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好文章美文 > 小说库 > 言情 > 小楼别久不成悲

更新时间:2020-01-12 20:05:26

小楼别久不成悲 已完结

小楼别久不成悲

来源:追书云 作者:桃花引 分类:言情 主角:景昕云宗以濯

主角叫景昕云宗以濯的书名叫《小楼别久不成悲》,是作者桃花引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虐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濯王府内。一道婴儿的出生的哭啼打破了平静。“以濯,你告诉我,这不是我们的孩子!这一定不是我们的孩子!”婴儿有着非正常的四肢和五官,在云国,畸形被视为最大的不详!景昕云忍受着身体上巨大的痛楚,不可能的!她期待了整整十个月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怪物!一道高过一道的呼声充斥街道,景昕云哭得撕心裂肺。“烧死怪物!”“烧死怪物!”她的孩子在他们眼里,只是怪物!...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小楼别久不成悲 第六章 拖回王府 免费试读

“午时已到,行刑!”

刽子手喷了一口酒,冰冷反光的刀举了起来。

景昕云眼眶欲裂,撕心裂肺的喊出声,“不要…不要…我爹是无辜的!你们不要伤害他…”

话音刚落,一颗人头血淋淋的飞到景昕云脚边,爹!

眼泪汹涌爆发。

“爹,是女儿对不起你…”

明明是酷暑烈日,景昕云却冷得心慌,整个人仿佛置身在冰窖里,冷风无缝不插。血水混着泪水流下,呼吸变得困难,景昕云紧紧抱住脚边的人头,歇斯底里的尖叫。

周围全是百姓们嘲讽的声音。

“她就是奸臣的女儿啊,听说还是濯王妃。”

“前阵子那个不祥之子就是她生出来的,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濯王爷?”

“她会不会给我们国家带来不幸?杀了她,杀了她!”

景昕云抹掉脸颊上的血迹,酸涩的液体侵蚀着眼眶。

“我爹不是奸臣!我的孩子也不是不祥之子!”

为什么要诬陷她?更没有人愿意帮她。

“吩咐下去,将景太守的尸体鞭尸喂狗!”

冰冷的话入魔般袅绕在耳边,一寸一寸凌迟着景昕云的内心。眼前一阵发黑,一股子恶心倾袭而来。

苍凉的眼抬起,景昕云看向高高在上的男人,血与泪聚下,“宗以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爱,如果老天再给我一个机会,我宁愿死,也不想再遇!”

有一瞬间,仿佛有什么记忆,要从宗以濯的脑海中冲破束缚。

头痛来势汹汹,宗以濯差点儿站不稳脚步。

窦依依赶紧扶住了他,“王爷,您不舒服吗?”

“无事。”宗以濯疑惑的看着景昕云,为什么那女人哭得撕心裂肺,他的心却会疼?

窦依依小声哭泣,“王爷,那…那景伯伯的尸体…”

“这是皇上的指令。”宗以濯强打起精神,安慰的抱住身侧的女人,“侍卫还愣着做什么?连一个头颅都抢不回来吗?这么没用,本王留你们何用!”

侍卫们被宗以濯的语言一威慑,个个拼命的往前冲。

景昕云被死死按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尖叫,“宗以濯,你放过我爹!放了他!我愿意签和离书,只要你留我父亲一个全尸。”

景昕云哭得快要晕过去了。

胳膊被强力掰开,头颅应声落地。远处的笼子里,几条牧犬凶悍的嘶叫着,侍卫们抬着景太守的尸体往那边走去。

景昕云眼眶欲裂。

“不要!”

尸体被扔进了笼子里。

鲜血顺着铁笼流出来,一寸一寸染红了午门。

许多百姓都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而景昕云就这么看着牧犬一口一口撕碎了她爹的尸体。地上的鲜血有多红,她的心就有多痛。

景昕云吐得肝胆欲碎,意识渐渐开始脱线。八岁那年,她母亲病故,十几年来父亲从未续弦,含辛茹苦把她养大,而现在她竟然连累父亲如此。

宗以濯看着地上失去意识的女人,“拖回王府。”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都市小说
  3. 人文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