉,让你断了这个念头。”

她说着,对红裳冷笑着说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答应的,我绝对不会让他答应的,你不就是要我的命么?我给你!”

梅星甘将手上的一根发钗拔了下来,就要往喉咙上刺去,被苏青峰一把抓住,阻止了她过激的行为。

连城顾握住了她的手,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滴在她的手上,竟是那样的滚烫,就像是他的血。梅星甘微笑着拂去了他面上的泪痕,说道:“瞧你,傻样,迟早不都是要死的么?早一天走,也早一天解脱。”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使劲摇头,这不是他要的结果,这绝对不是他要的结局。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