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都市 > 都市之至尊霸主

更新时间:2020-01-14 15:18:29

都市之至尊霸主 连载中

都市之至尊霸主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老毒物 分类:都市 主角:盛崖余纪馨蕾

主角是盛崖余纪馨蕾的小说叫《都市之至尊霸主》,是作者老毒物创作的都市生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年戎马,如今归来,这一世,定不负你。...展开

本书标签: 腹黑小说 古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都市之至尊霸主 第1章归来 免费试读

红色旗帜下,一个挺拔身姿的年轻人抬头看去,敬了个无比标准的军礼。

拿着代表着一切荣誉的证书,今天的他将离开这个自己呆着十年的军营。

高台下站着的是这十年来他手下的兵。

他们用无比崇敬的眼神看着台上的年轻人。

那是他们的老大,一个和他们出生入死十年的老大。而现在,他要退伍了。

......

年轻人没有说话,他摆了摆手,朝着军营大门走去,台下的士兵们没有去劝阻,也没有去道别。

“我回家了。”回头看了眼军营,盛崖余转身离去。

十年戎马,盛崖余只回过家一次,那是他的养父重病的时候,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和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女人登记结婚了。

纪馨蕾,他法律上的妻子。

刚拿到本子的盛崖余甚至没有来得及和养父说上一句话就被紧急调令调了回去。

盛崖余只离开那么短短几个小时,边疆各国就对边境发动了猛烈的攻势,边境守军根本抵挡不住。

盛崖余回到边疆后,组织一次突袭,成功逆转局势,追敌千里,得胜而归。

打赢这一场战役归来的盛崖余得到的第一个就是,养父病重不治。

癫狂的盛崖余再次冲入敌方军营,以一己之力斩杀十万敌军,祭奠亡父在天之灵。

边疆战神从此扬名。

三年后,边疆已经基本稳定,他要回去陪陪妻子,给父亲上一炷香。

......

即州机场,挎着迷彩包的盛崖余走了出来。

阔别十年的家,他回来了。

招来一辆出租车,盛崖余准备去祭拜父亲一番。

盛家老宅。

老宅里聚集了盛家各系的子弟,而在门外站着一个身穿长裙,身材婀娜的女子。

这正是盛崖余只见过一面的妻子,纪馨蕾。

此时的她站在门外,很是局促,盛崖余之前已经了她,要先回来祭拜养父。

三年,距离他们见面已经过去了三年,那次见面正是他们领证的时候。

对于和盛崖余的第一次见面,纪馨蕾想像了很多场景,也做足了准备,但是随着时间慢慢流逝,纪馨蕾心中也不再平静。

三年来,盛崖余就像是死了一样,没有一点传回来,纪馨蕾可以说守了三年活寡。

“馨蕾。”

盛崖余走到纪馨蕾面前,轻轻招呼道。

看到盛崖余的那一刻,纪馨蕾原本准备的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红着眼睛,狠狠甩了盛崖余一巴掌。

“盛崖余!三年了!你没有一点音信,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算了!”

纪馨蕾嘶吼着,眼泪夺眶而出。

曾经她告诉自己要冷静,他不回来是有苦衷的,但是真正到了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失态了。

三年前莫名其妙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登记结婚,随后那男人就消失了三年,三年后第一次见面,谁能不恼?谁能不失态?

被纪馨蕾扇了一巴掌,盛崖余一点也不生气,这一巴掌和纪馨蕾这三年来受的委屈比起来,微不足道。

“对不起。”盛崖余淡淡道。

然而盛崖余的态度却让纪馨蕾更加委屈,她哭得更厉害,声音也更大了。

这时候聚集在盛家老宅的人都走了出来,盛家在即州也算小有势力,对于盛崖余要回来的他们随便一打探就能知晓。

众人鱼贯而出,看着穿着朴素、背着迷彩包的盛崖余,纷纷嗤笑不已。

“没想到盛崖余出去混了十年,结果就这幅模样回来啊。”

“哈哈,这衣服是你三年前回来的时候穿的吧?”

“你现在回来,莫不是想要争盛家家产?”

“就凭他?一个没有盛家血缘的玩意,还想争家产?”

......

面对众人的嘲讽,盛崖余没有一点反应,他们这些话和边疆的那些家伙比起来,简直是小孩子过家家。

“馨蕾,你先不要哭了,现在盛崖余正好回来了,你现在就和他离婚,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

一个西装革履,略带肥胖的男子走到纪馨蕾身边说道。

这人是盛家老大盛桦的儿子,盛崖连。

也就是盛崖余名义上的大哥。

但是他仿佛没有看到眼前的盛崖余一样,只是一脸期待地看着纪馨蕾。

他现在当着盛崖余的面,挖盛崖余的墙角。

纪馨蕾忍住了哭泣,脸色有些难看,以前盛崖余不在身边,对于这些话她当做没听到就好了。

现在盛崖余回来了,盛崖连再说这些话明显就是在侮辱她和盛崖余。

“盛崖连,这样的话我以后不希望再听到了!我是有丈夫的人!”

盛崖余眉头微皱,想不到他养父不过去世三年,盛家人就成了这幅模样。

啪!

盛崖余直接出手,一巴掌将盛崖连扇倒在地。

“我的女人,不是谁都能出言不逊的!”

盛家众人顿时被盛崖余的动作吓住了,一时间竟忘了言语。

盛崖余握住纪馨蕾的手,轻轻说道:“我进去祭拜父亲。”

纪馨蕾跟在盛崖余的身后,感受着手掌上传来的温度,心中微暖。

她感受到了安全感。

此时还在老宅里的人是盛崖余父亲那一辈人,也就是盛晋的兄弟们。

看到进来的盛崖余,众人都没有好脸色,他们都在猜测盛崖余这次回来的目的。

而很多人则认为盛崖余是为了盛家的家产而来的,毕竟盛家最大的产业,盛世集团是盛晋一手创立的。

而这样的想法得到了多数人的认同,他们看向盛崖余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善。

“盛崖余,你在外面混得不行了,就想着回来分家产,真是好算计。”

“白眼狼。”

“不过你脸皮这么厚,我倒是挺佩服你的。”

面对着这些话,盛崖余没有丝毫反应,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祭拜父亲,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拉着纪馨蕾进了祠堂,看到父亲的灵位,盛崖余那面对万人围攻而毫无波动的眼睛滴下了泪水。

要是没有盛晋,就没有盛崖余,但是他还没来地及报答养育之恩,父亲就这么走了。

噗通!

“父亲!”

盛崖余红着眼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

等到盛崖余抬起头的时候,纪馨蕾捂住了嘴,她看到盛崖余的额头上出现了血迹,而地面上则出现一个小坑。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